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有迪尼斯乐园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习惯把空余的时间沉迷在虚幻的网络世界里.此刻,我奋斗在前线:火拼双扣的牌桌上`争分夺秒.期间,Q里的一好友给我发来了短消息. 

“你好,在啊?” 

“在,有事?” 

“我想对你说:我,一直爱着你,五年了,不多也不少.你知道吗?” 

边打着牌边心不在焉地回复他.但他的话不得不令我镇惊.快速查阅他的资料,发现他是我五年前刚学会上网时在聊聊情感的语音室里偶然间认识的一位聊友.可对于他的表白,我百分百地置疑. 

"噢?是吗?那对你的爱我是否应该感到莫大荣幸和激动?抱歉,今天不是愚人节." 

那天在我的调侃下,他尴尬地下线.离开前把联系电话留给了我.我当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戏弄他的机会. 

俗语曾说:常在海边走,哪有不湿鞋? 

"她来了,现在在我身边,你,要不要`和她聊会?" 

某个寂寞的晚上,一个女人闯进了我和他之间. 

岂有此理,竟然真把那个女人"请"进家里.还明目张胆地向我示威?而那个女人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简直没把我放在眼里.可恶地狗男狗女! 

和那女人聊天时我尽量显出愉快的口气与她"嘘寒问暖".心里早已是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待到再与他聊时我毫无保留地将怒火全都泼在他身上.那晚,终究不欢而散. 

夜,慢慢地爬上树梢,寂静的黑夜,我,注定无眠.转展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我脑海里装满了愤怒. 

怎么了?先前他不是争求过自己的意见吗?是自己一口一个满不在乎,不介意的语气才让那女人有机可乘.但是现在自己却在为次生气.为什么?难道我爱上了这个男人?怎么可能? 

我不停地问自己关于这个滑稽又愚蠢的问题.可事实就摆在我的面前. 

一个星期后,女人走了.我作了一个决定:去找他. 

"今晚八点,华圆路"蓝山咖啡“不见不散。那穿红色外套的便是我。” 

给他网上留言的时候我其实以在他生活的城市住下两天。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他,是因为想以这样的惊喜开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我已洗梳完毕。穿上我最爱的黑色连衣裙和红色外套。站在镜子前打量着那里头的人儿:修长的睫毛,略施淡粉的脸蛋,艳红丰润诱人的唇,甜美的微笑。仿佛在说:今夜你将是最美丽的人儿。 

优美的钢琴悠扬地环绕在“蓝山咖啡”馆里,提前半小时来到这的我此时正悠闲地端着一杯卡布奇诺咖啡,边品尝它独特的味道,边享受着那一曲又一曲的钢琴演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爱上这纯朴的音乐,也许是听多了太过泛滥的流行歌,因此喜欢上了纯净而优雅的音乐。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能够找到真实的自我。 

“对不起,我迟到了。” 

“当。”墙上的挂钟在八点准时发出一声闷响,提醒我约定的时间到了。此时耳边飘起的男声让我欣喜若狂。抬头一瞬间,我却失望了。原来是邻桌来了位男士,可佳人不是我。一场美丽的误会。望着他们甜蜜地窃窃私语,心里百般不是滋味。我唯一能作的就是默默地等待。那视线不由自主地向进出口处找寻。在来来往往的身影里居然没有一个是我期待的那个他。墙上的钟转完一圈又一圈,人流也随着时间渐渐散去,唯独我还痴痴地等待着那份迟到的美丽,因为我相信奇迹。 

“小姐,不好意思,我们三点打洋。” 

“噢,是吗?知道了。” 

若不是侍应生的提醒,我还不晓得自己为了这次约会已经等待了漫长的一夜。奇迹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带着一份遗憾,我失望地离开。 

午夜的霓虹灯依旧那么美丽,多了一份夜的安祥,少了一份白昼的喧哗。风,轻轻地拂过城市的夜空,在这初春的夜晚,带点凉意,带点寂寞和孤独。宽敞的柏油路上稀稀散三地走过几个夜归人。匆忙,而疲惫。我徘徊在公路旁的林间小道上,让黑夜腐蚀我那颗失落的灵魂。我喜欢这闻着那树稍上刚吐露出来的嫩绿的味道。突然,从树林里串出一条黑影挡在了我的目前,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已抵在我的玉颈上。寒意向我的全身散去。 

“乖乖,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不然。。。。。。。” 

那匕首上的冰凉穿过我的皮肤渗进我的血管里,血液仿佛在瞬间冻结。 

“要钱没有,要命倒有一条!” 

我愤怒地抓过拿着匕首的手,使出混身力量把他向前甩去。他重重地倒在地上。就在那倒下的一刹那,我抬起脚,往他的要害部位就是狠狠地三腿。 

“啊,啊,啊!” 

只听他发出痛苦地三声惨叫,曲卷成一团在地上不停地打滚。我得意极了。猛然,后脑勺被一个东西重重有击,我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只中。 

“臭婊子有两下子。不过还好我躲在后面看情况。没用的东西,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这是我进入昏睡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痛,撕心裂肺地痛尤如万箭穿心,只觉得自己坠入万丈深渊,被摔个粉碎。原以为到了地狱,不想,却别有洞天。暖暖地太阳洒在我的身上,一阵阵花香飘进我的鼻子里,我隐约地感觉到自己身初在化的海洋中。甚至听见了鸟儿清脆的歌声。冷,刺骨地冰冷侵袭着全身的血液,刚才的暖意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只剩下寒冷,一次一次地袭卷而来。慢慢包围着我。渐渐地冷却,冷却。只到没有一丝温度。如同死尸般冰冷。 

“铃。” 

闹钟此刻响起,让我从漫长的梦中醒来。睁开双眼,已是傍晚七点一刻。 

我的约会! 

我匆忙跳下床,梳洗,化妆。然后向目的地出发。 

步入“蓝山咖啡”,一曲萨克撕“回家”温馨地回荡在咖啡馆里。 

“不好意思,我又迟到了。” 

一个声音传进我耳旁。 

是他! 

面对迎面走来的他我展露出迷人的甜美笑容。意外发生了。他的脚步在我桌前没有停下,直径走想我邻桌的那为女孩。笑容,僵硬下来。无奈挂在脸上。带着尴尬,我只能选择继续等侯。等侯一份迟到的甜蜜。等侯一份迟到的“惊喜”。等侯的结果是望眼欲穿,姗姗未到。美丽的泡沫在失望和愤怒中交融。忘记了是如何走出“蓝山咖啡”。也忘记了是如何来到这片树林。 

“小妞,要钱还是要命?” 

这片安静的小树林里串出来的黑影正握着匕首对准了我的喉咙。我冷笑,漠然地盯着他。 

“要钱,也要命!” 

月光走出乌云的遮挡把整个脸露出来,白色月光洒在我清秀的脸颊上,让这眼前的黑影可以清楚地看见我的面容。 

伴随着一声“咣铛。”匕首从他手中掉落在地。他跪在我面前,不停地颤抖:我..........不该.......你...饶.饶....我.命。“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