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的皮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陈梦看着阿花有些抱怨道:“可不是嘛,我记得读书的时候,阿花你可是班里的班花,班里的所有男生都喜欢你,他们骂我丑八怪,总会拿我跟你比,然后狠狠嘲笑我。”

阿花紧紧拽住陈梦的手道:“当时我可是把那些男生都打跑了,再说了都过去了,不许你在想了,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

梦梦咯咯笑道:“嗯嗯,已经过去了,也幸亏我在整形医院做了激光手术。”

两个好朋友有说有笑之余,阿花一边擦嘴一边说道:“对了, 之前默默不是跟你打电话,说要找你玩吗,我怎么现在都打不通她电话了?”

梦梦摇了摇头,一脸无辜道:“默默?打电话?没有的事啊,她一直都没有联系我。”

“哦,这样啊。“

读书的时候,梦梦,默默,阿花三人就是很好的朋友,所有阿花会提到默默,只是既然梦梦说没有,阿花只是点了点,丝毫没有半点怀疑,还以为三人的友情可以持续一辈子,肃然不知,这样的友情早已变节。

恒丰大厦---

徐勇连着熬了几个通宵,脸色变得惨白,加上停电,他从一楼爬上了二十三楼,早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天阿,苏经理倒好,自己跑去约会了,把那么多工作交给我,看来今晚又得加班了。”

徐勇不断抱怨,但是一想到苏经理答应他,只要他帮他做事,到时候必定给他加薪升职。

这样想来他才安心下来。

午夜夜深人静,恒丰大厦里人几乎都走光了,整个办公大厅里,就剩下徐勇一个人,他啪啪的打着电脑,对着幽兰的屏幕,喝了一口咖啡辛苦的忙碌着。

忽然电脑咔嚓一声,变成了黑屏。

“靠,不是吧,停电了?”

他看了看,好像不是停电,徐勇拍了拍电脑,这时候电脑屏幕上亮了起来,闪现出三个字:帮帮我!

徐勇心想,这电脑怎么了,不会是同事的恶作剧吧。

帮帮我!

电脑屏幕上,这三个字跳动了一下,字体加粗了一些。

“你是谁~”

本来是徐勇一句自言自语,没想到电脑竟然回应他了,上面出现几个字:我叫张默默

“哦,你是女的?”

电脑上回答:是!

天阿,徐勇这才惊奇的发现,他竟然能和电脑通话。

可是这张默默到底是人是鬼?

徐勇心里刚有这个想法,还没问出声,对方立马在电脑打出几个字:我生前是人。

“生前是人?那意思是现在是鬼洛!啊!鬼啊!”

徐勇吓得脸色惨白,没有想到他竟然撞鬼了。

徐勇撒腿就跑,当晚离开了大厦来到了舅舅哪里。

大晚上的舅舅给徐勇开了门,徐勇也把遇到的事告诉了舅舅。

舅舅长着络腮胡,浓眉大眼,他听完侄儿徐勇的话,想了想回答道:“其实鬼未必可怕,既然她能够通过电脑跟你对话,说明你们有缘,又或者说她的脑电波,刚好和你的脑电波相通,所以你们才能有交流。”

“可是舅舅我真的害怕啊。”

舅舅笑了笑道:“其实鬼未必可怕,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动物,既然那只鬼找上了你,说明她有事相求,你不如帮帮她,也算积阴德。”

在舅舅的安慰下,徐勇这才放宽心了。

第二天午夜的时候,徐勇果然又遇到了那只鬼。

那只鬼和昨晚一样,藏在电脑里和徐勇交流。

“对了,你是怎么死的?”

徐勇这次没这么害怕了,向对方问道。

谋杀!

“天阿,那你要我帮你什么?”

帮我找到我的尸体,杀害我的人是陈梦,小心她!

忽然电脑咔嚓一声,又恢复正常了,徐勇皱了皱眉道:“要不我去报案好了,算了,我把这件事说了,警察也不会相信我,估计还以为是个神经病,不过凶手是陈梦,听名字好像是个女人,不过陈梦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同名同姓的太多了,难道叫陈梦的,都是凶手,唉,简直是大海捞针,这件事怎么就摊上我了呢!”

徐勇找了在警察局的同事查了查,A市里叫陈梦的人,竟然有三千多个。

这让他一时陷入了困境,三千多个同名同姓的人,这要怎么查。

就在事情阻碍不前的时候,徐勇有一个朋友,叫做阿花,这天阿花跟徐勇说,她今天不陪他吃饭了,要去闺蜜家里玩。

本来徐勇和阿花也是一对异性朋友,当时他也没在意,不过他多了个心眼,就发微信问,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阿花微信回复了两个字:陈梦

当徐勇看到微信上这两个字眼时,吓得手足无措,天阿,这就是她要找的凶手,阿花现在不是变得危险了吗?

徐勇马上拨打阿花的电话,奇怪的是,竟然打不通了。

陈梦的家住的有些偏僻,从阿花走进陈梦的家里,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进她的鼻子里,她一边驱散着这股味道,一边看了看手机,抱怨道:“梦梦,你家里信号怎么这么差,难道没wifi吗?”

陈梦笑了笑道:“我就喜欢过清幽僻静的生活,不喜欢城市的喧闹。”

“天啊,难道你要出家吗,没wifi要怎么过啊。”

陈梦诡异笑了笑:“我已经习惯了,对了,你喜欢喝什么。”

“咖啡吧。”

“好,等一会。”

不一会儿,陈梦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道:“咖啡来了,快喝吧。”

当阿花喝了咖啡后,晕倒在沙发上,这时候陈梦阴阴一笑,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说道:“阿花,你是不是以为自己长的很漂亮,好啊,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割下你的脸皮。”

陈梦正准备动手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陈梦把匕首藏在身后,把门打开一个缝隙,竟然是推销保险的。

陈梦笑着拒绝了女推销员,女推销员正当离开时,她突然改变了主意,让女推销员进来。

就在女推销员进来那一刻,陈梦眼疾手快来了一股割喉,一股浓烈的鲜血喷溅她一脸。

接下来,陈梦把女推销员拖入浴缸里,开始割下对方的脸皮,整个浴缸被染的鲜红。

这时候,陈梦头痛欲裂的醒了过来,因为她听到默默在叫她,叫她快跑,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陈梦来到了浴室,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吓得她撒腿就跑。

“站住站住!我要你的皮……”

阿花吓哭了,跑到大门前,发现大门被陈梦锁死了。

“看你往里跑!”

“呜呜……不要……”

就在匕首落在阿花脸上那一刻,一声枪响,陈梦被击毙。

事后警方在花园里找到默默的尸体,不过残忍的是,默默的脸皮被割去了。

原来陈梦为了去除胎记,去了泰国,泰国的巫师,给她做了一个人皮咒,也就是换皮,如今陈梦换的是默默的脸皮,所以胎记没有了。

不过人皮咒的缺点,要定期寻找新鲜的脸皮,否则人皮会溃烂。

然而,就在阿花准备成为陈梦的盘中餐的时候,徐勇马上报警,让警察定位了阿花的手机,这才牵扯出一桩恐怖的案件,也帮默默找回了尸体。

(完)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