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的鬼老板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三人在当时一个地点挺不错的大厦租了间办公室,因为只有余光一个人是外地的,其他两人都是本地的,他晚上就住在那里。

白天是办公室,晚上拉出一张行军床就是卧室,那时年轻也不觉得苦。

租房子那天三人和阿辉的女朋友小美都到场,小美是砍价高手,最后的租金让三人觉得这房子和白给的一样。

“房子这么便宜,不会有问题吧?”向来胆小的阿宁说?

“你不要瞎说呀,晚上余光还要住呢。”小美说。

阿辉坏笑着推推余光,“没准还能遇到个聂小倩。”

几人说说笑笑就忘了这件事,资金有限,办公区只简单的装修。三人即是老板又是业务,小美负责做饭和行政工作。

白天几人很少有同时在办公室的时候,只有晚上能回来开个碰头会。

小美一个人在办公区带着也很无聊,想着到别的楼层转转,看看人家公司都是怎么运行的。

要说这这大厦还真是不错。里面的公司非常多,还有美容院,理发店。别的楼层都是满满的,唯独他们这层特冷清。

余光他们公司是在电梯的右手边最里面一间,还有一间美甲店和一间商贸公司,左边都是空着的。

小美挺好奇的,想去看看究竟。左面原来是一间公司,门口的牌子是某某商贸公司,挂了一把大锁。里面是一个个格子间,阴森森的,挺吓人。

小美刚要走,格子间里突然闪过一道黑影,只是一闪而逝,小美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她定睛细看,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

小美背脊一凉,加快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小美下午去做美甲和美甲店的小女孩聊到那间公司。

“哎呀,你胆子可真大!那边闹鬼的,我们都不敢在这层上厕所。”

小美好奇心重,继续追问。女孩又说,“我来的时间也不长,听以前的前辈说,这层不干净,邪的很。我倒是没看见过,不过晚上可不敢单独留在这。”

美甲店的几个女孩子在晚上下班的时候,确实都是一起离开,从没见过他们单独离开。

小美和阿辉商量要不要告诉余光。阿辉这人心大又不信邪,觉得小美是小题大做。小美听阿辉这样讲,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一天晚上,余光送走了众人,发现没烟了,他烟瘾又极重。十二楼有一家超市,这个时间还没关。

余光套了一件衣服就出了门。白天还好,晚上的走廊空荡荡的,整个楼层只有他一个人,想着也挺慎人的。

余光没带手机,好在逃生通道的灯是亮的,只是绿幽幽的,更加森冷。

余光买完烟等电梯,想不到这个时间还有人,电梯里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低着头站着。他的头压的很低,看不清五官模样。

余光伸手按楼层,发现所有的灯都是暗的。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从进电梯就没有按楼层,一直等到余光叫电梯,才跟着上来。

余光害怕了,他害怕的不是鬼,是坏人。有心出电梯可自己一个大男人不能太怂。余光不敢背对着黑衣男人,他靠着电梯壁,斜眼观察着男人。

男人一动不动,对于余光的进入无动于衷,好像没有察觉。没一会儿电梯就到了余光的楼层,他出来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男人依旧低着头,好在没有跟着他出来。

余光松了一口气,他刚想往自己走廊右边拐,眼角的余光瞟到左面的公司,发现一个黑影正在往前走。

余光心想该不会是贼吧,他不想多管闲事,而且那地方也没什么可偷的。可目光还是忍不住看向那边。

是一个黑衣服的男人,慢慢的向里面走,他走的很慢,腿脚有些僵硬。余光忽然意识到这个男人的身高和穿着和电梯里的人一模一样。可那个人明明没有出电梯。

走到那间公司门前,男人突然不见了,不是进了门,是在门前一闪就没了。

余光知道自己遇到不干净的东西,第二天把遭遇和其他三人说了。最害怕的是小美,“你看我和你说什么了。”她指着阿辉说,“要不然我们搬走吧。”

房子是租了一年的,本来就没钱,要是搬走,难道上大街上办公。反正不是他们这一间,白天也闹不出什么,只可怜余光晚上还要在这住。

阿宁让余光去他家住,可余光知道对方家里也没地方,只要自己不出去就没事了。

一天下午,余光一个人在办公室整理意向客户资料。忽然听见有敲门声,他以为是其他人来了,看也没看就去开门。

外面空无一人,余光能听见旁边美甲店的音乐,两个女孩刚好现在门前闲聊,看他探出头礼貌的打招呼。

“刚才有人过来敲门吗?”余光问。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都摇头,“没有呀,我俩一直现在这,没看见有人过去敲门。”

余光挠挠头说,“可能是我自己听错了。”

余光回到办公桌前接着整理资料,不知怎么,突然特别的困,眼睛都睁不开了,迷迷糊糊之间,他看见一个黑衣男人站在门旁。

余光想动也不能动,说话也张不开嘴,黑衣男人就是那天电梯里看见的,他一步步走向余光。

但他并没有伤害余光,而是拿起桌上的座机电话,翻动着余光刚刚整理的资料开始打电话。余光听不清他的话,慢慢的没了意识。

余光是被阿宁的开门声惊醒的。阿宁提着一大包吃的招呼余光过来吃东西。

电话听筒搭在余光的胳膊上,可他刚刚并没有打电话,难道是那个黑衣男人?

余光后怕,捡起掉在地上的客户资料。余光无心饮食,和阿宁说了刚才的事。阿宁说他是太累了,做的梦,余光坚持刚才确实看见了。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电话响了。余光去接电话。

“余老板呢,我明天下午去签合同,你看你们有时间吗?”对方说。

余光一头雾水。对方姓张,是一个久攻不下的客户,就是余光刚刚整理的潜在客户资料里的第一个人。

对方说刚刚接到余光的电话,觉得他们的项目还不错,和妻子合计了一下,决定签约。

那一下午,余光又接到了五个这样的电话。一边的阿宁看的目瞪口呆,他们一个月下来也没接过六单,直对余光竖大拇指。

晚上,四人一起吃饭,余光坚信电话是黑衣男人打的。其他人也觉得余光不可能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拿下六个客户。

第二天,小美去美甲店打听消息。对面的写字间原来是一个浙江老板来的,那老板平时总穿一身黑衣服,人不错,又有能力。

原本他的生意挺好的,后来被一个亲戚坑了,那人气不过再办公区自杀了。后来半夜总有人看见他在这层游荡,所以这里的租金特别便宜。

据张老板说那天下午给他打电话的人确实有江浙一带的口音。

后来,几个人在那家公司门前给那个苦命的老板烧了纸钱感谢他的帮忙。从那之后,他们公司渐渐有了起色,不过余光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黑衣人。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