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怒狐仙丢命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白胡村的田地很多,大片的土地种植着水稻和麦子。他向村子里的人家求购田地,要种粮食养活全家老小十口人。村子里许多的人家都不愿意出卖田地,愿意出卖田地的就开了很高的价格。他花的钱多,买到手的田地只有十几亩地,远不如在故地拥有过的田地多。十几亩地一年收成望天,若是丰收,才能全家老小吃个饱。若是见了天旱雨涝,全家老小就要紧巴的过日子了。他还向村子里的人家求购房屋,全家老小要有一处寄身之所。上有片瓦遮雨遮晒,周围有墙挡风挡贼,再有高墙围起来的院子,挡住村子外面森林里的野兽进村来袭。

同收购田地时候一样的情况,大部分的村人不愿意出卖房屋给外地迁徙来的梁豪许,只有少部分的人乐意出高价卖给他房屋。不买高价的房屋又不行,总不能全家老小搭建草棚子寄身。他就咬了牙,心里恨恨的,将剩下的钱给了出去。买到手的房屋不如在故地住过的大宅宽敞,只是间农家小院。进院门就只有三间低矮的房,其中一间还隔出来一半做厨房。全家老小十口人居住进新家,显出来了眼前居住的环境很拥挤。

他已经把变卖房宅田地得到的钱,全部花在了向白胡村的村民们购买田地和屋宅。手上没钱雇佣种地的农夫和帮佣的仆人,自己带领全家老小,出力干活。他为了扩大田地的面积,把目光投向了田地外的森林。伐木开垦,现出来的土地,就能够增加现有的农田的面积。获得更多的粮食,换了钱财,加盖现有的房屋,让全家老小住的宽敞舒适。他带领家人们白天砍伐,夜里继续加班砍伐,直忙到了一轮月亮高挂空中,才回家休息。天破晓,他们闻到鸡鸣声起床,继续砍伐。白胡村的村长前来阻止他,再向森林大片的伐进,是在冒犯森林里居住着的白狐大仙。

“这片森林是属于白狐大仙的。”村长告诉梁豪许,白胡村的起源是在宋朝。一名王姓的罪臣被流放至此,机缘巧合,他帮助了一只修炼多年的白狐躲过天神的雷劈电击,助它渡劫成功,获得修为的提升。白狐大仙报恩,为王姓的罪臣叼来了千年的人参,万年的灵芝。王姓的罪臣把这些珍贵的药材献给了皇帝,得到了朝廷的赦免,给他官复原职。但经历过官场的一劫后,他再不愿返回官场,想定居在流放之地。用皇帝赏赐的钱财建造了房屋,开垦了田地。他迁来了愿意跟他一起过田园生活的亲戚们,起村名白胡,同狐音。

梁豪许停止了砍伐森林,守着开垦之后增加了几亩面积的田地,望天收成。月圆之夜,他睡到半夜醒了。看月光银白如雪,洒在地面上。他有了一份闲情,独自出门慢步走。他出了村子,走到了自己的田地边。借助着月光明亮,远远的看见,一个人,一身白衣的装束,坐在伐木后留下的木桩上。他加快了脚步,走近了,看清楚了那个坐在木桩上的,是一只白狐狸。体型似人一般大,如人一样坐在木桩上。看见梁豪许走近了,并不惊慌,嗅嗅鼻子:“好香的酒。”

白狐狸说人话了,令梁豪许更吃惊。听村长介绍过村子的创建史,真是有修仙的白狐狸。他忙解下了挂在腰带上的小酒坛,放在地上:“请喝。”转身就跑,一口气逃回了家,蜷缩在床上打颤。盯着插上了门闩又顶住了桌椅板凳的屋门,直坚持到了第一声公鸡打鸣,才合上了灌了铅的眼皮。天大亮了后,睡醒的梁豪许立即带领着一家人前去田边。在半夜里遇见了白狐狸的地方,他看见了小酒坛,放在砍伐后留下的木桩上。小酒坛已经喝光了。梁豪许担心,自己砍伐森林的行为惹恼了白狐大仙,会遭到报复。他求教白胡村的村长,村长给他出了一个办法。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天准备一小坛酒,摆放在昨夜白狐大仙坐过的木桩上,供给白狐大仙。

他照着村长教授的方法做了,连续做了几天。一天早晨,他从木桩上取回被白狐大仙喝空了的小酒坛时,意外的发现,木桩上还放着一株人参,有大拇指粗。他亲自驾着马车赶到了最近的城镇,到药铺出售了。卖到手的钱足够全家老小吃穿用方面开销一年。他大喜,白狐大仙已经不怪罪他砍伐森林,还从森林里叼来人参送给他。后来,梁豪许在木桩这里搭建了遮挡雨水的棚子。除了供给白狐大仙酒,还供给它一盘鸡鸭鱼肉。白狐大仙隔些日子就叼来一株山参或者一株灵芝。直到梁豪许去世,白狐大仙叼来的人参和灵芝已经令他获益了不少的钱财,成了白胡村的富户之一。

梁豪许也感念白狐大仙的致富之恩,生前就在森林边缘遇见白狐大仙的地方,翻建了遮雨的棚子,盖起来了一座小庙。放置泥塑的狐狸像,绘上色彩。木桩上架了一片厚重的木板当供桌,每天摆一小坛酒,一盘鸡鸭鱼肉。梁豪许下葬后,子孙们坚持延续了供奉白狐大仙的行为,白狐大仙也继续着隔些日子叼来人参或者灵芝做回礼。

时间一晃百年过去,梁豪许的后代繁衍到了第六代。此时是康熙皇帝治世,没有战事纷争,经济复苏。除了在白胡村的田地屋宅,梁豪许的后代还在城镇里开张店铺做买卖。安定的环境,富裕的家境,养出来了一个败家子梁物十。他好吃懒做,还沾染了嫖赌的恶习。家里金山银山,也架不住败家子挥霍。全家开了场会,还健在的家长们聚集在一起,除了梁物十的母亲,都同意分家。

梁物十的母亲本来就病卧在床耗着如油灯的生命,分家的结果令她气的病情加重。三天后,睡在外屋的丫鬟一早起床进里屋伺候她,发现她天亮前就已经死了,皮肤冰凉。梁物十继承了家产,母亲的丧事都没出席,进城去花天酒地的挥霍刚到手的钱。一个月后,当梁物十回到白胡村时,是被赌场的打手们押着来的。把他住的屋子里几乎搬了空,抵了赌债。分了家的叔伯兄弟们陆续的搬离了白胡村,躲到距离白胡村很远的城镇居住,躲着梁物十远远的。他仍不痛改前非,把房契地契全部卖掉了,再次进城去挥霍。

三天后,他鼻青脸肿带着伤走回了村子,身无分文。他住进了供奉白狐大仙的小庙。自从最后一户靠谱的梁家后代搬走了,就没人再进小庙里酒肉供奉白狐大仙。梁物十在小庙的一个角落堆积了稻草垛,躺上去也松软,扒拉一堆稻草盖住全身代替被子,呼呼大睡。他一夜睡到天亮,在村子里蹭吃喝。有心善的人,以前又是梁家的佃户,就给了他吃喝,免他饿死。几天后,逢村长家娶亲,摆了流水的酒席,招待前来道贺的人。梁物十逮着这个机会,到流水席间蹭酒肉吃喝。还打包拿了许多酒肉,带回了栖身的小庙,随手放在狐狸泥塑前的供桌上。他躺上稻草垛,扒拉一堆稻草盖住全身,进入梦境。

他被一群人的说笑声给吵醒了。睁眼透过稻草的缝隙看,本来用砖头抵住合起来的庙门,此刻庙门是敞开着的。外面月光如雪银白,洒进来,照亮了供桌前的地面。有三只大体型的白狐,五只小体型白狐,围成一圈坐在地上。如人用一双前爪抱着他蹭回来的酒肉在吃喝,说笑声就是眼前这群白狐狸发出的。他按住心中的狂喜,忍耐着,躲在稻草垛上一动不动。他大气不敢出一口,只为等到最佳的时机。

五只小体型的白狐最先醉倒了,躺在地上。三只大体型的白狐也醉醺醺的,坐不稳。他等待的最佳时机到了。敏捷的从稻草垛上窜下来,一手一只,提起两只大体型的白狐狠劲的摔在地上。白狐脑袋碰到坚硬的地砖,裂了,血液喷溅出来。第三只白狐受到惊吓,酒醒了,叼起身边一只小体型的白狐,逃出了小庙,逃进了森林。剩下四只小体型的白狐想跑,无奈,酒醉的厉害,跑不过梁物十的速度,全被他提起来狠摔在地上摔死了。丢着死了的白狐狸在地上,他把庙门合起来再次用砖头抵住,躺上稻草垛继续睡觉。想等天亮睡醒了后去最近的集市上卖了白狐皮,换得一笔钱去赌场捞金。

天亮了,不见梁物十出现在村子里蹭吃喝,村民们没人在意。他昨天晚上在村长家的酒席间蹭走了许多的酒肉,此时肯定是正懒在他家世代供奉白狐大仙的小庙内,直到吃喝完了自然会出现在村子里来讨要吃喝的。又过了两天,一个村民顶着中午的太阳进森林砍柴,路过了梁物十栖身的小庙。他闻到臭味,还看见许多苍蝇飞舞着进出小庙。他特意的走到庙门口探头看,从庙内的地上延伸出来一串黑色的狐狸爪印,比较常见的狐狸爪印显出来两三倍的大。梁物十躺在庙内一角堆积的稻草垛上,爬满了苍蝇。脖子上一片模糊,血液已经凝固发黑。他被从森林里来复仇的老白狐咬开了颈动脉,一命呜呼了。老白狐离开小庙时,把被梁物十害死的狐子狐孙们驼在了背上,回森林里去了。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