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荡的上铺

  • A+
所属分类:校园鬼故事
摘要

天啊,真的没有五官!整张脸是血红色,竟然有蛆虫在到处爬着,在额头处甚至有白骨露出。

早些年因为文化大革命,镇上的人都闹罢工,整天到处游行,抓反党分子,当地的经济也就此一蹶不振。

直到近些年,镇上的经济才有了一点起色,但是同其他邻近的乡镇比还是落后很多。所以镇上的青年人大都外出打工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小孩留在家里。

阳芦中学就是镇上唯一的一所中学,是前几年才建成的。因为没有地,所以就直接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乱葬岗上修建。因为镇上读初中的小孩不多,所以学校规模不是特别大,也就那么两栋教学楼。

宿舍就在教学楼后面,背靠着一座独龙山。

宿舍楼层并不高,只有三层。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因为学生不多。

再一个原因就是独龙山在清朝时曾经有土匪在此安营扎寨,对当地治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后来到了民国时期,孙传芳军阀派兵荡平了独龙山。

当时的山寨可真谓是血雨腥风,尸横遍野。后来打扫战场时,直接草草的将这些尸体就埋在了这独龙山上。当地人都认为这里风水不好,请了很多风水先生来看都说这座山的戾气很重。所以平时独龙山上基本没什么人过,偶尔只有在半山腰上放牛的人。

到了文化大革命,党中央的破四旧,无鬼神才让人重新踏足这座山。

阳芦中学宿舍楼就建在独龙山前,因为寝室只有三层楼,所以过道很长。

王扬和王丰羽是同班同学,刚上初一。两人是一个村的,父母都外出打工了,所以平时他们就住在学校。

两人是住一个寝室的,在三楼。

每层楼的寝室都有一条很长的过道。这里的宿舍不像城市一般,有独立的卫生间,都是公共厕所,在走廊的另一头。

说是厕所,其实还有洗漱台。平时学生洗漱,或者洗衣服也是来这。

寝室都是八人间,那种常见的铁架床,上下铺。

王杨寝室只有七个人,所以空了两个上铺的床位出来,给大家放东西。

王杨就是睡在这个空了上铺的床位,他的床位在寝室角落,其他人则睡在另一侧。

前半学期很平常,但就是快到学期结束的时候,寝室发生了怪事。

这天夜里,所有人都已入睡,王杨也是睡得很死。

突然他感觉身体像是有什么东西压住了,压的他喘不过气。

王杨一下从梦中惊醒,但是又没什么事,他以为这只是一个梦,就又闭上了眼睛。

“嗒”,的一声把刚要入睡的王杨又吵醒了,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借着窗外的月光,他看到地下躺着自己放在上铺的乒乓球拍。

这球拍王杨记得自己放在袋子里面的啊,怎么掉地下了?

可能是室友拿出来用了放在床边,刚才自己醒来把床摇动,所以球拍掉了下来。

王杨这么想着,也懒得去捡球拍,就直接睡了。

第二天一早王杨起床看到地上的球拍,就问室友:“你们是谁昨天拿我球拍了,用完不好好放,昨晚掉在地上吓我一跳。”

“谁拿你球拍了,昨天我们下午去打篮球了,要你球拍干嘛?”

王丰羽边说边拿脸盆准备去厕所洗漱。

“那你们四个谁拿了?”王杨问剩下的四个。

“我们昨天一起打球呢,没动你球拍。”

什么,都没拿?那球拍是谁挪了位置?

“难道进了小偷?你们快看看少东西了没有?”王杨说着就开始翻放在上铺的包,但是一看什么都没少。其他人也都查看自己包,都说没有少。

那这到底怎么回事?王杨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就因为这事,王杨一天上课都没精神。下课后,王丰羽见王杨无精打采的,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能你记错位置了,你本来就放外面的呢?”

“不可能啊,我明明放包里的,因为好久没打球了,所以我一直放包最里面的。”王杨还是坚持自己没记错。

“那鬼知道你球拍怎么出来的......好了别想了,你今晚好好放包里,难不成它还能长腿跑了啊?”王丰羽打趣的说道。

到了晚上,临睡前王杨特意把球拍放在了包的最里面,还把包拉上了拉链。

寝室一片鼾声,大家都睡的很死。

王杨也正睡得正香,突然他又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压在他身上,就跟昨晚一样,压的自己无法喘息。

“啊!”王杨惊叫着醒了,坐了起来,头上已经满是汗珠,往下滚。

正这时,“嗒”的一声就响在王杨耳边。

王杨循声望去,在黯淡的月光下,王杨看到了.......

天哪!地上又是球拍!正是那只自己放在包里最里面,而且还拉上了拉链的球拍,它又躺在了地上。

恐惧瞬间笼至王杨的全身,他屏住了呼吸。

这时上铺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有人在翻身一般。

王杨惊声尖叫了起来,冲下床拍打其他人。

“你们快醒醒啊,我的上铺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响。”王杨吓的声音开始颤抖了。

众人被王杨一吵,全都起来了。甚至隔壁寝室都有人被王杨的尖叫声吵醒了,大家都聚到王杨寝室,问发生了什么。

“这两天晚上我老觉得有东西压着我,每次醒来那只球拍都会掉下来。而且刚才我听到我的上铺有声音,嘎吱嘎吱,就像有人在翻身一样。”王杨眼中充满了恐惧。

王丰羽走过去,翻着那个包。

“咻”的一声,一直老鼠窜了出来,跳出窗外了。

门外的人都发出唏嘘声:“一只老鼠吓成这样,真是胆小鬼。”说罢都各自回去了。

捡起地上的球拍,王丰羽拍拍王杨的肩膀说道:“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一只老鼠而已,快回去睡觉吧。”说完把球拍又放回包里了。

“可是我的球拍怎么解释?我明明放在包里,怎么又掉出来了?”

“我现在不关心它怎么出来的,我只想好好睡个觉,你也赶紧睡吧,明天一天的课呢。”

王丰羽打了个哈欠又回去睡了。

王杨只好回到自己床上,但是他不敢睡了,躺在床上,眼睛死死的盯着上铺。

难熬的一晚终于过了,第二天因为没睡好,王杨上课打瞌睡被班主任当场点名。

下课班主任把王杨叫到了办公室,询问王杨情况,王杨如实的说了情况。

班主任解释道:“你这是鬼压床,因为压力太大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王杨摇摇头。

“今晚你不用上晚自习了,回去好好休息下,别耽误了课程。”

下午吃过饭王杨就睡了,因为太困,一觉起来天都黑透了,还没下晚自习,寝室空无一人。想到前两晚发生的事,王杨打了个寒颤准备去上个厕所。

正准备掀开被子时,“嗒”,跟前两晚一样的声音,周围静的可怕。

王杨转头一看,那只球拍赫然躺在地上,还是同样的位置!

王杨惊恐的张大了嘴,还未等王杨叫出声,上铺嘎吱嘎吱的声音又响起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有人在上面翻来覆去般。

“啊!”王杨歇斯底里的叫着,他冲下床,连鞋子也顾不上穿。

来到门口,王杨使劲的想拽开门,但是却怎么也打不开。

王杨颤抖的身体蜷缩在了地上,他望向那还在嘎吱嘎吱响的上铺。

透过过道的昏黄的光,他看到上铺居然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

那个身影正在上面翻来翻去,旁边的包和其他东西全都被挤落到地上,发出阵阵声响。

突然他停了下来,正坐起身,把头转向王杨。

只见得一头凌乱的长发遮住了整张脸,上身穿着白色的衣服,满是血痕.......

王杨起身拼命的扒着门,然而无济于事。

这时那个身影慢慢的从铁架的梯子上走下来,慢慢的拖着步伐走向王杨。

王杨的神经已经紧崩到极端,眼看着一步一步逼近自己。

那个身影走到王杨面前停下了,头向下垂着,双手也向下垂直。

全身白色的衣服在昏黄的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凄惨,上面的血痕分明的横在王杨的面前。

突然他猛的抬起头,用手拨开自己遮住整张脸的长发,王杨看到,那张脸上没有五官!

天啊,真的没有五官!整张脸是血红色,竟然有蛆虫在到处爬着,在额头处甚至有白骨露出。

“这是我的地盘,任何人靠近只有死路一条。”

从眼前这个身影发出一阵凌厉的声音,但是很沧桑,甚至夹杂着一丝凄凉,不是人能够发出的声音。

王杨发疯似的推开这个身影,用尽力气拉开宿舍门,向着走廊外冲去。

然而无论自己怎么努力跑,却始终停在原地,那个身影都跟在自己身后,嘴里重复着那一句话:“这是我的地盘,任何人靠近只有死路一条。”

声音越靠越近,就快要贴近王杨了。

王杨靠在阳台上,向下纵身一跃,声音消失了.......

当天晚上县里的公安,法医都到了阳芦中学。

经鉴定,王杨因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很多镇上的老人都说那是独龙山的山大王回来索命了。

当初被军阀用炮弹把脸炸的面目全非,所以山大王怀恨在心,在此索魂.......

王丰羽等五人也搬离了那个寝室,再也没人去住,学校也因此当成了杂物间。

但是半夜只要你去门口听,还是能听到上铺嘎吱嘎吱的响着......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