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的死斗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老管家实在看不下去。他看着姜方氏从小长大,出落的亭亭玉立,嫁进姜府的门。主仆十年,一直被她善待。老管家悄悄的溜出门,独自去见了住在附近的姜福望的叔叔,是姜府现在的主人的长辈,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探望重病的侄媳妇姜方氏。妾夫人姜尤氏不敢不遵从家族礼法,对叔叔提出来请郎中来为姜方氏看诊的要求,不得不派了一个仆人出门,去请郎中来为姜方氏看诊。

但,凡人一双脚走路的速度拼不过阎罗王勾笔在花名册上的一划。郎中还没有被仆人领进姜府的大门,就见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姜方氏,突然张开眼睛,表情痛苦,在床上翻滚着。仆人们想上前按住她,她已经翻滚着摔落下了床,仰面朝天的倒在地上,不动了。她双目圆睁着,死不瞑目的样子。在床边服侍她的仆人们,纷纷上前,伸手抚上她的双目,将她圆睁的眼皮合上,把她的遗体抬起来搬回床上放着。

妾夫人姜尤氏接管了家中的财政大权。她有了姜家女主人的实权,暂时没有扶正名分,还是妾夫人。是因为一家之主的丈夫姜福望不在家,他出远门经商去了。只等他回来后,扶正了姜尤氏,给她正牌夫人的名分。

姜尤氏操办姜方氏的丧事,从家里的账户上拨出了一笔银子,为她定制了一口材料厚重,做工细致的棺材。姜尤氏肯为死了的一直地位在她之上的姜方氏破费,全是做给丈夫姜福望,还有族内的长辈们看。灵堂就设在姜方氏生前住的屋子。她的遗体躺在床上,由仆人们换上了寿衣。珠钗簪花戴满了云鬓,脸上抹了白膏,遮住了死后的灰色皮肤,腮上抹了胭脂,看样子她就像睡在床上。

姜尤氏在平常的衣裙外面罩上了白布做的丧服。鞋面上贴着白布,依照鞋面的形状裁剪,用针线粗略的缝上,覆盖住了鞋面原来的花色。头上云鬓的簪花珠钗少戴了几支,换上了白布做的花。她一副服丧的装束迎接到府吊唁的人,送走吊唁的人后,就忙着清算接管到手的,家里原先由姜方氏在管理着的财物账目。

为姜方氏定制的棺材做好了。送棺材来的六个壮汉,肩扛着圆木,挑着棺材上吊着的绳索,合力的从两匹马拉车上抬棺材下来,抬进了院门。院子里已经搭建好了乌棚,棺材就停放在乌棚下面,就等姜方氏的头七过了后,入殓她进棺材,下葬。

姜方氏的头七这天很快就到了,姜尤氏吃过晚饭后照例的就坐在自己房中的桌前,拨着算盘珠子,核对账目。桌上的烛光减弱了,影响到了她核对账目。抬头看烛台,罩在纸糊的灯罩内的蜡烛,在跳动着烛火。她转过脸去看屋门和窗户,都是紧闭的,不透风。罩在纸糊的灯罩内的烛火,在无风刮过的状态下剧烈的跳动着,继续减弱。眼看着烛火跳动着将要熄灭了,她心里一急,慌了,反而伸手把罩住蜡烛的纸灯罩给掀了开来,烛火就在一瞬间熄灭了。

一个仆人在灵堂守夜,往灵位前的火盆里送着纸钱。一股冷风呼的刮过,风势大,吹灭了灵堂上全部的烛光,连火盆中正在燃烧的纸钱也被吹灭了。仆人一惊,转过脸来,借助着月光看见,灵堂本来紧闭的大门敞开了,一个人影站在敞开着的门口,白色的。吓了她一大跳,心跳砰砰的响。她定睛一看,是妾夫人姜尤氏,缓步的走了进来。仆人舒了一口气,不是见鬼了。但下一秒,她就改变了想法,又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姜尤氏的眼睛竟然是翻着白的。

仆人因为恐惧而浑身颤抖着,如一片枯叶在寒风中的树枝上挂着,心跳的速度更快了,她必须赶快的逃离灵堂。与姜尤氏保持着最远的距离,一直面对着她,朝着门边的方向移动着。仆人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时刻担心着,姜尤氏会突然的扑上来伤害她。终于,她移动到了门边,从敞开的门口冲了出去。抬起来的脚却被门槛跘着了,她摔趴在灵堂门外的地上。

仆人忍痛从地上爬了起来,逃命重要。她逃到最近的有人在的屋子,拍着门,向屋内的人求救。灵堂闹鬼了,一群被惊动的仆人们集结了起来,人多壮大了胆量,浩浩荡荡的返回到灵堂。看见灵堂敞开着门,里面的烛火全熄灭了。人群纷纷提着灯笼跨进了门槛,照亮了灵堂内,没看到眼睛翻了白的妾夫人姜尤氏。

天亮了后,仆人们动手入殓了女主人姜方氏的遗体。用四匹马拉的车运输棺材,随着送葬的队伍运到了坟地,埋入土中,立起了坟包。姜尤氏以身体抱恙为由没有参加送葬的队伍,连屋门都没出,就呆在自己的屋子里。白天处理姜府全部的财务账目,入夜后睡觉,天亮后起床,仍是不出屋子。

姜方氏下葬了十天后,姜府的男主人姜福望回来了。入夜后,他骑着马赶回了家里。匆匆的吃过晚饭,就在姜尤氏的屋中休息了,和她同一张床躺着睡觉。姜福望若有若无的闻到一点淡淡的腥气,掩藏在胭脂香粉味里。赶路一天了,他疲累的很,躺下后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醒了时已经天大亮。他吃过早饭后出门去妻子姜方氏的坟前烧纸祭奠,姜尤氏陪他一同前往。由一个仆人撑着伞,为她遮住头顶上空晒下来的阳光。一行人步行出了镇子,走到了坟地里,停在了姜方氏的坟前。

姜福望蹲下身为亡妻烧纸,闻到纸灰的碳味,还有腥气。比昨夜睡在姜尤氏身边时,闻到的腥气浓了些。他听见姜尤氏在身后开口说话:“我并非病死,是中毒。是姜尤氏在药材里动了手脚,加重了其中一味药的剂量,变成了一道催命符。她害了我的性命,我也在头七的回魂夜里报复了她。”姜尤氏轻推开了仆人撑伞的手,自己完全的暴露在了阳光下,身体一歪就倒在了地上。皮肤的颜色迅速的泛成了灰色,开裂了,散发出来更浓烈的腥臭气味。姜尤氏在姜方氏头七的夜里就死了,被回魂来复仇的姜方氏附体,撑着一副已死亡的躯壳,等着丈夫姜福望回来。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