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四角游戏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今日我给大家说一个四角游戏的故事,四角游戏应该有不少人听过或者尝试的玩过,玩过的人有些啥也没见到,有些倒霉的家伙就遇见了怪事,倒霉的家伙说的就是本作我了。

我是一名惊悚类小说作家,为了提取像样的题材,我参加了这个四角见鬼游戏。

游戏规则很简单,就是找一间没人住的破房子,房子必须类似长方形,这个游戏需要三个人玩,三人分别站在三个角落,这样其中一个角落是空出位置的,游戏开始前默念三分钟“有缘人来相聚”,当时间到后三人中空位后方的人上前拍下一个人的臂膀,当你走到空位时就咳嗽一声代表你此时在空位然后接着向前走去拍他人。

“游戏规则你们记住了吗?”小莫眯着眼睛问道。

阿正点点头然后看着我道:“我们的大文豪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别走神啊。”

我尴尬的对阿正点点头,确实刚才我走神了,这游戏规则听了一半我就觉得自己是脑子抽风才来玩这种二次元的游戏,虽然听到一半就走神了,不过规则我还是听了个大概,写小说的应该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别人说话你分神时,潜意识会自然记下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这就好比上课时不听老师的讲课,可老师提问时自己却能回答个大概。

小莫确认我们都懂规则后,她自己就跑到了一个角落站定,阿正一脸兴奋的站在小莫后方,我也就只能站在阿正后面,也不知道小莫是在哪打听到这个阴森的废房的,这房子的客厅还真是大,一个客厅足有60平米不翻修还真是浪费。

在我打量房屋时3分钟已过,还是小莫的咳嗽声让我回神的,小莫的咳嗽声一落数秒我臂膀就被拍了一下,接着我走到阿正身后拍着他臂膀,阿正被拍后就接着往前走,到达空位后他咳嗽一声接着去拍小莫。

一圈又一圈,一轮又一轮,我特么的感觉自己就是个大S、B,我都不想玩了浪费我写小说的时间,不过看着那兴奋的两人,我也不好意思中途退出,小莫可是截拳道高手......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我感觉整个人都麻木了,拍臂膀、咳嗽、然后在拍臂膀,我感觉自己就像被输入指令的机器人就一直在完成一个循环动作。

突然我背部冒起了冷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听见咳嗽声了,我记得小莫说过只有走到空位才咳嗽,我才发现自己貌似走神之后就再也没走到过空位,难道说此时空位上站着4个人?不......不能说是四个人,而是三人一鬼。

我正准备扭头查看情况下,身后被人拍了一下我吓的浑身一个激灵,小莫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别乱看,别说话,快走。”

此时我是多么的想回头寻找着真相,奈何我胆量有限,此时我只想快点完成这个游戏,然后回家躲进被窝睡大觉。

当游戏再次进行一圈之后,小莫再次拍我臂膀时,我小声问道:“怎样才能结束?”说完不待小莫回答我继续向前走。

然后我们变成了轮一圈说一句话,基本的对话就是以下对话。

我:“怎样才能结束?”

小莫:“不知道,据说得玩到它开心。”

我:“怎样才叫开心?”

小莫:“咳嗽声!”

这我就明白了,只要再次出现咳嗽声那就代表那只鬼已经离开了,那么我们就可以随时结束游戏。

一想到等鬼走游戏才算结束,我心里就堵着慌张,鬼才知道它玩多久才算开心。

自从鬼出现后,我们的游戏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整个屋子除了我们三人的喘息声之外,其他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连虫鸣也不知道何时消失了。

真的这是一种精神上的煎熬,我真的很想斜着眼睛看着我的对角有啥,我感觉气氛是越来越压抑,我背后的衣服都被冷汗渗湿了。

忽然我意识到了什么,按照四方格的游戏,起初我们三人都会经过空格,那么说鬼就是在游戏中途加入的,它有可能会出现在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后面或是前面,此时我的前面是阿正后面是小莫,那就代表着那只鬼就在他们两人中间,也就是说鬼在拍小莫,道正能看见鬼的背影。

一开始我就觉阿正有点奇怪,我拍了他那么多次,问了他不少问题,可他却是一句话都没回答我,起初我以为他是被气氛吓到了,没想到他是真的见鬼被吓了。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有一个词语叫“下意识”,这个词的含义就是,你在不经意或者走神只见,出于自然反应会去做你内心想做的事。

我呢因为刚才分析游戏规则的缘故,所以就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对角处,当我看向对角处时,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快速的朝我飞来,前面已经说了游戏需求房间长方形,这个房间60平方,对角的距离就是最大的距离,60平米的距离它竟然只用了几秒就到达我跟前,此时它的脸与我的脸只有一拳头的距离。

“你为什么要看我!”这是它对我说的话,它话音未落我眼前一白光荣退场。(吓晕了)

我晕之前的画面永世不可忘却,它体型怎样我不知道,毕竟它的脸与我的脸太近,视线看不见它的身体,不过它那龟裂白的像蜡的脸,红的要出血的眼睛,我已经完完全全的记下了!

最主要的是,它在问我“你为什么要看我”时,它的头发整个都炸了起来,两只红红的眼睛瞪着凸出,感觉随时都会喷出来一样,脸上那间隙的裂痕就像蛋壳一样顿时掉下一块露出那红里透白的牙框。

我醒来时,我们三人已经进入了医院,当时有个好心人路过那间废弃的房子,他听见废房里传来了一声女孩的尖叫(小莫见鬼尖叫),他以为是有色狼夜袭少女,于是他就打电话报·警了,就这样我们三人被送到了医院。

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我们三人是乙醚中毒昏迷,警·方也在那房子的地下室发现了不少乙醚,那间大房子原先可能是造假货农药的地点。

听了这个解释,我们三人把遇见的情况说了,医生的解释很简单,乙醚吸入一定的量也会让人出现幻觉,我们当时一起玩那游戏,精神上已经幻想出会有一只鬼跟着我们玩,于是幻觉几乎一致,自我意识里都是遵循着游戏规则制造的幻觉。

听了这话我们释怀了,只要不是真的见到鬼就行,心情放松我就把当时见到的鬼描述给阿正与小莫听,他们听完我的描述后对视一眼,然后把他们见到的也描述了,阿正主攻美术艺术画画本领强,于是我们让他跟着记忆画下那只鬼。

当我与小莫看到画像时整个人懵B了,阿正见到的鬼与我们见到的一模一样。

游戏可以说是沿着规则幻想出来的,每个人心中的鬼肯定是不一样的,就算类似也会有些差别,这就耐人寻味,我们到底是真的见鬼了,还是一切都是幻觉......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