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庙里的诡异见闻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睡到半夜里,他被尖叫声惊起了,是住在隔壁厢房内的两个小女儿在尖叫。他顾不上穿鞋,光着脚跑出厢房,去两个小女儿住的厢房查看。妻子跟在他后面,突然也发出了一声尖叫。她惊见到了月光下的厢院中间,一个白纱裹体的女子脚不着地的悬着,长发披散着,在空中飘舞。她脸色发青,流淌着两道血泪,看着柳长顺和他的妻子二人。“你是谁?”他也害怕,但比起妻子要胆子大些。女鬼没有出声回答他。陆续的,其他厢房里住的奴仆随从们也打开房门冲了出来,女鬼化作一道白烟消失了。

柳长顺的两个女儿因为初到陌生的环境中过夜,兴奋的睡不着,坐在一张床上小声的说着话。和她们同住一间厢房的丫鬟没有坐轿子的福利,她是靠两条腿走路到达的今元寺,累的很,躺在另一张床上睡着了。突然,她感受到了身体在剧烈的摇晃,耳朵边还有尖锐的叫声,刺痛了她的耳膜。她睁开眼,就看见惊慌失措的两个小姐。“有鬼!”她们尖叫着。丫鬟没有看见鬼,只看见一扇窗户是开着的,外面的月光如雪,照进了房内。

柳长顺听完两个女儿的叙述后,命奴仆们在厢院内全部的厢房内,彻夜的焚着香,亮着烛光。厢院内安排了随从们轮流值守,直到天亮。柳长顺携带全家人启程回府,今元寺的住持亲自送他们出庙门,向他承诺说:“老衲这就去安排举办一场法事,将昨夜惊扰了诸位施主的女鬼超度,送她去往阴司接受转世轮回。”柳长顺一家乘坐轿子返程中,遇见了将去外地上任当县令的进士许未酬。他是去外地上任前带着全家老小来今元寺烧香,夜里留宿在寺内的厢院中,就在柳长顺一家昨夜留宿的厢院的隔壁。

半夜里,睡梦中的许未酬感觉到身体被一股力量剧烈的摇晃着,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呼唤他的名字:“醒醒,别睡了,快起来。”声音熟悉,好像是结婚多年的妻子罗氏。许未酬睁开眼,看见罗氏一脸惊慌的表情,在摇晃他的身体。罗氏向他解释,自己是被冷风一吹激醒了。她看见天黑了后就关上的窗户,现在敞开了一扇,正对着她躺着睡觉的床,旁边呼呼大睡的丈夫没有被冷风吹醒。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到了窗户边。外面月光如雪银白,她站在窗前,看挂在空中的明月,发了呆,一时间忘记了要关上窗户。一阵响声传入她的耳朵,把神游的思绪拽了回来。

她看见院子里出现了几个人影,统一的装束,光着头,是几个僧人。他们个个都手持着一柄铁锹,正在卖力气的掀开铺地的砖头,再挖开泥土,挖了一会儿后就挖到了埋在里面的东西。他们停止了挖土的动作,纷纷丢开手中的铁锹,弯腰伸手,从土坑里面合力的抬出了一个女人。

许未酬冲到了敞开着的窗边,看银白如雪的月光下,院子里的景物一目了然,没有一伙和尚从土里面挖出一个女人的景象。出了厢房,他到院子里查看铺在地面的砖头,也是平整的,没有刚刚被掀开过的痕迹。许未酬安慰妻子罗氏,她一定是做了噩梦,感觉梦见的一切都太真实,就当成是真的在现实中发生了一般。许未酬正欲回房间继续休息,突然听见了从隔壁厢院里传来的一阵响声。他放轻脚步走到了院墙边,侧耳细细的听。他分辨出,从隔壁厢院内传来的一阵响声,好像如妻子罗氏描述的,是数把铁锹掀开铺在地面上的砖头时的声响。

他立即叫醒了奴仆随从们,一群人冲到了隔壁的厢院。没有看见人影,挖坑的已经跑了。地面上留有一坑,来不及回填了土和铺回地砖。许未酬安排随从们看守在现场,待到天亮了后,他派奴仆请来了今元寺的住持。面对厢院地面上的新挖开的坑,住持一脸的平静,说:“今元寺历时五百年,寺外周围是大片的没有人烟的树林,常见到有狐狸出没。偶尔的,寺庙内的僧人们还会见到狐狸趁夜溜进寺内寻觅吃食。那坑肯定是狐狸刨开的。”许未酬没抓到挖坑的人,也没有物证,反驳不了住持,只能带着不甘心离开了今元寺,去外地上任当县令去了。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个月,知府带领一队配备武器的城防军,有百余人,在天刚亮时,骑马赶到了今元寺。抓住了寺庙内全部的僧人,包括住持。公告了被抓的住持还有一群僧人的罪状,列数了多条,押他们进了死牢,等皇帝勾决死刑的执行。

柳长顺是知府的丈人,从今元寺返回家中后,就将见鬼的经过告诉了知府。佛门清净地却有女鬼出现,定然是这今元寺已经不再是清净地了。许未酬是知府的外甥,从今元寺离开后,向知府道别时,也跟他描述了在今元寺内的见闻。那坑被住持硬说是狐狸给刨的,定是住持知情,甚至可能是参与的主谋。

为了抓住今元寺住持和一群僧众的定罪证据,知府派出了一个刚到衙门作吏员不满一年的年轻人。长相书生气,眉清目秀。他带着一包银子去今元寺见住持,要在今元寺带发修行三年,为了给亡母守孝。因为她生前信奉佛教,吃斋念善。吏员将一包沉甸甸的银子放在住持的手上,这是捐献给今元寺的香油钱。收了吏员的银子,住持留他住在一间厢房内,吃斋念佛,为他的亡母守孝三年。

一个月后,吏员就从一个被他灌醉了的口风不紧的僧人口中探听到,今元寺内只有僧人们才能进入的练功房,其实是个囚禁女人的地方。在寺庙内落单的相貌好看的年轻女子,就被僧人们在住持的指示下掠到练功房,囚禁起来。时间一长,被掠到练功房的一个女人,因为难产而死。住持担心移尸到寺庙外面,过程中会被留宿在寺庙内的香客们发现,就近的掩埋在了厢院中。

不料,屈死的女人怨气重。她没有去阴间报到,而是飘荡在人间,化出了鬼魂的形态。惊动了知府的岳父柳长顺,又惊动了知府的外甥许未酬,令他们都觉察出今元寺内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知府解救了练功房内被囚禁的女人们,让她们重见了天日,返回各自的家中。被僧人们转移到别处掩埋的女人,也由亲属认领了,入殓棺材,好好的安葬在坟地。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