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店之去世奶奶的来电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这阵子店里来的一个顾客使我印象很深,为啥呢?到时候就知道了。

做好了日常的打扫卫生,就是在吧台前清点物品和杯具,在电脑录入数量,跟收入核对有没有误差,这是每天必备的操作。

这天天气不是很好,开始下起了小雨,由小逐渐转大,甚至伴随着雷声阵阵,我估计今天来的客人都会是避雨的,果然如我所料,不会儿时间,很多人浑身带着雨水跑了进来,一个两个点了饮品,我可是忙得不亦乐乎,奶茶店就是要应季而作,冬暖夏凉还得有地方坐,可以避雨可以防风可以谈事儿,简直都是人们不二选地。

日子很快过去大概一个礼拜吧,能出乎我意料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故事哥,他很久没来奶茶店了,难道是工作忙吗?

奇怪,为什么我这么在意他?是工作不忙还是订单不够?我干嘛会想起那个总是用他的故事抵账的人呢!

这时候,门口进来一个温润如玉,看起来很失落的人来。给人一种感觉就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你咋了?”他随性地坐上吧台前的“专属坐”,两手叠起脑袋趴到上面,我大气没喘一声给客人做饮品和冰点去了,忙活了大概两个钟,据我观察,他简直能跟雕像一样一动不动两个钟啊!厉害,是不是睡着了?

我正好忙完上前观察,哪知他忽然抬起头,两眼放光的看着我,“你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杯橙汁,加点盐。”

“什么鬼?”我虽然是很惊讶,为什么故事哥忽然指定橙汁,还要加点盐,不过我店里有食材又不是什么难事儿,就满足他一次吧。

橙汁加盐这个我倒是没有想过,是什么味道?我用试喝杯装了一点调好的鲜榨橙汁加海盐,果真,味道有点不一样,反而把橙子的甜更突出,而且衬托的是一种更浓厚的味道,但是又略带清新!

“喏,给你。”我没有多问什么,故事哥倒是端起来就尝了一口,攥着杯子在手里紧紧盯着,眼神里充满了温柔和欣慰。

忽然开口道:“我奶奶很喜欢橙子,所以年轻的时候在老家一块荒地上种植了几颗橙子树,每到成熟的季节,就会摘下橙子,挤了一杯满满的汁给我,每次我快要喝的时候,她老人家总是会叫我等一下,然后从厨房攥来一小撮盐,撒进橙汁里头,再晃几下。我小时候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哇,能想到在橙汁里头加盐,真的别出心裁。”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来你这间奶茶店吗?因为第一次的时候,你在杯子和口感上都很用心,而且关注到了早上冰对胃不好,却能通过体外提神,咖啡结合牛奶确实挺适合的,所以当下就觉得掌柜你也是个有自己想法的姑娘,跟我奶奶一样,关注着别人的心情,是个好老板。”故事哥忽然讲了这么多让我脸红的话来,真的是一时防备不及啊。

可是我又好奇了,既然是他奶奶的创作品,怎么会来到我店要求这个饮品呢?

“我奶奶在一周前去世了。”他好像是看到了我心中的疑问。

我没好再说什么,把之前剩下的橙子肉挖出来做的果冻正好冰成形了,给他端到面前。

“你相信,通过电话,能和去世的人讲话这种事吗?”他忽然严肃的看着我。

爷爷他老人家整天念叨,要是她老人家还在就好了。然后,在奶奶去世后第三天凌晨,爷爷手机亮了,电话的显示是奶奶的号码,当时我看了一眼,确认无疑就让他老人家接了,但是是不是她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若是她还放不下,肯定是因为爷爷,也应该有很多话没有来得及对爷爷讲,那一晚,我在他身旁,觉得很漫长,灵堂放着那口棺材,棺材前面的供桌上放着奶奶生前使用的手机,棺材里面躺着的正是奶奶。

电话在快天亮的时候挂断的,爷爷脸上终于是挤出了一点点欣慰,他跟我说,奶奶对她说在下面过得很好,让他不要担心,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什么事情还有孩子们,别操心太多,她一直都会陪着爷爷。

虽然我不能证实这个电话的真实性,但是我选择尊重奶奶。在接下来的四个晚上,那个挂着奶奶名号的电话总是如约打来,爷爷就这么每晚每晚地坐在棺材旁,通电话,每次都能令他眉头大展,甚至有一天晚上,爷爷也想我听听奶奶的声音,就开了免提,可是,除了循序渐进的电流嘈杂音,我却什么也听不到,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爷爷耳朵有什么毛病了,关了免提键,爷爷对电话那头说,只有我在旁边,就爷孙两个,没有别人,怎么不出声呢。但是想想,或许只有最思念她的爷爷才能听到吧。

那几晚,爷爷从最先的夜不能眠,到睡得很香,就像奶奶还在的时候,生活如往常,有时候我爸也会不理解,总是跟爷爷说奶奶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拿着这个电话有什么用。可是奶奶以前有跟我讲过,年轻的时候,没有发达的通讯工具,他们是从飞鸽传信认识的,也进入了砖头电话的时代,到儿子们给换的小灵通,然后是到我给他们换的智能手机,可是啊,他们的只要一争吵,奶奶知道爷爷的倔脾气,不肯当面听她讲话,就会通过手机和他好好说,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个老人家也就习惯了。

到了奶奶的头七,也就是出殡的日子,那晚跟前几晚一样,那个电话还是打来了,爷爷似乎在等着,很熟练地划开了接听键,听起了电话,到了快天亮的时候,爷爷把电话挂了,但一幅很失落的样子,他说,奶奶跟他说再见了,她要走了,如果来世有缘的话,希望还能牵着爷爷的手,一起去田间小溪的尽头,看日升日落。

昨天出殡,可是不见爷爷的影子,一整天,天气很好,没有下雨,我忽然想到那晚的话,在把奶奶下葬了之后,已经是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了,我跑去了菜地里,在小溪的傍边一座小山丘上,发现了爷爷的身影。

看着他老人家好不容易的说了一句话,就是奶奶为什么把他丢下,还说,今天的日落很美,要是她还在就好了。

在深夜后,爷爷还是不愿相信那个电话不能打来了,时不时看一下放在电视机上的手机,时间过了很久,依旧没有动静,我干脆的拨过了那个每晚都能接听的那个奶奶电话,可是,那个电话却在奶奶生前的房间响了起来,爷爷听着声音跑过去,看到奶奶发亮的手机,看到屏幕上几个字,那字的内容大概是,让我爷爷不要太难过,而保存的时间,经过我拿两部手机的对比,就在前一天晚上挂电话的后一秒。

可无疑的是,前几晚奶奶的手机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一直在供桌上放着的,直到昨天下葬后我才把手机拿回放到她房间。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奶奶的原创作品出售的。”我信誓旦旦的保证了一句,毕竟,这是亲人留给自己的唯一独特的念想吧。

故事哥就在我店里的吧台上趴到了天黑才离开。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