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墙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在公司的三年时间里,除了休年假外,小武总是第一个到公司的,而且这家伙身体健康得很,我从没见他请过一天病假。相比之下,我就懒散多了,每天差不多一直是最晚打卡的那个。所以今天这小子居然来得比我还迟,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大事,不过也算是打破了一个惯例吧。

就在离规定的上班时间还差几分钟时,小武终于出现了,一眼望去,他完全就是一副睡过头然后匆忙出门的模样,蓬乱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打理,眼睛也没什么神采,还带着点虚弱的样子,更有甚者,他的衣领都没整好,一边翘在外,一边却塞进了衣服里,看起来很是狼狈。

这种情形下,身为小武万年损友的我肯定是不能无动于衷的,正当我打算过去调侃他几句时,经理走了过来,他显然也注意到了小武这幅邋遢样,直接训了他几句,无非就是身为社会人要注重仪表,精神面貌要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巴拉巴拉,等他说完,上班时间也到了,我们公司对上班时的要求很严,于是大家都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午休时,我走到小武身边,坐在他办公桌上,玩笑似地问道:“武爷,今天怎么这么晚?可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老实交待,是不是昨天晚上跟哪个妹子大战三百回合了?”

经过了一个上午,小武看起来状态好多了,不过仍有些疲惫地回答道:“要真是妹子倒好了,别提了,昨晚我做噩梦了。”

一听到这个,我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什么噩梦?”

小武迟疑了一下,然后答道:“我梦到自己身处在一片无限空旷广阔的天地里,四周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只有在我左右两边几百米的地方,有两堵墙,这墙很高,耸入天际,很大,向两边不知道延伸到哪里,不管我怎么跑,都跑不到尽头,而旁边的那两堵墙,也没有尽头。”

“然后呢?”

“没了,就是我不停地跑,却总也看不到那墙的尽头。”

我直愣愣地看着小武:“就这??这就是你的噩梦??不就是你跑来跑去吗?这么屁大点事也算得上是噩梦还让你差点迟到?我说武爷,你可别忽悠我,要编你起码也编个像点的啊。”

小武尴尬地笑了笑:“没骗你,我真的做了这个梦,唉,现在想想好像的确是没什么可怕的,可当时在梦里时,不知怎么就觉得特别恐怖。”

我依旧觉得小武是在扯淡,不过这也是别人的事,他不想说实话,我也没必要追着继续问,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懂得适可而止才是聪明人的做法,所以我只是调侃了几句后,很快就扯到别的话题上去了。

没想到,到了第二天,小武又来晚了,这次干脆就直接迟到了,而且那模样比昨天还要不堪,脸色苍白,好像生病了一样。

经理气得不行,直接把小武叫进了办公室,劈头盖脸好训一通,等他从办公室里出来时,我觉得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武爷,你这两天搞毛啊,没事吧?”

小武看到我,仿佛突然看到救星一般,一把抓住我的手,神情激动地说道:“冯旭鸣,是墙!墙会动!”

“墙?什么墙?”

“我梦里的墙!”小武的脸上现出一抹惊恐:“昨天晚上,我又梦到那个地方了,一样的广阔无际,我的两边,一样是那两堵高墙,唯一不一样的是,我发现,那墙离我比前天梦到的要近!”

我听了之后感到有些啼笑皆非,认识小武这么久,都没发现原来他是个这么大惊小怪的人。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略带戏谑地说道:“你是认真的?你没睡好就是因为你发现你梦里的墙离你更近了?”

“你不明白吗?墙在动,它们在向我靠近啊!”小武比划着手脚向我嚷到。

“那又怎样?不就是墙壁向你靠近吗?大不了就是你被墙壁轧死呗,那又如何?不过是一个梦罢了。”我语带不屑地说道:“想老子从小到大,噩梦也做过不少,不是跳崖跳楼,就是被人枪击刀捅,在梦里死的次数多了去了,结果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可我总觉得这次有些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有屁个不一样。”我对这话题渐渐有些腻味,同时也厌倦的小武的胆小,于是不太高兴地略带恐吓道:“武爷,你可想清楚,你做的这破梦再可怕,也不会让你少块肉,可你因为这个迟到,那被扣的钱可是实实在在的!”

估计是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小武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回自己位子上去了。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结果接下来三天,小武这家伙居然干脆不来上班了,似乎还没有请假,气得经理直骂娘,说小武这是旷工非要开除他不可。我也不知道这小子出了什么幺蛾子,打了他几次电话,他倒是有接,可每次他都只是敷衍了几句就迅速挂断。本来我想直接去找他,可一来我不知道他的住址,二来听他那敷衍的口气,仿佛有什么苦衷,说不定他也不希望我去,于是只能就此作罢。

等到了周六,小武忽然给我传了一条微信,上面写着:“帮帮我,我快死了!”后面跟着一串地址。

看到这消息我吓了一跳,本能地想要报警,可一想到前几天一个噩梦就把他吓成那德性,鬼才知道这次是什么情况,万一其实又不是大事,我可不就惨了吗?所以想了一下后,我决定先去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做打算。

按照小武给的地址,我来到了一幢居民楼里,刚走到小武家门口,隔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震耳欲聋、歇斯底里的嘈杂声,听着很像那些什么重金属摇滚一类的玩意儿。

由于小武家没装门铃,我就上前敲门,才敲了两下,却发现原来房门是虚掩着的,于是我一面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面说道:“武爷,我来了。”

我已尽力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却还是没人理我,于是我小心翼翼地仿若做贼一般循着那刺耳的音乐声前进,终于来到了一间卧室前,我朝卧室里一看,顿时惊呆了——

这是一副怎样的景象啊!只见卧室的地板上凌乱地放着几个泡面桶,里面还剩着的汤汤水水散发出刺鼻的气味,盘桓在这个不太大的房间里经久不散,泡面桶旁边还有好几个透明的包装袋,里面满是面包和蛋糕的碎屑,旁边还有一地的烟头,除开这些以外,更有许许多多饮料瓶跟饮料罐散落在地上,仔细一瞧,还都是咖啡型的。

相比之下,床上显得干净多了,一个人正盘腿坐在床上,兜头裹着杯子在瑟瑟发抖,尽管他面颊瘦削神情憔悴,深陷下去的眼睛周围满是重重的黑眼圈,但我还是一眼认出来,这人是小武。

眼见平日开朗活泼的小武居然变成了现在这幅德性,我意识到肯定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了,连忙上前问道:“小武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小武抬起头,用迟钝的眼光看着我,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不能睡觉,冯旭鸣,我不能睡觉,我一睡觉,那两堵墙就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就会向我靠近。”

我一听,顿时感到很无语,原先以为小武只是有些大惊小怪而已,没想到情况居然严重到这地步,都已经影响他的生活了,不过现在我也没什么好主意,只能安慰他道:“你想太多了,那只是个梦而已。”

不曾想我刚说完,小武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一面使劲摇晃我,一面吼叫道:“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噩梦!不,这根本就不是梦!普通人怎么可能会一连几天都做同一个梦?你根本无法体会到我在那个场景里的感受、那种彷徨、那种无助、那种恐惧!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