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女人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合欢,花丝细长,像一球红绒。散开是红羽毛,风吹过晃动轻柔。最有趣的,是花畔小叶每当夕阳西下时便成对相合,到了第二天清晨,又像孔雀开屏似的舒展开来。

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一种吉祥的爱情树。相传夫妻新婚之夜共饮合欢花茶汤,能保永世和合。这些都是爷爷告诉我的,他一生爱合欢,说到,做到。屋后一排合欢树,房内每天一碗合欢汤。上个月,爷爷打碎了一碗合欢汤,和汤汁一起流走的,还有爷爷的生命。

追悼会后,爷爷的骨灰被留在了火葬场的骨灰堂里。

我不想睹物思人,于是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个月的装修、采买、整顿一切,已累得半死,每天晚上12点,还必有个无头无尾的电话的折腾。——我猜“她”是女人,凭我对轻微呼吸的直觉。她好像逼切地找一个人,但又不敢开口。

来电没有显示号码,但我不甘心,每次都接,不急不徐,等对方开口。到第十天,电话那头到底出声,果然是女人,声音很低,很柔,似乎打进来千难万难,用尽了力气。“快来——”“奇怪,又不是拍惊怵片,搞什么?”

我已经认定是恶作剧,所以没好气的回过去。对面一听到我的声音,一下安静下来,我不挂,再等等,好奇心总是有的。“我是阿欢”果然,还是说,但——阿欢,谁是阿欢?从来没听人提过,这个恶作剧有点过了。

我提高嗓门:“阿欢,这里本来是我爷爷住,但他上个月去世了,你要搞去搞别人,这里现在是我住了,我是他孙子。”“咔嗒”,电话那头挂断了。

第二天,12点,我在等,电话没想。我也认为不会响了。毕竟恶作剧搞多了也无趣。

一个月后,我已经忘了这件事,准备把电话拆了——现在谁还用座机?晚上,要睡了,杂物房传来咚、咚的声音。我一开始以为听错了,不理会,越来越大声。忍不住,走进去,看到墙角放着一口大衣箱,还保养得干净硬朗。

之前装修也没注意到,居然还有这么口大箱子。  把箱子打开,先有一阵樟脑味,还有一阵火药味。原来是一串爆竹——古老习俗,衣服要保存得好,爆竹的火药味可以驱虫蚁,又防潮。把衣服一一拿出来细看,有:坎肩、披风、袄裙、旗袍……大多以刺绣锦缎为主,不惜工本。

这么多女人衣服,看款式,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了。箱底里一张昏黄发黑的老照片,一个年纪轻轻,又娇俏迷人的女郎,披着到肩的卷发,穿着一件紧身绣花短袄,下面窄脚裤,一双绣花鞋。手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大波斯猫,款款摆摆地站在合欢树下。反过来,一行字,一看出自爷爷之手:“魂牵梦萦,合欢一生”。

这么多事,怎么也想不明白,打电话过去给妈妈。“啊呀,作孽啊,你那死鬼爸爸生下来就没见过你奶奶,现在到来找你。”“什么,妈?别吓我,搞什么迷信!”“肯定是啦,你爷爷原来说过,你奶奶闺名就叫阿欢,解放前就难产死了,后来装一付棺材就埋在屋后右数第三棵合欢树底下了。一起埋的还有一只波斯猫,算陪葬。”

看来不错了,我低头看看照片,头上凭空冒出一头汗。现在该怎么办?那女人——奶奶,要干什么?找不到爷爷,还不是要来找我?

第二天一早,一夜未睡的我想来想去,决定验证一下那棵合欢树下是不是埋着一具棺材?我一个人,也不敢白天挖,晚上用探照灯照着挖了好久,真的有个破烂不堪的棺材,里面的骨骸很细小,确实是女人的。旁边还真有一只猫的骨架。

突然,我发现女人的头骨上有一个大洞,而且头骨的嘴大张着,好像很痛苦的样子。难道———她不是难产死的?我想蹲下来仔细看看,身边突然传来了很粗的喘气声,我吓得把铲子都扔了。抱着头不敢动一下。

“别怕,我是阿欢啊,你别回头,你年轻,阳气太盛,我能现身与你相见,还要感谢你今天的举动。其实,我已经被困在这里好久了。我不是你爷爷的妻子,他是我夫家的车夫,我老公一直打我、骂我,不把我当人看。只有他对我好。

后来我怀了他的骨肉,一开始没人知道,但孩子生下来后,长得越来越像你爷爷,他们就怀疑了。还好我发现的早,在他们动手前,让你爷爷带着孩子先走了。但我就被他们用棍子打死了,怕我变鬼来报复,他们又找道士把我的猫也杀了,施了法,让我不能超生。

要不是你今天打开棺材,破了法术,我还不知道要被困多久。解放后,我经常托梦给你爷爷,让他来解救我,但他没搞明白,只以为我是想念他,所以就在埋我的附近住着陪我。我每每痛苦不堪,却又无可奈何。他如今早已去轮回投胎,还留我在这里受着无边的苦难。索性,今天被你误打误撞给解救了。

我要走了,你可再帮我一个忙吗?如果你能把你爷爷的骨灰与我合葬,我将不胜感激。” 说完,一阵风过,周围鸦雀无声。

第二天,我就去火葬场骨灰堂,迁出爷爷的骨灰,来到那棵合欢树下,我把爷爷的骨灰坛也放进去,深深鞠了一躬,又把土合上。晚上12点,电话响了,我好像早知道会来电话,不急不徐拿起来:“明仔,谢谢啦,我走得急,不能当面谢了,所以打电话,没惊到你吧,勿怪!

我已经找到你爷爷了,他居然一直在等我。这下我们团聚了,可以一起走了。对了,埋着我们的那棵合欢树,明年会开好多好多合欢花,你如果愿意,就把花收集起来,三年以后,你爸爸会有一场大病,煮汤给他喝,就没事了。”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