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魂附体

  • A+
所属分类:医院鬼故事

心理学是近年来才兴起的学科,在此之前很多研究学者都不认同心理学,觉得它和玄学差不多。弗洛伊德的很多说法至今依旧被一些学者怀疑。叶小希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学的就是心理学专业,虽然也是名校毕业生,可专业对口的工作不好找,很多同学毕业之后考了公务员或是从事其他工作。

叶小希是班里为数不多的从事本专业的人,她现在在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工作,是一位权威心理医生的助手,医生姓张,在工作上给了叶小希很大的帮助。工作之前,她幻想的每天都会接触各类典型病患,解决病患。

可现实和梦想还是有差距的,工作中遇到的大多数病患都是抑郁症,有强迫症的白领和性别认同障碍。书上写的人格分裂、危险人格、躯体形式障碍等等都很少见。而且很多的心理疾病是不可治愈的,只能靠药物控制,叶小希很失落,她甚至怀疑过自己的工作。

不过叶小希还是坚持下来了,虽然她现在工作还很不成熟,但她想成为国内权威的心理医生。很多心理疾病在发生时,一些不懂得人总误以为是灵异事件,比如癔症患者,不过他们大多很少来看心理医生,很多都是先去看民间的大仙、先生。

叶小希当然是相信科学的,她对所谓的怪力乱神一贯是嗤之以鼻,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

叶小希所在的心理咨询中心在每年的五月到七月之间都是很忙的,接待的病患都以中考、高考的学生为主。他们咨询中心也常常组织心理老师到学校做公益讲座,也是为了提升公司的名声。

这一年,咨询中心和当地某重点高中合作,组织了一次考前心理辅导。因为是免费,来的都是在学校成绩靠前的,而且每人只限二十分钟。其实,这种简单的工作连叶小希都可以做,只是她的老师也为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创造好的口碑。

因为很多学生的心理问题都源于家长,所以咨询中心要求家长陪同,要先和家长聊过之后才对同学做心理辅导。

前几名同学都很顺利,在心理上没有太大的问题,最多就是压力有点大,张老师风趣的消解了学生的压力又嘱咐了家长,让备考的这段时间,家长言语上尽量避免刺激到孩子。

咨询进行的很愉快,气氛也挺轻松,直到最后一名男孩子。男孩儿是和母亲一起来的,他的母亲一看就是那种非常强势而且性格泼辣的女人,而男孩一直低着头唯唯诺诺的样子。

张老师先见的母亲,侧面了解到这是一个离异家庭,孩子跟着母亲,很少能见到父亲。这个母亲非常善谈,是那种说话一定要指天指地,肢体表情都非常丰富的人。女人的声音很尖锐,也很容易激动,说到高兴的时候哈哈大笑,生气的时候义愤填膺,脸都憋红了。

她一说起来就没完,连和前夫的那点旧事都告诉了张大夫,张大夫也很无奈,不过要是遇到的病人都这么爱说,那工作就简单多了。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是先和您儿子沟通一下吧!”张大夫看看表已经过了原定的时间,他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打断这位女士了。

那是一个孱弱的男孩子,据他母亲说,他学习很好,一直是年纪前十名,就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不过孩子从小懂事,从不惹麻烦,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张老师先是问了孩子几个问题,他的回答都是吞吞吐吐的,不过逻辑思维没任何问题。张老师也觉得这孩子没什么问题,不爱说也不是毛病,只是不善表达而已。

就在张老师想结束谈话的时候,那位妈妈怕儿子不会说,突然闯了进来,被叶小希礼貌的请了出去。母亲出去了之后也没说什么,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可屋里的孩子突然变了一副模样。

“孩子说不明白,还是我来说吧,张老师。”已经走到门口的男孩突然折回来,语气动作都像极了女人。

他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动作一气呵成,和他母亲刚才一模一样。张老师和叶小希对视了一下,决定不打断孩子。模仿行为在儿童中很常见,很多都是对父母的模仿,像男孩这么大的还真少见。

应该不可能是双重或多重人格,因为男孩子的表现明显就是在模仿他的母亲,而且惟妙惟肖,语气,动作,手势如出一辙。如果不是恶作剧,那男孩子的心理还真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张老师和叶小希感觉越来越不对,动作可以模样,语气也可以模样,可是他说话的声音和他母亲也是一模一样,中年女人特有的尖锐嗓音,一个年轻的男孩根本不可能发出。

如果嗓音算是自我催眠的结果,可男孩说出的话让张老师和叶小希避寒而立。男孩的谈话内容是接着母亲出去前继续的,张老师问了男孩很多刚才他们说的话题,男孩的回答就好像他刚才在房间一样,而且理论和思维和他母亲的也是一模一样。

张老师在和他母亲谈话的时候,男孩一直都在外面,咨询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就算想偷听都听不到。

叶小希慌了,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她都没问张医生,直接出去找了男孩的母亲。男孩的母亲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她睡得很沉,叶小希推了她很久,她才清醒。

就在男孩母亲醒来的时候,男孩又突然恢复到原来沉默内敛的模样,对于刚才的言行,男孩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而男孩的母亲进来的第一句就是笑着和张老师说:“刚才和您谈的挺好的,不知道怎么突然睡着了。”

也就是说,刚才和张老师谈话的虽然是男孩的身体,灵魂却是那位母亲的。张医生和叶小希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可事实让人不能不信。

后来这件事被张医生和很多同行探讨过,都没得出满意的答案。叶小希在网上查到还活着的人出体后的魂魄叫生魂,也许是那位母亲太担心自己的儿子,所以生魂离体,附身到那孩子身上。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