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婆子疯子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可每当夜幕降临,奇怪的事情就会发生。我、我爸妈、我姐包括邻里男女老少,总会听到她家里这个疯婆子在哭哭啼啼,破口大骂的声音。声音中夹杂的情感也特别地复杂。语无伦次,常人难以理解。

如“你这傻子短命鬼。”、“你……你别过来。”、“滚……快滚!”、“你这臭婆娘。”其中还夹杂着几声猫叫。我们做邻居的也不好意思叫保安说他扰民。毕竟她就这么一孤寡老人,还是疯子,就算你苦口婆心跟她讲道理,可能哄着哄着安静了一阵子。可过了半晌,她又恢复原样了。听家父家母说:

“是她家风水不好。文革时期,她家当时叫赵家大院,大户人家啊!也就是地主住的地方。后来一家老小都被闹革命的农民批斗死了,有的自杀,有的他杀。死后一家子还被抛尸,暴尸荒野。从那开始,赵家大院便迅速被农民占有,直到‘疯婆子’这一代。可奇怪事也不少发生,甚至被称为阴宅。可农民穷也不管什么阴宅不阴宅,下定决心住下了。”

他们还说:“疯婆子娶进门前没疯,甚至长得十分漂亮,在当时在村里也是有很多追求者。可后来……唉!家门不幸啊!她在一次耕种晚归途中踩到坟头撞鬼了。有人说就是当年斗地主斗死的那一家子。传闻说,原来地主那一家子看到他们搬进自己家过得那么幸福,不甘心,所以回来勾了‘疯婆子’的三魂六魄,所以她才变成了一疯子。不久后,连他那个八字小的丈夫也给带走了。哎!红颜遭鬼嫉啊!”爸妈连连摇头叹息。

十五岁的我,拖着腮帮子,坐在饭桌上仔细地聆听着父母滔滔不绝的“演讲”。我也是半信半疑,毕竟上学也接触了物化生三大学科,逐渐变成唯物主义者。对于这些灵异事件,我还是不大相信。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令我深信不疑。

十六岁深秋的一个夜晚,邻居的胖虎他爸,我们叫虎爸吧!那天晚上,他从梦中被“疯婆子”的叫骂声吵醒。随后,啪的一声把窗户关上,可似乎效果也不怎么样。可能是他家直接与赵家大院相隔一棵树,很近。因此就算关了窗户也不关紧要。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终于,他受不了啦!虎爸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皮鞋,准备出门去看个究竟。

“妈的!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老子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倒要看看,这疯婆娘究竟在疯些什么。”虎爸喃喃自语,就这么怒气冲冲地径直走向赵家大院。来到门前,那疯婆娘依旧大声地咒骂着。可就当虎爸开门的一刹那间,几双发着白光的眼睛就这么在院子里榕树旁死死地盯着他。虎爸顿时被吓得不轻。过了一会儿,几声喵喵的声音告诉他,那只是猫咪。虎爸长吁了一口气:

“哎哟我去,不过几只小猫咪,把我吓得……”

虎爸再次咬紧牙关,快步朝疯婆娘屋子走去。他已经做好了“出口成脏”的准备,对!他要好好地骂骂这个“疯婆子”。

可是,他刚要开口时便愣住了。疯婆子转过肥胖的身躯,眼里充满惊恐地盯着虎爸。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疯婆子”满眼惊恐,双目圆睁,全身上下还不时抽搐着往后退。她一边慌慌张张地往后退,一边不时回头看,还发出粗重的呼吸声。有时还会跌倒,但跌倒之后又赶紧连滚带爬地从后门跑出屋外。

此时的虎爸很是纳闷啊,喃喃自语:“虽然说自己是个皮肤黝黑的工人,长得也有点丑。可……可自己真的么吓人吗?咦!不过这疯婆子跑了,也可以安静一会儿啦。既然他怕我,我就把她吓得远远的,这样不就得了!哈哈哈……”顿时,一声得意洋洋的男人狂笑声在屋里回荡……

忽然,老式梳妆台上一把银钗引起了虎爸的注意。

“没想到这死老太婆还有这样的古董,值钱啊!呵呵……”随后,他环顾四周发现没动静后,伸出了那双肮脏的手,偷偷把钗子包了起来放在口袋里。

二话不说,虎爸如一头矫健的猎豹追赶猎物一般,对“疯婆子”穷追不舍。而疯婆子则如一头仓皇逃窜的野牛,拖着笨重的身躯,玩命地狂奔着。终于,“疯婆子”停下了脚步,可能是年龄大体力不支了,她摔倒在地上后,不再挣扎。只是捂着脸不停地往后缩。嘴里还絮絮叨叨着:

“求你啦!别过来!短命鬼,快滚……滚……”疯婆子又发疯似的对着空气大声呵斥了起来。虎爸见状,阴邪地笑了:

“哈哈,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说完,虎爸便原路返回。而缩在角落的疯婆子望着远去的虎爸,长舒了一口气,嘴角还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可走着走着,老爸越发觉得不对劲儿。

“这……这不是刚刚自己走过的地方吗?怎么又回来了。”疯婆子依然坐在地上,惊恐地对着虎爸大声叫骂着:

“别!别过来,短命鬼……”

虎爸开始慌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按道理说,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肯定是摸透了家乡的路,不可能迷路,况且还是个成年人。虎爸很倔,他不相信自己会迷路。于是,他再次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轰轰烈烈再走一遭。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

“要有爱迪生精神。”虎爸自我安慰道。

离开的时候他半信半疑,人的整体状况倒也正常;可当第三次回来的时候,他表情似笑非笑,精神几乎都快崩溃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且听柿子媚媚道来。

话说虎爸第三次回到原地时,他看见疯婆子的手直直地指着虎爸的身后。虎爸倒也见怪不怪,老婆子发疯嘛。他也是无聊得很,真的顺着“疯婆子”手的方向缓缓地转过了身子。

霎时间,他脸上那无所畏惧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这不是死去的地主一家子吗?只见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七窍流血,双眼空洞地盯着虎爸并像墓碑一样就杵在那里,一动不动。虎爸发了疯似的嚎叫着,朝着相反的方向疾跑而去。可跑得正带劲儿时,哪一家子总会如瞬移的墓碑似的再次立在了他面前。再换换其他方向,也是无一例外地被挡在了原地。

此时气喘吁吁的虎爸深知这次是无路可逃了,也不知跑了多少次、跑了多久。虎爸整个人身体上虚脱了,精神上崩溃了,像烂泥一样瘫软在地......

当四周又恢复了平静时,虎爸已经疯了,跟疯婆子一样似笑非笑、不停地絮絮叨叨着和“疯婆子”一样的叫骂声。

第二天,早起耕种劳作的农民发现了两个疯子,坐在了一墓碑旁边,两人的叫骂声如出一辙。不过,虎爸总会时不时对着手心的空气说:“银钗……呵呵,好看。”可胖虎却始终没发现他爸身上有什么银钗。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