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不生在北

  • A+
所属分类:校园鬼故事

赖雨濛惊醒了,她的全部行李就只有一个双肩背包,迷迷糊糊的就走到了车门口,车门一开她就跟着人流下车了,冷风和着雨打到脸上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淮北到了,姜琦所在的城市,又到了。她早上五点多就到了车站,等到七点高铁才开,朋友都特别不理解她为什么大半夜就爬起来化妆,又早早地出门,反正在高铁上好几个小时,肯定会把妆弄花的。赖雨濛还是坚持这么做,她觉得自己好像早出门一刻,就可以早一刻见到姜琦了。可惜我国的高铁舒服还达不到她的“期待值”,绕来绕去终于在七个小时之后到达了淮北。

下午两点多,太阳应该正是热烈的时候,可是今天竟然下起了雨。赖雨濛想起来,姜琦之前跟她抱怨,淮北是一个干燥的小城市。她在高铁上困得不行,趴着桌子就睡着了,梦里梦到了姜琦,在他们高中的教室里,她也经常学习着就困得不行,然后趴在课桌上睡觉。睡着了会觉得很冷,姜琦就偷偷的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两个人一来二去就有了感情,高中毕业之后终于戳破了窗户纸,两个人在一起了。没想到好景不长,他们的成绩差太大了,而且姜琦的父母要求他回到安徽老家,只能够分开了。

从此,他们相隔一千里恋爱,日常就是视频电话,一个月见面一次。姜琦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每个月见面花销确实又很大,他就熬硬座。赖雨濛也提出来过,她要去姜琦所在的淮北看一看,可是姜琦说不行,火车时间太长了她熬不住。大半年过去了,大家都以为可以感情稳定的时候,他们的感情出现了危机。

起因很简单,赖雨濛下了晚自习,就给姜琦打电话。可是第一个电话姜琦没有接,第二次就隔了半个小时再打,姜琦还是没有接。赖雨濛了解姜琦的时间表,这个时间他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事情,这么久都不能够给自己回一个电话。赖雨濛心里忐忑不安,平时十分信任姜琦的她,第一次用了姜琦交给她的账号,查看了姜琦的社交app。如果说赖雨濛不看,那么就不会那么吃惊了。姜琦和两个同班女生的聊天记录就在列表的首页,说的事情大概就是感谢姜琦帮她们买饭送到了宿舍楼下,而且还亲热的叫“啊琦”。

赖雨濛看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爆炸了,可是偏偏姜琦久久没有回复。等到姜琦回复,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姜琦根本不知道赖雨濛看了他的社交app,还跟赖雨濛解释他刚才在学生会帮忙了,没有带手机去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赖雨濛冷冷的问他:“今天下午你干了什么?”

姜琦说:“我今天下午就正常上下课,其他的都没有做呀。”

赖雨濛原来想,如果姜琦坦白了而且道歉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她还可以原谅一次。可是姜琦把这最后的可以得到原谅的机会,毁掉了。他不仅仅背叛了,还撒谎。赖雨濛对着手机屏幕说:“姜琦,我知道你今天干了什么,我上了你社交app,看到了聊天记录……我们分手吧,我最受不了背叛,我的感情也受不了你这样玷污。”

姜琦愣了一下,竟然说:“好。”

随后,姜琦改掉了账号,赖雨濛无论怎么样尝试,都没有办法登陆上去。姜琦的背叛从悄无声息变成了光明正大,赖雨濛竟然没有办法责怪了。一个人顶着爱的名义出轨可以谴责,可是如果一个人宣布了,不爱了,那么他的背叛就是理所应当了。赖雨濛哭了几天,后来觉得不应该这么就没结局的结束了自己的初恋,花了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了票就赶过来了。

淮北的大学只有一所,不用导航只需要跟司机说名a字,对方立刻就明白了。这所小城市的人把这个不怎么样的大学当做神殿,就像姜琦的父母一样,觉得儿子就应该在这里上学,在这里工作,在这里娶媳妇生孩子,再过余生。赖雨濛来自南方,虽然不是什么可以和北上广深相比较的大城市,但是绝对比淮北好很多倍就是了。

赖雨濛在校门口下了车,她是路痴,就算是小小的学校她也弄不懂那条路。她掏出来手机,给姜琦打电话。果然,姜琦没有拉黑她,也接了她的电话,姜琦还没有说话呢,赖雨濛就哭出来了,然后说:“我在你们学校门口,你快点儿来接我,我好饿啊……”为了省钱,赖雨濛从早上到下午没有吃一顿饭,因为高铁上的饭太贵了。姜琦来得很快,他还是那个样子,不过衣服已经换了,是赖雨濛没有见过的。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姜琦说,自己走在前面,没有像以前那样拉着赖雨濛的手,步速也很快。他们在姜琦宿舍旁边的食堂吃饭,姜琦给赖雨濛要了一大碗麻辣烫,自己却不吃。赖雨濛吃了几口,也吃不下去了,把碗推给姜琦,说:“不想吃了。”姜琦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包容她,而是说:“不吃就没有别的了,你还要坐车回去,还是吃吧。”

赖雨濛明白了,姜琦是在赶她走了。她含着泪,吃完了那碗麻辣烫,吃完了之后觉得胃都要撑爆了。路过门口的小卖部,橘子的标价比南方的高了好几倍,姜琦终于主动开口了,说:“你看,橘子在淮北就很贵了,可是在淮南就很便宜……就像我和你,根本就不可能了。如果我们继续,爱情也是畸形的,你也不会喜欢不好吃的橘子。”

赖雨濛在回家的动车上,慢慢的就想明白了姜琦的意思。他们不可能,是没有未来的恋爱,她不会放弃她喜欢的南方,姜琦也不可能放下父母和她一起。姜琦长大了,不再是眼睛里只有爱情的傻瓜了,而她,却一直没有长大,想要魔法,成全所有的不可能。

终究是不可能了。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