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色之空

  • A+
所属分类:校园鬼故事

“嘿,杨羽柯!”

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袖的女孩拍了拍桌子。

“你迟到了。”

“女生晚点到有什么关系嘛。”

这是杨羽柯前不久在地铁上认识的女孩。那时杨羽柯和邹进去逛展览回来,她正好坐在旁边,身上淡淡的香味像森林的空气一样清凉。她倾过身子问他脖子上的相机镜头多少钱,杨羽柯有点乱了方寸,话也少了下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倒是邹进和她很聊得来。一路下来,知道了她叫凌叶,一个人在这边读高中,无心练书,却想当摄影师。她说有很多漂亮的风景总是一晃而过,她想把它们都记录下来。他们三人一起下车,女孩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们,如果想找她玩就打电话。

后来,杨羽柯和邹进虽然忙于自己的事情,但谁也忘不了那个女孩,他们总是时不时谈起她。最后杨羽柯还是拨通了电话,响了几声又迅速挂断。

电话却打了回来。

“你是你们中的谁?”

“我……我是邹进。”

电话里传来了咯咯的笑声,“你是杨羽柯吧。”

“啊?嗯,是的,你怎么知道?”

“如果见面的话,我只想是我们两个人。”

“你在想什么?”凌叶问。

“没啥,”杨羽柯被从回忆中拉出来,“你出来就是为了吃烧烤?”

凌叶把头一歪,“不然你想干嘛?”

杨羽柯叫了一瓶啤酒,说:“要来一点吗?”

凌叶摆摆手,“我不喝酒。”

“来一点没事。”说着就起身往凌叶杯子里倒。

“诶呀,我不喝啦。”说着凌叶用手去推酒瓶。推搡间酒洒到了凌叶手上,她大叫一声,手一下子变得淤红。

杨羽柯愣了一下,“你酒精过敏?”

凌叶愤怒地看着杨羽柯,起身就走。他就这样看着凌叶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

杨羽柯看着那杯啤酒,想骂人。他大喊一声:“老板!结账!”

2

穿过幽黑的小巷,杨羽柯回到了二楼的出租屋。他敲了敲门,没反应,喊了几声,还是没反应。无奈,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一进屋里,脚下“啪啪”响。

“啧……水管又破了?麻烦……邹进应该去买材料了吧。”但瞬间,一股腥味就堵住了他的鼻子,他急忙按开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邹进背对着门侧卧在床上,一把黑柄匕首插在他的背上,血流了一地。

杨羽柯冲出屋子,飞奔下楼,他知道也许此时凶手正藏在什么地方。他不敢回头,一直跑,一直跑到巷子口,看到路灯,车流,人群,他感到了莫大的安全感,从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渴望被人关注。

杨羽柯缓过神来,是谁?到底是谁杀的邹进?想要干什么?他现在在哪?他没有一点头绪。

“哦!对,报警!对对对,先报警。”他双手颤抖着掏出手机,一个简单的三位数都按错了好几次。就在他要拨号的时候,一双白皙的手夺走了他的手机。

“不要用手机,关机,只要你发出消息他们就会定位你!”

杨羽柯抬头一看,是凌叶,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

“过来!”凌叶把杨羽柯拉到旁边的小巷子里,就在这时,一小队人轻声快步从对面跑过。

“他们是什么人?”

凌叶看来他一眼说:“记得叶雯吗?你的高中同学。”

“哦,就是胖子啊,和她有什么关系?”

凌叶听到这句话脸都气红了,声音都有些颤抖,“就是因为你们恶作剧写的那封情书,害她自杀了,他爸要找你们报仇。”

杨羽柯一脸委屈,“可是……我又不是主犯。”

“有区别吗?”

杨羽柯沉默了,过了一会又说:“当时一共有三个人,还有一个怎么样了。”

“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凌叶看了看杨羽柯,“先不说这个,现在去我家,能保你活命。”

3

某公寓二楼

杨羽柯看着淡黄色的装潢说:“和你挺配的。”

凌叶擦着一把小刀说:“是吗?”

“你和刚见面是挺不同呢。”

“非常时期嘛。”凌叶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太紧张,转头对杨羽柯说:“喜欢这样子吗?”

杨羽柯笑了笑,“还是以前更可爱。”他顿了一下,说:“你不是学生吧。”

凌叶继续擦着小刀,“的确是学生,只不过和你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杨羽柯知道再问下去凌叶也肯定不会说。接着说:“为什么不救邹进?”

“救他不能救你,就你不能救他,所以我选择救你。”

“为什么?”

凌叶笑着说:“因为我只想我们两个人见面,更重要的是他肯定要最先死。”

杨羽柯虽然有些高兴,但比起这些他更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两只能救一个。

“好了,”凌叶阻止了他继续问下去,“去睡觉吧,明天你得离开这。”

“嗯……好吧。”

月光射进卧室,照在杨羽柯的脸上。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害怕有人划破玻璃爬进来。

“嘭嘭嘭”有人敲响了卧室的玻璃。难道他们来了?辛亏隔着窗帘。杨羽柯浑身颤抖。“嘭嘭嘭”又敲了三声,要快点去凌叶的卧室。他慢慢爬下床,尽量不发出声响,可是双脚却像软泥一样,使不上劲,一下子瘫在地上。“呼”的一声,窗户被打开了,现在防护就只剩下一层窗帘了。杨羽柯手忙脚乱,喘着粗气,卖力向前爬,仿佛一个癫痫病人。

窗帘被拨开,月光充满了整个卧室。杨羽柯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闭着眼睛等着受死。

“兄弟,是我,邹进!”

杨羽柯震惊地看着邹进,“你不是死了吗!”

他笑了笑,“我是死了,但我现在不是人。”

“那你是什么?”

“是鬼。”

杨羽柯直直地盯着他,“不可能,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不管你信不信,我告诉你,杀我的就是哪个叫凌叶的女人。快和我走,不然今夜必死!”

“她刚刚还救了我,怎么可能转头就置我于死地。我看就是你们杀了邹进吧,现在又要来对付我。”

“没错,就是他们杀了邹进!”说着,凌叶大步走进来,挡在杨羽柯前面。

哪个人退出窗外,浮在空中,“现在相信了吧。”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