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店之半夜讲话的鹦鹉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店里一如往常的生意好,除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付款给的不是钱,其它一切正常。

这天上午太阳很大,老远就听到虫鸣,大概是街边那些树里头发出来的,我店铺座落在街边的一条显眼巷子里,加上我开始营业的时候打的广告响亮,所以会有很多顾客,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我生产的饮品与众不同,这才留住了诸位顾客的胃口。

如常光临的故事哥来了,我正调制给其他顾客的饮品,他倒是不陌生地直接坐在吧台前,见我忙着所以没出声吧,因为人多我自己又忙不过来,所以只好是一次性做好单子再屡次给客人端去。我这刚转脚把又端出一盘,哪知把台上的好几盘饮品和冰点都不见了!我这下是吓得左右张望,看了看大部分的顾客面前都有东西了,而且正好都是那些客人点的不差分毫。

“还有么?我帮你。”故事哥从座位区朝我走来,很是熟练地就坐下。

“你要吃点啥?”我问了一声,把最后一份给客人送了去回电脑前记录付款账单。

“有没有绵绵冰?”

我径直去冰柜找了牛奶口味的圆柱冰放在刮冰器上面,启动旋转操作键把准备好的盘子接在下面,等表面粗冰渣全都刮去后再换正常的绵绵冰专用碗,盛了一大碗,再撒上红豆和新鲜水果粒就给故事哥端去了。

“嗯,好吃,入口即化,绵软细腻,不愧是掌柜的!”咋开始我见故事哥那么高冷呢,没发现原来这家伙是慢热?

“掌柜的,你知不知道,其实动物是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朋友?”我觉得他又开始把故事抵钱用了。

我晃了晃头,听说过一些猫猫狗狗通灵的故事,但是是真是假就不晓得了。

“我给你说说吧。”

动物的眼睛异于人类,它们或是近视或是远视,有的视野完全黑白,有的能看三种色彩,有的视野本身就把事物放大,所以对于动物而言,如果不是通过训练,根本对于人类世界一无所知。

我有个发小,他向来喜欢鹦鹉,尤其是工作后,独自一人在外没有陪伴,就买了一只玄凤鹦鹉,相比猫猫狗狗来说,发出的气味不大,而且也能听懂人话,受教度高,学什么都快。

本来租的房子好好的,房东说自己媳妇儿怀孕了,要回收房子作为准备迎接儿子住的地方,所以发小就被赶走了,无奈之下只好是在街上睡了几晚,在此之间边找房子租,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找到环境好价格还低廉的房子,就这样很快联系好了房东签好了合同住进了房子。

说也奇怪,房子异常的干净,没有任何气味和蜘蛛网,甚至灰尘都没有,我发小就以为遇上了个好房东,提前把房子打扫干净迎接租户的,所以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布置好的一切,还给门口处的柜台上设置了鹦鹉架。

发小一有空下班回来就会教他的鹦鹉学词语,什么欢迎光临啊,欢迎回家啊,恭喜发财之类的简单词语都会,所以很快的,每次我发小回到家,鹦鹉总是很热情地说欢迎回家,欢迎回家。

有一次,发小当天休息日,他很早就买菜回来了,听到鹦鹉除了说一句欢迎回家,还多了一句欢迎光临。这让他很是一头懵,觉得鹦鹉接受能力怎么开始下降了,直到半夜,一阵尿意憋醒了,迷迷糊糊起身去卫生间上厕所,房子的设计是门口的左边是主卧跟侧卧,右边是厕所和厨房,所以上厕所会经过门口。

一阵畅快之后发小往房间走去,哪知忽然听到自己的鹦鹉开始讲话,内容大概是你好,恭喜发财,天天快乐,什么的。开始发小以为是鹦鹉看到自己才说的,后来,有一次半夜口渴醒来,刚要出房间门口,就听到大门口那边传来鹦鹉的声音,好像是新教它的词语,讲的内容大概跟人交流的意思差不多,然后一下子又急眼了,一直重复说走开,走开,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我发小心里就慌了,自家鹦鹉大晚上自言自语嘀咕什么鬼,而且鹦鹉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急性子过,即使不给它食吃,也会很粘人的用小脑袋往自己手上蹭,特别温和。他立马开了灯,走出去,但是什么也没有见到,只见到的是鹦鹉刚收回好像是已经展开的翅膀和全身竖立的羽毛,一般这种反应只有受到惊吓面临威胁才会出现的。

发小呵斥了鹦鹉一声,说大半夜不睡觉吵什么吵,小鹦鹉却再也没说话,而是很开心或者说很惭愧地踮了踮脚。自从是搬进来这房子之后,逐渐就发现了怪事不断,除了鹦鹉半夜说话,还有就是明明睡前把水杯放到茶几上的,可是第二天起来却在冰箱找到,有时候鹦鹉的食料从鞋柜跑到了厨房,种种古怪都是从鹦鹉那天对发小说了一句欢迎回家,欢迎光临后开始的。

然而一天,他带回来一名女同事,对于小鹦鹉也是很喜欢的,玩儿得特别快,当天家里没有饮料,连水都没了,就让同事在家里等,他出去买饮料,可是回来一进门,就发现门口旁边的鞋柜上都是零零稀碎的羽毛,而且找遍了同事也不在,小鹦鹉蹲在角落,嘴里一直念叨好可怕好可怕,也不知道是谁教的词语。

到了次日上班,想去问一下那个同事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却听到别的同事说她请假了,原因是生病了。发小就打听到了女同事在哪家医院去探望,一进病房,就感觉特别不舒服,只见她整个人身上裹满了被子还在颤颤发抖,医生说她高烧间断起伏,很是不稳定。这让我发小想起了那些天在家里的状况,回家立马把鹦鹉带了出来,衣服都没有收拾就跑到我家,跟我说了这件怪事。

我起初是有点眉目的,但还是不能很确定,就想通过鹦鹉知道,毕竟那个小家伙是唯一能告诉我们怪事发生的经过,所以我就开始加急的教那个小家伙运用词语,还模仿当时发小给我说的一些场景,最后通过一次次测验,得出了小家伙的一些意思,那个房子除了发小还有一个人,而且是女的,还经常走动在房子里面。

我想,为什么小鹦鹉眼中见到的人不伤害我发小,而那个女同事仅仅去了一次就高烧不断,肯定是有缘由的,这个恐怕还得去问房东才知道。然后发小在我的陪同下去找那个房东,并且在我足智多谋下道出了其中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房东说那原本是自己女儿的套房,但是女儿在几年前发高烧没人知道就离世了,而且现在他人也老了,想着每天给女儿那套房子打扫也扫不了多久,就想着把房子出租,一来也好找个人代替自己看好这房子,二来自己还想攒点棺材钱,加上看我发小人挺不错,想着给女儿说说,让她别介意。结果倒好,发小带了个女同事回去,反正鬼的想法没人能猜准,最后还是劝发小搬走,走之前替医院哪位女同事给烧了纸钱,请人做了法,事情才满满平复下来。

“都化了,要不我再给你盛一份?”看着故事哥碗里已经化成液体牛奶的绵绵冰我说了一句。

“哈哈,不了不了,我还要留肚子跟我发小去吃饭呢”说着他把一整碗已经化了的绵绵冰都喝了,立马撒腿走人。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