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是鬼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张小华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处了七八年,为了和女孩上一个大学,张小华高分低报志愿,把班主任和家长都气的够呛。结果毕业之后,女孩去了国外留学,就看不上张小华提了分手。

张小华不是死心眼的人,心想着娶妻娶贤惠,找女朋友不图才不图貌,能过日子就行。第二任女朋友就是找这个标准找的,处了两年开始谈婚论嫁,又出了问题。

女朋友是好女孩,奈何家里人不善,开口就要三十万彩礼,说给他们儿子讨老婆。张小华心想自己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女朋友又软弱,全听父母的。最后,张小华一咬牙,分手!

从那之后,张小华也是彻底想开了,一心为为工作,不想儿女情长,结果这几年事业飞速提升,成了金领一族。

张小华是想开了,可他爸妈还想抱孙子呢!给张小华介绍女朋友的人也多,可有前车之鉴,他也不敢轻易决定。

在众多介绍的女孩子里,倒是有一个张小华挺钟意的,就是工作不太好。他女孩叫方娟是火葬场的会计,虽不参与火化工作,可一般家庭也都挺忌讳的。

张小华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孩,当时就表态自己不介意。张家父母一想,火葬场是民政部门,以后再托人调工作也不是不行。

方娟这女孩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吃饭,两人每次约会,她都是象征性的吃一点点,据说是减肥,搞的张小刚都没心思吃了。

两人交往了能有一个多月,这一天中午两人一起吃了午饭,方娟走后,张小华发现她的手机忘带了。

虽然挺不愿意去那地方的,可给女朋友送过去,也能在她心里加分。

张小华的单位本来就在郊区,开车到火葬场也不过十多分钟的距离,他也不知道方娟单位的电话,心想那地方的工作人员应该也没几个,过去一打听就能知道。

火葬场的下午是不工作的,张小华到的时候,门卫室里没有人,估计是去卫生间了。

张小刚把车停在外面,自己左顾右看的走了进入,这地方还真不大,一排平房后面有个二层小楼,估计就是办公区。

张小华刚经过平房,里面探出个头,“你找谁呀?”

吓了张小华一跳,心想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对方是个年轻男人,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长的还行,就是脸挺白的。

小白脸自称是过化工,叫张硕,问张小华找谁。

“我找方娟。”张小华一脸堆笑,想给方娟同事留个好印象。

张硕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小华,“你是她什么人?她死了你不知道吗?”

张小华挺生气的,一个单位呆着,关系再不好也不能说人死了呀!

“我是方娟的男朋友!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咒人死干嘛?”

张硕从平房里出来,上下打量着张小华,“你究竟谁呀?真不知道还是捣乱来的?”

看张小华一头雾水,张硕接着说,“半年前,方娟在上班的路上发生车祸,当场就死了。骨灰就寄存在我们这,不信我带你去看。”

张小华是真不信,一个刚见过面的大活人在别人嘴里成了死鬼了,搁谁也不信。

张硕领着张小华去了骨灰寄存处,指着第三排最后一个让张小华看,“看看,那不还有她的照片和名吗?”

张小华如同在冬天被人从头浇了一桶凉水,这也太匪夷所思了,黑白照片上一脸严肃的女人就是方娟。

张硕看出了张小华的心思,叹了口气说,“我在这工作了五年,怪事听过也见过。哥们儿,和你说句心里话,遇到这种事能躲多远躲多远,别把命丢了。”

离开火葬场时,腿都软了,他不敢相信,可冷静下来一想,方娟确实有很多疑点。比如方娟从不吃东西,没见她联系过自己以外的别人,晚上她从不让自己送她回家,等等。

张小华回到家里给自己的大姑打了个电话,当初就是她给介绍的。

“我是在相亲会上遇到的这姑娘,她家里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大姑说。

方娟打开电话,可张小华根本不敢接,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发呆。

铃声停止之后,信息提示音又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张小华心烦的很,早早就睡下了。睡到半夜,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刚要开门,犹豫了一下,看向门镜。

方娟低着头,长长的头发披散在两边,昏暗的灯光下,脸色特别的白。她忽然抬起头,一双眼睛隔着门镜和张小华目光相碰。

张小华猛然后退了两步,门外传来了方娟幽幽的声音,“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

张小华想假装不在家,可对方仿佛知道他的想法一样,说道,“我看见你了,快给我开门!”

说完这话,门外方娟的脸瞬间变的支离破碎,像一块摔碎的饼干,她的嘴里不断涌出鲜血,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张小华惊叫一声,原来他还在床上,刚刚只是一个噩梦。可起床的时候发现鞋在大门旁,可自己明明记得睡觉前鞋子放在床边的呀!

这样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张小华主动约方娟见面,地点当然是在人多的地方。

张小华和方娟直接摊牌了,问她是怎么回事。方娟听完吓了一跳。

“你说的那个张硕早上个月心脏病死的,他以前是追过我,可我没干。”

难道自己真的遇见鬼了,还是一个情敌鬼。张小华真的分不清究竟谁说的才是实话。

他又一次来到火葬场想一探究竟。这次是门卫孙大爷接待的他。

“方娟和张硕?”孙大爷叹了口气说,“那两个人呀以前是情侣,可女的嫌弃男的工作不好要分手,男的一怒之下把女的杀了,自己也自杀了,真是造孽!”

张小华回到家里,他给方娟打电话提出了分手,他真的受不了了,虽然不是迷信的人,可谁能天天受得了这样的惊吓。

挂了电话,张小华无聊的翻动着桌上的报纸,报纸还是上个月的,他一直也没时间看。

一则消息引起了张小华的主意,市火葬场发生火灾,一名会计,一名火化工,一名门卫当场死亡。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敲门声。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