一个没有名字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真实鬼故事

上午刚发生的事,下午就给忘的七七八八了,妻子莫小婉看他越发严重的样子,心里也是跟着着急,好几次想和他说什么,却又是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终还是算了。

这样的生活,让郁南很是困扰,可又无可奈何,补脑的东西吃的都腻歪的快吐了,可这该死的记忆力就是下降的一发不可收拾。

公司的领导也对郁南的意见越来越大,郁南心情郁闷的很,可就是没有办法,和妻子刚结婚没多久,现在自己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让郁南心理压力很大,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变成一个废人。

一开始,郁南自己也觉得不会刚三十岁就得了老年痴呆了吧?去医院检查了,各项指标也都正常,连医生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对他说,让他放轻松些,不要有那么大压力,记忆力减退这件事,随着人年龄的增长,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有些的。

也许吧,郁南心里也存着侥幸,至少不是身体上的什么毛病,也许有一天,突然就好了呢?

这样的情况,毕竟是影响工作,郁南这天就请了假,想回家休息两天。

拿着钥匙刚要开门,听见屋里有声响,莫小婉一般这个时间也应该在上班,郁南起了疑心,难道是家里进贼了吗?

他小心翼翼的开了门,尽量不发出什么声响,先到厨房拿了把菜刀,就往发出声响的卧室里去,里面像是有人在说话,郁南却听的并不清楚,他拿着菜刀大喝一声,猛的一下子打开了卧室门,瞬间安静了下来,郁南拿着刀,瞪大了眼,看着空荡荡的卧室。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会不会是藏在哪了?眼角的余光瞥到离自己只有一臂之遥的衣柜,大门似乎关的并不是很严?难道藏到这里了?

“啊!”身后传来莫小婉的尖叫声,郁南回过头,看到已经吓的花容失色的妻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莫小婉一回到家,就看到郁南面目狰狞,手里拿着把刀,正看着衣柜的方向,当下就被吓了一跳,大叫了起来。

这还是她之前认识的对她温柔似水的郁南吗?这样的凶狠样子,她何曾见过?

郁南看到小婉吓了一跳的样子,赶紧放下刀,过来哄自己柔弱的娇妻,一时之间忘记去检查衣柜,莫小婉看到恢复到往常样子的郁南,定了定神也就没继续当回事。

晚上,郁南又做噩梦了,他在床上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觉得身上像是有双手一直压着自己,那双手在他身上上下游移,最后,落在了脖颈处,只觉得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郁南开始觉得呼吸困难,挣扎的更加厉害。

身旁的莫小婉一下子被惊醒,看着正用自己双手掐着自己的郁南,一下子就给吓哭了,她大声叫着郁南的名字,郁南听得到她的叫喊,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脸上青筋爆出,豆大汗珠霹雳啪啦的滚下来。

这时,莫小婉摸到床头柜的烟灰缸,一下子砸在郁南的手上,那双手突然抽了一下,缓缓的放开了郁南的脖子。

郁南睁开眼,看着一旁早就哭的抽噎的妻子,手上觉得一阵钻心的疼,抬起手一看,手上已经全是血。

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莫小婉看到他苏醒过来,一个巴掌已经扇了过去。

“郁南!我实在是受不了你了!”莫小婉瞪着他,一脸的嫌弃。

郁南被打蒙了,他只是做了个噩梦,最多算是个鬼压床,怎么就让小婉这么多厌恶了?他也顾不上手上的伤痛,赶紧去拦马上要走的莫小婉。

他去拉她的手,莫小婉赶忙推开,但血也已经沾在她的手上,她看到血,吓的眼圈都红红的,抬起头看郁南的神色已经是厌恶至极。

郁南被她瞪的莫名其妙,在一起那么久了,莫小婉一向温顺乖巧,今天这样的厌恶之情又是从哪来的?

“小婉?”他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莫小婉打断。

“郁南,咱们都冷静冷静吧,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的。”说着拎着自己的包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莫小婉消失在夜色下的身影,郁南跌坐在沙发上,手上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了,他看着血就这么缓缓的从手上流下来,脸上露出一抹诡秘的微笑。

莫小婉已经几天没有回家了,郁南一直在房间里就没出过门,他似乎天天都在睡觉,那天晚上弄的满屋子血迹都没有去清理。

手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他总算从睡梦中醒来,想起自己的妻子来,拿起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嘟——”忙音,电话一直无法接通,他却听到衣柜里似乎有什么动静。

起身朝那边走过去,手刚要开门,心里却毫无缘由的胆怯了一下,他这才想起来看了看四周,一屋子的血迹,满是血腥味,那腥臭的味道开始往他苏醒的鼻翼里钻进去,像是恶魔的咆哮,刺激着他的嗅觉,他赶紧跑去洗手间,吐的一塌糊涂。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看向卧室,墙上,地板上,甚至那床他一直盖在身上的被子上都沾满了血迹,那是他的血吗?他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伤口早已结痂,也不像是曾经血流不止的样子,这一屋子的血是哪来的?

他看了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屋子里的血腥味和莫小婉身上的香水味混在一起,刺鼻的很,他觉得头有些痛,他已经睡了几天了?怎么感觉过去了好久?

他不愿意再多想,去洗了个澡,准备一会清理一下卧室,只是这沾血的被子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拿出去,恐怕会被邻居误会,家里有没有编织袋?用那东西装倒是省事了。

他记忆里,家里好像没有那个东西,但走到阳台,却看到三个大的编织袋软塌塌的倒在那里,这还真是心想事成了,他拿了袋子把被子床单一股脑的全装了进去,地板上的血迹也清理干净了,就是这墙上的有点难弄,这时候,郁南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他拍拍肚子,看了眼已经塞的满满当当的编织袋,决定先把这些扔下去,然后吃个饭再回来继续打扫。

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他拎着个大袋子在电梯口等着电梯,电梯在他在的14层没有停,直接去了顶楼,他狐疑了一下,34层什么时候有人住了吗?

等了半天,电梯慢悠悠的停在了14层,里面有个穿白衣服的长发美女,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差点忘了进电梯,那美女一直低着头,看他一直不进来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郁南这才想起来要进电梯,脸红了一下,拎着袋子走了进去。

白衣美女一直盯着他手上的编织袋,莫名的笑了一下,他感受到那目光,以为是在看自己,挠挠头,主动问:“你住34层吗?”

白衣美女愣了下,点了点头,那女孩的脸大部分时间都是低着的,郁南看不真切,却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

“我怎么感觉你有些面熟啊?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叮!”电梯停在了四楼,那白衣美女往里走了走,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看了看郁南,一脸疑问的样子。

他看了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屋子里的血腥味和莫小婉身上的香水味混在一起,刺鼻的很,他觉得头有些痛,他已经睡了几天了?怎么感觉过去了好久?

他不愿意再多想,去洗了个澡,准备一会清理一下卧室,只是这沾血的被子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拿出去,恐怕会被邻居误会,家里有没有编织袋?用那东西装倒是省事了。

他记忆里,家里好像没有那个东西,但走到阳台,却看到三个大的编织袋软塌塌的倒在那里,这还真是心想事成了......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