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都能穿的外套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伊文家在市区的东边,还算是一个比较豪华的小区里,径直来到三号楼404房间门口,吕泽西停住脚步,这里就是伊文的家,吕泽西来过两次,记得很清楚。

“伊文,你在不,我是吕泽西啊,来找你,你在不在啊?”

吕泽西礼貌的敲敲门,一边喊。

可是却没有人答应,;吕泽西仔细的听了听房间里的声音,一点动静也没哟,似乎没有人在家。

“伊文?你不在家吗?如果你动不了,给我吱一声也行啊。”

吕泽西继续喊叫,同时心里感觉很奇怪,要知道伊文算是一个宅男,也只有吕泽西这么一个好朋友,平常如果不在学校的话,都是在家里鼓捣东西,现在,伊文不在学校,那只能在家中,但是家中为什么也没有人?

吕泽西想不明白。

难道伊文遇到不好的事情了?抢劫?杀人?绑票?瞬间,一些不好的事情出现在吕泽西的脑海里,如果真是这样,那倒是可以解释清楚为什么伊文莫名其妙的消失!

想到这,吕泽西拿出一串钥匙,这是伊文给他的一把备用钥匙,开伊文家门的,因为伊文说过,自己的家就是吕泽西的家,如果想来,随时来玩。

吕泽西将钥匙插进钥匙孔中,轻轻一扭,门就打开了,吕泽西推门进去,房子里黑漆漆的,一时间,吕泽西的眼睛还有些不适应。

房子里很安静,也很冷,就像是一个大型的棺材,吕泽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突然,一阵轻微的骚动,吕泽西一惊,刚好摸到身边有个开关,按开,瞬间,屋子里的灯亮了,吕泽西大吃一惊,只见伊文被绑在床边,眼中满是惊恐,嘴上还贴着一张厚厚的胶布,看到吕泽西,喉咙发出呜呜地声音。

显然,刚才的想动就是伊文弄出来的!

“我去,还真是入室抢劫啊!你别怕伊文,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见到这个场面,吕泽西瞬间脑海中冒出这个想法,本想先给伊文松绑,但是怕自己的举动会破坏现场,到时候警察抓的时候不好抓。

“嗯嗯嗯嗯。”

听了吕泽西的话,伊文急忙哼唧,吕泽西以为就是这样,拿出电话就要打,可是却看见伊文不停地摇头,意思说不是,还示意吕泽西先给自己松绑。

没办法,吕泽西只好先照办,给伊文松绑。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被抢劫了?嫌疑人是谁?你又没有看清楚他的脸?要我觉得,他一定是个熟人,不然能这么熟悉你家的情况?”

撕开伊文嘴上的胶布,吕泽西急切地问。

“对,对,是他,是他,不,不,是我,是我!是抢劫,不,不,不,不是抢劫,是……”

伊文惊慌得语无伦次,像疯了一样,说话都说不利索。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到底是谁啊?还有你这到底是不是抢劫?我怎么发现你家的东西一样也没少?”

吕泽西糊涂了,随后看看房间里的一切,没有被破坏和偷窃,以及打架的情形。

“行了,你别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吕泽西给伊文倒了一口水,让他歇一会说。

好半天,伊文才镇定了些,开始讲述事情的一切:

“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却是发生了,而且是发生在我的身上,你还记得一星期前我买的那件衣服么?就是那件能双面穿的衣服,外套,不是名牌,但是却很好看的那个。”

伊文一边说,一边比划。

吕泽西点点头,这件事他记得,当时两人一起去买衣服,并且都看上了那件衣服,但是只剩一件了,还只有伊文能穿合适,所以最终伊文买下了,随后吕泽西指指伊文身上穿的布面衣服,

“就是这件吧,外面是布面,里面是皮面,当时店员说这两面都可以穿,非常实用,不过我不明白,你被绑架跟衣服有什么关系?”

吕泽西好奇的问。

伊文顿顿,继续说到:

“关系很大,而且是非常大!自从我穿上这件衣服后,慢慢觉得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具体是什么变化,我也说不出来,就在五天前的早上,我突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心脏就像消失了一样,这件事把我下了个半死!急忙去医院一检查,发现身体内所有器官都不见了!一个也找不到,莫名奇妙得全消失了!”

伊文像是在说一件恐怖故事一样,但是他那认真而严肃的表情,表示他不是在胡说,而是一件真实的事情。

吕泽西更是听的惊讶地张大嘴巴。

伊文揪住自己的头发,似乎有些发狂了:

“虽然我身体成了空壳,可我还活着,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直到三天前,另一个我从我身体里钻出来,说他要替代我,然后就将我绑了,要不是你来,可能我会被绑到死。”

伊文惊恐的说。

“既然这样,那你还穿着它干嘛?赶紧把它脱了啊!”

吕泽西说着,一把抓住伊文的衣服就往下扯,可却纹丝不动,就像是长到伊文身上一样。

“别白费力气了,这衣服就像长我身上一样,脱不下来,我这几天各种办法都试过了,一点用也没有的。”

伊文苦笑着摇摇头,眼神中是深深的绝望。突然,伊文脸色一变,像是见到鬼一样:

“快,快跑!他要出来了!”还没说完,伊文的左胳膊齐根缩进身体里,随后一只胳膊从他的嘴里伸出,胳膊上的衣服是皮面!不一会,伊文其余四肢全部缩进身体,而又从嘴里伸出。

“快跑,快跑。”伊文绝望地喊着,吕泽西却已经瘫在地上。

很快,就像把衣服从里到外翻出来一样,新的伊文被从里到外翻出来了,微笑着活动活动身体,很满意,看看瘫在地上的吕泽西,邪恶地笑笑,“刚好我还缺些内脏。”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