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吟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孟欣慈又醒了,梦里还是那句话。她看看周围,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摸摸床头,还是那样的床头柜。她松了一口气,这里显然还是博物馆的值班室,她刚刚大学毕业,学的是最冷门的博物专业,找到了一份本地博物馆的工作,也算是专业对口了。博物馆没几个人来,毕竟不是什么大博物馆,馆里也没有几个工作人员,新来的年轻人理所当然的担任起了守馆的工作了。没有人在乎她是一个柔弱的女生,在这样的职场里,没有太多性别的区别。

今天又是她在博物馆值班,只要她在博物馆睡觉,就一定会做一个梦,而且会梦到一个人。那个人身上的铠甲已经沾满了血,手里拿着一把滴着血的剑,他在咽气之前,说了那句话——除非白骨黄土,守你百岁无忧。孟欣慈也听说过,在博物馆里有许许多多的传说,也有人来了之后就有了心理作用,把那些出土文物和自己联系在了一起,最后弄得疯掉了。孟欣慈揉揉自己的脑袋,想着还是出去走一圈好了,放松一下。孟欣慈打开门,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博物馆的二楼。最近市里出土了一件非常宝贵的文物,就陈放在二楼,没有开始展示,连孟欣慈也没有获得碰文物的允许。可是此时此刻,她就像着了魔一样,直直的向那间房间走过去。

门,被推开了。

那是一件铠甲,孟欣慈听博物馆里的老师说过,年代大概可以追溯到五代十国。孟欣慈没有想到,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铠甲里还有一具白骨!还有一把已经生锈的剑,摆放在铠甲的旁边。孟欣慈就像受了引诱一样,伸出手去拿那一把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了,好像前面有一个漩涡,把她吸了进去。

这是什么地方?孟欣慈不知道。这里好像是茫茫的沙漠,让人觉得宽广,不过此时的她口干舌燥,头顶额的太阳热辣辣的。她没有办法,就要晕倒了,这时候她听到了哒哒的马蹄声,她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回头看……那个人骑着黑色的高头大马,穿着一身铠甲,腰间的剑闪闪发亮。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孟欣慈竟然觉得安心了,她晕倒之前,听到了那个人大声的喊着:“云儿。”

云儿?大概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吧?孟欣慈这么想,又做了一个梦。等到梦醒了,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古香古色的房间里,床旁边就放着铠甲和剑,那个人穿上了普通的长袍,看到她醒过来了,放下了手中的书,温柔的把她扶起来,问:“云儿,你醒来了?”孟欣慈愣了一下,觉得脑袋特别的疼,于是她不敢确定的问:“我是云儿?”

男人也愣住了,他没想到会这样,于是说:“你忘了吗?你是我的义妹,从小就在将军府长大,这里是珞珈国的将军府啊,我是林慕君,你是刘若云。”孟欣慈总算清楚了这一切,在这里她的名字叫“刘若云”,她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眼神里依旧充满了迷茫。林慕君看到她这个样子,不忍心让她再回忆了,把她搂紧了,贴近自己的胸膛,心疼的抚摸她的头发。

孟欣慈立刻明白了,自己看来不仅仅是林慕君的义妹,大概还是他的恋人。在他们的时代,这样的关系成为夫妻,大概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林慕君大概感觉到了,她并没有抱住自己,于是松开了她,说:“你放心,我很快就会跟圣上说清楚,我林慕君这辈子,只娶刘若云一个人。”孟欣慈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问清楚,林慕君就走了。后来,在伺候她的丫头嘴里,孟欣慈听说了大概的事情。原来,刘家也是将门世家,但是在她还小的时候,刘家就被圣上处罚了,只有刘若云年纪小,被林家求情救下了。于是,她就成为了林家的义女,虽然一直没有改名换姓,朝廷挨着林家的功劳,也毫无办法。不过要林慕君要娶刘若云,这也许就要惹怒龙颜了。

果然,林慕君回来的时候,生气的打开了门,丫鬟小厮看到他这样,心里都明白发生了什么。林慕君不是第一次和圣上提要娶刘若云了,每一次回来都是这样。不过这一次好像更加严重,他连刘若云都没有理会,直到晚上了,他才到刘若云的房间,说:“云儿,你再等等我,我需要帮圣上做一件事,回来就能够娶你了。”孟欣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不敢问,只知道他满脸严肃,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没想到,这件事情就是孤军应战西凉,对方的兵力和武器都比珞珈强,这一去凶多吉少。孟欣慈去送他,离开前叫住了林慕君,说:“慕君,定要平安归来。”林慕君点头,离开了。

孟欣慈回过神,她觉得刚才的话不是自己说出来的。她感觉自己心里好像有另一个人,在借用她的身体。

林慕君不知道,自己被圣上算计了。他每到一处,碰到的都是残兵败将,西凉是一个军事大国,根本不可能是这样的场景。林慕君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没有办法,好不容易留下一个西凉活口,一问才知道真相。说是在林慕君之前,有一位珞珈国的女将军领着大队军马,不顾一切的后果往前冲。现在,已经在和西凉主力决一死战,不过西凉兵力太强,珞珈女将军一路死伤惨重,看来是要同归于尽了。

林慕君懂了,那肯定是刘若云!刘家代代为将,刘若云从小习武,为了保护自己,若云肯定是抱了必死决心!林慕君带着军队往前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刘若云被重重包围,等到林慕君来救她,她已经奄奄一息了。林慕君看着天边残阳如血,只说:“云儿,除非白骨黄土,守你百岁无忧。”他把刘若云的尸体运回国,听说直到刘若云变成了一具白骨,都一直在他的房间里。

孟欣慈早上是被博物馆的老师叫醒的,问她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孟欣慈头疼得不得了,铠甲和白骨依旧在那里。她不知道怎么了,好像被人借用了身体,说了一句话:“夫君,即使白骨黄土,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