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主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他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房东看到他坐在电脑前,以为他坐着睡着了,用手拍了拍他肩膀,头,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天花板被从颈间如喷泉般的血染成了红色,电脑的显示屏上密密麻麻的。

足足有三十多页,但,上面内容只有一个字。

死。

警方认定为自杀,可我知道,表哥不是那种人,他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更何况他现在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立于不惑之年,所以,我不相信他会自杀,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搬入这所房子的几天后,出了意外。

房子的主人是一位老人,当时出面到警局备案的是他的儿媳,她很冷静,表达十分清楚,笔录跟底案录的非常顺利,在与家人商量过后,决定跟着我叔叔再次入住,老人表示没有问题,由于表哥的缘故,老人对于我们的再次入住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同样,房租也没有再要,到地方以后才发现,这里真的很偏僻。

“梁杰,晚上注意点,虽然咱们有两个人,但我看那老头跟女人不一般。”叔叔从卧室里一边整理床铺一边说道。

我嗯了一声,来到表哥最后剩下来的笔记本电脑前,上面还有一些血迹没有被擦掉,他有狠多的文章出自这里,这台电脑见证了他一路的成长,无论再旧再破表哥始终不想丢掉它。

家里人之所以让叔叔来陪着我一是他身强体壮,二是他从事的工作与这些事情有关,这一天里我都坐在电脑桌前翻看着表哥的电脑。

记得他生前还常常跟我吐槽说,编辑就像幽灵,只要你在哪那么他的电话跟催稿声就会尾随而至,现在想想,眼角里不自觉的就会泛起泪水。

叔叔做好饭,我随便吃了两口便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到了下午五点多,天刚刚黑,外面开始不对起来。

生锈秋千摇动的吱嘎吱嘎声音,风挨个拍着住户的家门,仿佛真的有人在敲门一样,叔叔走过来说:“梁杰,我出去买点东西,你到房东老头家里呆一会,你自己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我应一声后,叔叔急匆匆的走了,屋子里更加得冷清,滴答滴答的钟表摇摆着时锤,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看到挂在不远处我表哥的遗像,心里再次传来一阵阵揪心的痛。

打开门时,正好看到那个老头的儿媳带着孩子出门,她礼貌的冲我点头笑笑以致敬意,正好,我打听一下表哥生前的事务,顺便还可以到房东家里坐一坐。

女人似乎知道我想干什么,门没有锁,只是虚掩上了,走到里面还比较正常,转了转也没什么,房东老头一直在跟我诉委屈,鼻涕一把泪一把,让人感到心烦意乱。

从他们口中得知,表哥跟他们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小伙子,我劝你一句,赶紧回去吧,你这种人已经来了不少了,最后都是令人叹息,死的死,伤的伤,已经对我们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

跟老头聊了一会,叔叔过来敲门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多,回到表格的房子里的时候我发现里面的血迹什么的已经全部消失,看起来应该是叔叔回来以后打扫的。

叔叔住客房,我住在表哥的房间,两个房间紧挨着,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那么两个人都会觉察到,叔叔煮了两碗面条,草草的吃了点,坐到沙发上继续反看表格的笔记本。

他的电脑里不仅有稿子,还有他的日记,我看到了很多有关于我的日记,在单亲家庭长大的我关系好的只有表哥。

从小陪着我一块疯,如今出了这种事情,我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叔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到了夜里十点多的时候,我发现网络有些卡顿,由于路由器在表哥的房间里,我决定回房间。

一只手捧着电脑,另一只手去握门把手,轻轻拧动。

“砰——砰——砰。”

外面的门被轻轻敲响,敲门声过后,一片死寂。

摆钟的声音让我有些害怕,慢慢的走到门前。

“谁?”我小心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

我从猫眼里看过去,外面没有人,只有地板砖。

打开门后,我朝着两旁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人,那门是谁敲的呢?

我一脸疑惑的关上门,挠了挠头,转身回到表哥房间前,不经意见瞥了眼客厅的墙上,好像少了点东西。

砰。

我关上门,低着头走了没几步,一阵恶寒袭来。

一把将门打开,门摔在墙上发出闷响。

客厅的墙上少了是,表哥的遗像!

原本死寂的客厅,此刻蒙上了一种恐怖的气氛,仿佛表哥的遗像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正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盯着我。

我倒退了几步,背靠在墙上,看了看表,这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刚刚还看表上的时间才十点多,此刻的表却显示已经夜里十二点了。

灯,闪了闪,眼前的景物从黑暗到明亮,再从明亮到黑暗,两条腿愈发沉重,我用力的跑向叔叔的房间,一下扑到门上。

门,开了。

叔叔躺在床上,我急忙摇醒他。

“怎么了梁杰,大半夜你闹什么呢?”

“叔叔!不好了,表哥的遗像不见了!”

叔叔站起来走到客厅里。

“哈哈哈,你是不是太紧张了,你表哥的遗像明明在上面挂着呢。”客厅里传来叔叔爽朗的笑声。

“啊?”我愣了愣,走到门前向客厅里望去,表哥的遗像正好好的挂在墙上。

叔叔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低着头,没有看他,门被叔叔再一次关上,我用力的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走到厨房里,打开水龙头,水流出来,我痛痛快快洗了个脸,顿时清爽了不少,表哥的房间里传来我的手机铃声。

我急忙跑到房间里接起了电话,但接下后对方没有声音,而且是一个陌生号码。

皱着眉头关掉,这年头恶作剧的人越来越多。

回到厨房的时候,灯,关了。

灯关了!

原本消失的恐惧此刻卷土重来,看了看旁边叔叔的房间,自我安慰着,应该是叔叔关上的吧。

不过我决定开灯看看。

打开灯后,所有的物品映入眼帘,没有任何的异动,是我太敏感了。

我走到门口摸到灯的开关。

一只冰凉的手覆上了我的手!我一愣,回头一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房东老头!

倒吸一口凉气,对方死死的抓住我的手,他笑了,一边笑着,他的眼睛嘴巴跟鼻中流出了暗红色的血。

“叔叔叔叔!救命啊!”

我大喊道,忽然那只手松开了我,我连跑带滚的跑到了叔叔的房间里,我跌倒在叔叔的床前,叔叔一跃而起。

“怎么了!梁杰你怎么了!”叔叔关心的问道。

我抱着头指着厨房里,“有人!有人!是那个老头!”

叔叔跑到厨房里,探寻一番后道:“哪有什么老头啊?”

不可能,老头是一定存在的,刚才他那冰凉的手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想杀了我。

“你是不是看错了?”叔叔问道。

“可、可能吧、”我站起来叹了口气,叔叔在厨房里。

“你肯定看错了。”叔叔的声音太大了,好像就在我的身边说道似得。

嗯?

不对啊,叔叔在厨房里应该从厨房里传出声音啊,可此刻,叔叔就像在我的旁边一样,我坐到床上,摸到床头灯的开关。

啪。

我看到了一切。

叔叔的头此刻正正方方的躺在床上,而身子却在厨房里走动,并且嘴巴还一张一合的冲着我笑。

“梁杰,我的头落在床上了,帮我拿过来吧。”

啊!!!!!!!!

第二天。

据警方报道,一叔侄自杀与北海街区三栋二零二号,称两人生前均有不正常行为,很可能为精神病患者,房主孟镜据审查,没有任何嫌疑,无罪释放。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