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尸龙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墨子曰:兼爱非攻,然春秋战国时期天下动荡,各诸侯之间穷兵黩武,以致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在墨家诸多的能工巧匠中,有一个长脸,个子矮小的楚国人,叫墨隔。他在救援燕国,抵御秦国大军的一次行动中,亲眼目睹了一幕诡异的画面。

 那是在燕国人打退了秦军的又一次进攻以后,满地都是双方的尸体,也有将死不死的,有一口没一口的出气。这时,在尸堆的边缘上,爆发了一阵骚乱。墨隔快步走到聚拢的人群中,周围人登时闪开一条路来。管事的百夫长这时凑过墨隔的耳边说:刚才他领一小队在这边处理尸体,突然有七八个早已阵亡的人站了起来。墨隔定睛他们其中有的已经没有了头颅,只剩下一副躯干,有的肚子都烂掉个大口子,血淋淋的肠子露在外面摇摇晃晃,确依然可以行走。这幅行尸走肉图,在初秋的夜晚显得异常诡异。仔细一看,他们都在往同一个方向行走,那就是“五毒林”

 在墨隔的心里,明鬼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要祭祀鬼神,敬仰鬼神。这都是他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人群中早已有人跪倒一个劲地叩头,嘴上嘀嘀咕咕地在祷告着什么。但是面前的的的确确是尸体啊,他们早已经死亡,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向前,是鬼魂?墨隔拉起地上的百夫长,让他挑选了几个尚可走路的士兵,一行人追着还未完全干涸的血迹,走入了茫茫的森林。

 五毒林的景色倒很是不错,古木参天,溪深鱼肥,无上清凉。一派世外桃源的样子。与之格格不入的,就是一群行伍模样的人,由一个素衣矮小的人带领。往密林的深处走去。

 血迹到了一棵枯木附近就消失不见了,墨隔上上下下打量着这棵枯木,从它的特征来看,早已枯死很多年,但中间确有一段枝干上生出了艳丽的花,各式各样的颜色,花丛的中央,有几朵花像是沾染了血迹那样殷红。墨隔仔细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到了花丛那里,完全消失了。莫不是,尸体全部到了地下?他心里暗自想。

 他把这个想法向大家说明,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几下子就把枯木搬开到一旁,这时候,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刚刚还千娇百媚的花朵,一时间纷纷枯萎凋零,只留下一片片黑色的余烬,这边人们还没缓过神来。突然那边一个老兵大喊:啊,有洞口。

 这时,一个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洞口呈现在一众人的面前,长宽约为50厘米,刚刚容得一个人进入,洞口四周则是有些许小动物的骨头,各式各样,杂乱地在洞口散落着,墨隔拿起其中一个头骨,发现在天灵盖上有很规则的一个创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了的一样。墨隔抬头看了一眼太阳,已经快天黑了。这时,人群中有一个年纪大了的老兵,竟然跪下来对着洞口磕头,嘴里不停地说“天龙饶命,小人无意冒犯。头上隐隐冒出血来。墨隔忙上前招呼大家扶起他来,这时大家七手八脚地将老兵扶到一颗大树下。墨隔看他回过神来,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无缘无故要跪下来,天龙是什么?

 缓缓地,老兵开口了,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小队士兵因为在战场上做了逃兵,而被判以死刑。入夜,他们集体逃走,逃到现在的这片树林。将军听闻后大怒,隔天派人出去抓捕他们,却只在树林的深处找到其中的一个人,这时的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临死之前只留下一句话,树林里有天龙。众人报告给将军以后,将军深知此事会动摇军心,赏赐给搜捕的人重金。以缄其口。其中有一个人就是今天的老兵。他在搜捕的过程中也发现了类似于这样的洞口,不同的是,多年以前的洞口都是血。

 墨隔听到这个传说,越发地想进去洞口一看,这时他说,有没有人和我下去一探究竟。队伍中有几个年轻人跃跃欲试,纷纷响应。另一些人听到刚刚那个故事,也已经是瑟瑟发抖,说什么都不敢往前一步了。墨隔让他们待在上面接应,自己则和五个年轻的小伙子相继进入洞口。

 刚一进入洞口,一股地下的阴冷潮湿的感觉朝众人涌来,让一行人不禁打了个冷战。大家一人只有一个火把,洞口不知有多深。墨隔鼓励着大家向前,约莫走了半个小时,火把只剩下了一个,可见的范围越来越小,一群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忽然,队伍中有一个人惊呼,有流水的声音,这里有地下河。如果找不到尸体,我们可以顺着地下河回到地上。众人跟着他,一路磕磕碰碰,耳边的流水声越听越清楚,终于在最后一个火把燃尽之前找到了地下河,从一个约半米高的洞钻过去,前面一片豁然开朗,月光透过缝隙照到河上,但河面却没有波光粼粼的感觉,反而是一片的死寂,好像冥冥之中,河上被一层膜盖住了。

 已经有人因为饥渴,开始捧起河里面的水开始喝了,墨隔眉头微微一皱,他虽然知道这种地下河通年不见阳光,如果这是条死水,那这里的水是万万不可以喝的。但是现在人们已经渴的很厉害了,他没法制止这么多人。小伙子们还在河里洗澡互相嬉戏打闹,一扫之前的疲累。看到大家都无恙。经过一番的休整。大家又再一次沿着地下河流出去的方向走去。

 月光断断续续地从地缝挤过来,倒也是能照亮众人前行的路,这时墨隔心里想,这个地方路途如此的平整,依地下河而建,难道是人工开凿的,这倒是和墨家最近开凿的墨家机关城的地下部分很像,依流水而建,通过流水和机关来带动整个城的运转。但是路两旁确有大大小小不一的窟窿,不像是人工开凿,没有规格规律可寻。

 这时士卒中,有人开始抱怨,本来掩埋尸体就累了,现在又追查尸体走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已经筋疲力尽了。墨隔并不是个不近人情的领导者,他马上示意大家原地休息。抬头看了看月光,地缝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四周越来越暗,不一会,整个地下通道被夜色染上一层深黑。黑暗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地声音,好像有很多虫子在地上,墙上爬。这时,人群中忽然一阵哀嚎传来,只见其中一个刚刚还才在水里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嘴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呼喊,像是在说:救我。大家寻着声音摸过去,有和小伙子平时关系比较近的,赶忙将他扶起来,谁知道,好像某种东西在他们之间穿梭,只一瞬间。救人的人也躺翻在地,只剩出气没了进气。墨隔见状,心里暗叫不妙,赶忙大喊一声,想活命的,快离开他们。但已经来不及了,霎时间,只剩墨隔和他附近的四五个老兵。其他人都被什么东西袭击,人员减员十分严重。

 跑,墨隔朝仅剩的几个人大喊。老兵们才从惊恐和懵逼中反应过来,撒腿就是跑,在黑暗中磕磕绊绊地跑地实在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墨隔让大家查一下人数,这一查不要紧,墨隔似乎发现了袭击者的目标,所有喝过地下河水的人,无一从袭击中活下来,虽然不知道袭击者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再往前走,一定要离河边远一点。墨隔告诉大家这个地下通道,是一定有出口的,否则这么多人下来,就相当于自己活埋自己。而且这时候地道里月光又一次充盈起来。老兵们也有挖掘地道的经验,一行人休整了一段时间,刚刚准备出发。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钻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难道还有其他的人?会是谁呢?墨隔忙示意大家分散路两旁藏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最诡异的一幕,在月光下,印在众人的眼睛里,只见远远走过来一队人,看起来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他们不快不慢地越来越靠近月光最亮的地方,等到这队人完全走过来的时候,众人大惊失色,毛骨悚然。尸体又活了!!??

作者寄语:第一次发自己写的东西,希望大家可以看一下。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