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路遇鬼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张海涛的老婆工资不高,每月扣完保险,到手两千块左右,还没拿热乎,就都得交给银行还贷款。

生活费,孩子的学费,都是靠张海涛货车的四个轮子。好在张海涛年轻,身体又壮,日子虽然过的紧巴巴的,但也还说得过去。

跑车这个活儿是真辛苦,尤其是跑长途,风餐露宿不说,最严重的就是缺觉,要是两个人换班还好说,一个人的时候为了赶时间,开夜车,疲惫驾驶,很容易发生事故。

张海涛却是偏偏喜欢跑长途,没别的原因,就是为了钱。很多年龄大的司机都不愿意跑长途,在市内接点活,赚点钱糊口。

可张海涛压力大呀,两个孩子一个初中一个高中,将来上大学的钱还没有着落,都得靠他。

这些年,张海涛大江南北的也都跑过,东三省,海南,新疆,几乎跑遍了整个中国。

要说危险,也遇到过几次,好在他这个人精明的很,每次都能解决。

有一次,张海涛开车到一个民风彪悍的地方,被当地老百姓给劫了,要过路费,一个村的人几乎都出来了,扶老携幼,说啥都不让张海涛过。

他以前也听说过,很多偏远山区的村子都是靠打劫过路司机赚钱。

最后张海涛这人也真是精明,要是按他们要的给,那自己这一路就算白干,不给肯定是走不了的。最后连骗再哄,给了三百块钱。

过了几个月,张海涛听别的司机说,一个新入行不久的愣头青再那地方被劫了,气不过,就是不给钱,被打成重伤。从那之后张海涛就不跑那条路线了,给多少钱也不跑。

这次,张海涛接了一个不错的活,给的钱多不说,沿途经过的省市都很富裕,路修的也好,搞不好还能在路上再接个活。

一路都很顺利,张海涛车技不错,开的也快,他这个人虽然是胆大心细,但很少开夜车,所以一直都很稳。

那一天,天气不错,头一天晚上,张海涛遇到了一个熟人,还请他吃了顿饭,当然,他是没有喝酒的。

所以张海涛一路心情都很不错,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张海涛到了a市,这个市在那个省算是条件很差的,地形原因,乡村很多。

按照张海涛的计划,他晚上八点前能到b市,到时候再找地方睡觉,整顿一夜,明天早上再出发。

这条公路张海涛还是很熟悉的,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家面馆,价钱便宜,味道好,跑长途的司机都爱去那里。因为迷要是错过了那,再往前开两个小时都没饭店,之后的饭店价钱都不便宜。

张海涛到了饭店,要了一大碗面,一小碟咸菜。虽说穷家富路,可他是出来干活的,不是旅游的,吃的都很简单。

自从进了饭店,张海涛总觉得不舒服,室内温度很低,可现在是六月份,窗外阳光正好,窗户也没有遮挡,在看周围的人有人穿着短袖衣服,喝着啤酒,看着人家挺热的。

这家店的生意很好,吃客都是像张海涛一样的货车司机,店里的桌子也不多,已经没有空桌了。

门口的一张破旧桌子前只坐了一个小青年,穿着很好,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不像是货车司机。

张海涛见他那里有空桌就坐了过去,直到张海涛的面端上来,小年轻的饭菜也没上。

他也不着急,看着张海涛大快朵颐,张海涛想人家吃的肯定比自己好,慢一点也正常。

“师傅,您这是要去哪里呀?”小年轻先搭讪。

张海涛也是善谈的人,看小年轻也不是坏人,自己一路也没说过几句话,就和他攀谈起来。

小年轻从包里翻出一盒烟,上面全是外国字,肯定便宜不见,小年轻给张海涛一颗,自己也点了一颗,可怎么也点不着,还是张海涛帮他点的。

小年轻讪讪一笑告诉张海涛,他要走的那条路已经被封了,原因是泥石流塌陷,自己是从一天小路过来的,店里的人也都是要走那条路被困住的。

张海涛一听就皱了眉,自己来之前是有计划的,回去之后还要跑另一趟活,不能在这边耽误时间。

张海涛向小年轻打听了他说那条小路怎么走,有没有危险。小年轻一直门口的一辆宝马车,“路挺好走的,我这车都没问题。”

张海涛一看他的车还挺干净的,车牌号是某数字的连号,果然是有钱人。和小年轻道谢后,张海涛又开始了旅程。

张海涛很快就找到了那天小路,果然和男青年说的一样,道路很宽广,可奇怪的是路上没人。

开了能有半个多小时,张海涛的车突然陷入了一个土坑里,张海涛这个气呀,刚才也没看见这里有个坑呀。

自己试了半天也没能出来,他看了看四周,好在路边有个村子,眼看天色渐暗,他只想去村子里叫人帮忙,早点离开这里。

张海涛一踏进村子,就感觉不对劲,要说现在农村也很发达,不至于不通电。可村子里静悄悄的,而且没有一点光亮,连农村最常见的鸡鸭和狗都看不见。

张海涛刚想往回走,就看见一户人家亮着灯,他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走近一看,那房子要多破有多破,根本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张海涛敲了敲门,门直接开了,里面空荡荡的,一股霉菌的味道,他喊了一声也不见有人回答。

张海涛刚要转身走,就听见旁边的小门里有动静,张海涛推开那个门,正对上一个穿着破旧的老人。

张海涛刚要解释,老人愤怒的看着张海涛,大声呵斥,虽然听不懂,但估计也不是好话。

张海涛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出门后,天已全黑了,村子静悄悄的,根本没有有人的迹象。

张海涛逃回自己的车上,拼了命的发动汽车,这一次竟然从坑里出来了。

张海涛又回到了小面馆,小面馆里已经没多少人了,张海涛和服务员搭讪问前面的路怎么样了。

服务员说那边已经通车了,这给张海涛后悔的,浪费时间不说,主要是吓人。

服务员说张海涛可能是误入荒村了,这边有很多废弃的村子,但听张海涛说见到人了,服务员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面馆里又进来了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

张海涛听他们谈话是从那边塌方的路过来的,就过去打听塌方怎么这么快就通车了。

对方被他问的一愣,说道,“谁说的塌方,是交通事故,一个开宝马的男的酒后驾驶,车都变形了。”

张海涛一听宝马大吃一惊,忙问了是不是一个个子挺高,大眼睛,皮肤很白的男人。

对方看他的神情,以为是认识的,就把自己知道的全告诉了张海涛,那车的车牌号挺好记的,是某数字的连号。具体样貌不知道,不过确实是个年轻人。

张海涛一听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在开夜车,求了老板让他住了一夜,到了b市之后,找了当地最大的寺庙烧了香才敢上路。

作者寄语:原作者:vanessa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