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夜奇话:根本不恐怖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对于恐怖爱好者的我来说,这自然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特别吸引我的是:消息里提到这次的巡演鬼屋将跟日本本土一样采用实地建筑进行布置,这就非常赞了。

要知道几年前日本的这类病院鬼屋系列兴起后,善于模仿山寨的国人立刻跟进,于是各种各样的病院鬼屋立刻如雨后春笋一样在各大中小城市里涌现出来,我这边也不例外,开了一家叫“木野病院”的鬼屋。

可在实际去体验之后,我只能说差强人意,别的还好说,其中最让我不爽的,就是这鬼屋的地址——居然开在市中心一幢综合商业大厦的三楼和四楼,当我穿梭在那幽闭狭窄的鬼屋通道里,一想到我的头顶有一群人正在试衣试鞋,而脚下则是一群人推着购物车乱跑时,什么恐怖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所以现在看到这条消息,一想到一幢独立的医院鬼屋正等着我去探索,我就激动得不行,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就去体验一番。

当然,去这种地方,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倒不是因为我会害怕,而是这种鬼屋一般初始的游览人数都是限定在2~4人,如果一个人去,工作人员极有可能会临时配对给硬塞到其他组里搭伙,到时候面对着一群陌生人就很尴尬了。

所以最好是能找个妹子同行,享受恐怖的乐趣之余,还能吃点豆腐。

然而不幸的是,妹子两个月前刚跟我分手,目前处于单身狗状态的我,只好去找其他熟人,结果在公司问了一圈,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个不感兴趣,更别说跟我同行,最后还是在我的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之下,才终于说动了好基友小武跟我一起去。

到了周六早上,我还在睡觉时,被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手机一看,是小武的来电,接听之后,他立刻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大意是他已经开着车到了我家楼下让我赶紧出门一起去鬼屋。挂完电话后,我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才七点一刻左右,心里不禁觉得好笑:这厮之前请他时还推三阻四一副勉为其难陪我去的样子,没想到现在反而比我还心急,也真是够装的。

出了门,钻进小武车里后,我们开着车,顺着导航一路来到了鬼屋所在的场地,等下了车一看,我惊呆了:在我们面前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矗立着一栋高大宽敞的现代化大楼。

我从没有去过日本本土的吉野病院,但通过一些资料也了解到,这些所谓的很逼真的病院鬼屋,大多也只是将一些废弃的建筑改装一下而成,高不过两、三层,占地最多也不过一千多平米罢了,哪可能会像我面前的这栋建筑这么夸张,简直够得上是一所真正的现代综合医院大楼了。更何况这栋大楼外表既干净又整洁,根本没有其他病院鬼屋在外表刻意营造出来的荒凉、破败的景象。而四周除了这一栋大楼外,再没有其他建筑。

“我靠!武爷,你该不会是带错路了吧?这儿他妈到底哪里像鬼屋了?”

“不能吧?导航应该不会出错啊?”小武也是一脸疑惑,他向着那栋大楼来回扫视了几眼后,肯定地说道:“没错!就是这里!你看看,那大楼上的烫金大字不就是你说的那鬼屋的名字吗?”

我抬头一看,还真是,“吉野综合病院”六个烫金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眼得很。而且我注意到,这地方十分僻静。或许是因为来得太早的缘故,除了我们俩外,都看不到其他人,真正的医院要是这般门可罗雀的话恐怕早就倒闭了吧,看来的确是这个地方了。

我跟小武向前走了十几步,来到一座小岗亭前面,这小岗亭离那座大楼很近,也就七、八米的样子,小岗亭上用红色的油漆歪歪扭扭写着“售票处”三个字。

一个护士打扮的女人坐在岗亭里,正在划拉着手机。也许是怕一开始就吓跑人的缘故,她的打扮很普通,没有化妆成鬼样。而在岗亭旁,还竖着一块牌子,上面罗列着一些注意事项,比如禁止殴打工作人员,禁止录像,一旦进入鬼屋概不退票等等。

所有这一切都有模有样,也证明这里的确是一个鬼屋,可那座大楼气派的外观始终让我耿耿于怀,于是我上前问那售票员:“请问,你们这儿是医院主题的鬼屋吧?为什么你们的大楼外面不做任何装扮呢?还那么干净整洁,这样不是一点鬼屋的气氛都没有吗?”

售票员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意味深长地答道:“恐怖是源自于内里,而不在于外表,再说,外表越正常,里面越恐怖的话,这种强烈的反差也能够给游客带来更加刺激的体验。”

我一听这话,觉得很有道理,疑云顿消,于是掏钱买票,不得不说,这家的票价挺贵,比我之前去的那家贵了两倍都不止,但一想到这整栋大楼都是鬼屋,说不定可以足足玩上一天时,顿时又觉得这绝对是物超所值了。

买了票之后,我跟小武兴冲冲地来到大楼前,没想到这家鬼屋连入口都与众不同,其他地方都是拉一条厚重的深色帘子当门,这家却是一扇正正经经的玻璃大门,玻璃后面拉着白色的帘布,推开大门后,我走进去一看,结果又一次惊呆了。

其他的医院鬼屋,里面都是特意把空间各种隔断,隔出一条狭窄幽长而又曲折的过道,就好像迷宫一样。同时封闭了所有的外来光线,使得鬼屋里漆黑一片,只靠数盏亮度不高、颜色各异的吊灯来营造出昏暗恐怖的气氛;

可这家鬼屋倒好,主办方完全没有这么做,或者说他们实际上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大楼内完全是原汁原味的装修和风格,就和真正的现代化医院毫无区别,只不过这家“病院”里没有人,除了两个坐在就医咨询台后的装扮成护士的工作人员外,既没有排队挂号的病人,也没有来回走动的医生和护士,整栋大楼因此显得空旷寂静。碰巧今天的天气不错,大楼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窗后的白色帘布照了进来,变得柔和朦胧,结合着大楼内的氛围,竟然给人以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

“这、这是鬼屋?”小武显然也被眼前的景象看呆了,愣愣地问道,而我则是愤怒不已,一股被愚弄欺骗的心情油然而生,于是我怒气冲冲地走到就医咨询台前,压抑着要爆发的怒火问道:“你们就是这么做生意的?这也算是鬼屋?”

这两个护士装扮的都是四、五十岁的大妈,更可气的她们同样没有化妆成鬼的样子,而是一脸素颜轻描淡写地回答道:“没错,这儿就是鬼屋。”

“好,就当这儿是鬼屋。”我继续压着火:“那请问你们的引领员呢?这儿光线这么充足,手电筒是用不着了,不过你们总得给我们放段影片介绍下这鬼屋的故事背景吧?你们当我以前没玩过医院鬼屋吗?”

“呵呵。”其中一个大妈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谁告诉你鬼屋一定要介绍故事背景的?真正的恐怖不需要那种花里胡哨的东西来体现。”

这话说得倒是冠冕堂皇,然而在眼前的环境下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反而显得强词夺理,联想到那个小岗亭旁的牌子上写的关于不许退票的告示,我意识到再跟这两个人说下去也没什么结果了——这个所谓的日本大型巡回医院主题鬼屋摆明了就是一个宰人的套路。

作者寄语:好像是不怎么恐怖OTZ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