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奶冰淇淋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真的真的?甚麼口味的呀!」語桐馬上湊了過來。

丘兒神秘地說:「是香草冰淇淋,但聽説這次的和以往不同喔!」

「有甚麼不同?」語桐好奇地問。

丘兒高興地說:「吃了不就知道了?成谷~」

成谷有點抓狂:「為甚麼每次都是我請客嘛!」

丘兒和語桐有默契地互擊一掌:「誰讓你是我們三人組中唯一的男生呢?哈哈哈……」

成谷無奈地嘆了口氣:「好吧!誰叫我有你們這兩個損友。」

他太了解她們了,如果他不答應,這一整天他也別想有清靜的時候了。

「好耶!」丘兒和語桐歡呼起來。

成谷和丘兒、語桐到了麥克唐納快餐,一人買了一杯新推出的香草冰淇淋,迫不及待地吃了起來。

「除了從筒裝變成了一個趣致的鬼臉,沒甚麼不同呀!語桐你是美食專家,你吃出甚麼沒有?」丘兒失望地問。

語桐搖搖頭:「應該只是外型設計不同,而且糖放多了!」

成谷心痛地大喊:「我的錢呀!這麼貴,居然只是外型變了!」

語桐三人失望透頂地漫步回家,突然,一個怪老伯攔住了他們的去路,而四週也不知由何時開始,一個人影也沒有。

「天哪!不會這麼倒黴,遇到人販子了吧!」語桐害怕地往丘兒身後一縮。

成谷也想躲到丘兒身後,可是想起自己可是個男孩,壯起膽子喝問:「你幹甚麼不讓我們過去?再不讓開我可要報警了!」

那怪老頭用嘲弄的目光看著成谷,陰森森地說:「我只是想問你們要不要買冰淇淋。聽說最近麥克唐納快餐出了所謂的『新口味冰淇淋』,但味道根本就沒變,我的就不同了,吃了還有驚喜呢!哈哈哈……」怪老頭嘶啞的笑聲迥盪著,分外嚇人。

丘兒鬆了一口氣,打了個哆嗦:「既然如此,老伯你就先別笑了吧,怪嚇人的!」

那怪老頭不好意思地扯開話題:「怎麼樣,到底買不買?一個只需一元。」

成谷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這麼便宜?我買!」

語桐有點憂心:「不會有問題吧!聽說黑心商人多!」

丘兒滿不在乎地説:「最多也只會吃壞肚子而已吧!試試沒差啦!難不成還會鬧出人命來?」

成谷掏出三元:「要三個。」

怪老伯像變戲法似的,從背後拿出三個冰淇淋,遞給成谷。

丘兒剛舔了一口,就覺得好像飛上了雲端,美味極了!

語桐作為一個美食專家,更是不由分說多買了三個,也不用成谷掏錢了。

成谷樂得省錢,吃完自己的,想向語桐拿一個的時候,語桐竟說:「這是用我的錢買的,都是我的!」

「平時不都是我出的錢嗎?那你為甚麼吃我的?」成谷生氣地嚷道。

「那是你笨!自己要請!我可沒說要請!」語桐也不逞多讓。

丘兒見不對勁,勸阻道:「再向老伯買一個就好了!別破壞了友情啊!再說語桐你一個人吃那麼多不怕拉肚子嗎?」

三人回頭一望,那老伯卻已不見人影。.

「不是說有驚喜的嗎?那老伯怎麼溜了?」成谷氣憤地説。

「算了吧!反正吃到了這麼好吃的冰淇淋。」語桐把冰淇淋藏在身後,躲避著成谷的「毒爪」。

丘兒皺著眉:「我總感覺有問題,剛才的冰淇淋味道也沒甚麼不同,可是就是覺得好吃,令人上癮。」

那一邊廂,語桐迫不得已地分了一個冰淇淋給成谷:「好吧!你真煩!」

成谷得意洋洋地説:「你終於嘗到平時我的滋味了!」

丘兒看著他們的打鬧,扶額搖頭:「好了,我們明天還要去露營呢!快回家吧!」

三人便一路吵鬧著,在一個三岔路口分手,各自回家。

第二天早早地,三人就起床在巴士站會面,他們早約好了一起參加一個露營活動。

成谷打著呵欠:「為甚麼這麼早就要出來?我還沒睡飽。」

語桐瞪了他一眼:「七點還叫早啊!沒聽過『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句話嗎?再說報到時間是八點,我們再不早些就要遲到啦!」

丘兒看著這對冤家,也開始損成谷:「要不是我不忍心,不斷打電話催你,你早就被我們拋棄了!」

成谷再度抓狂:「你知道打擾別人睡覺是很殘忍的嗎?」

就這樣,三人鬥著嘴,過了愉快的一天。夜幕降臨了,三人各自搭起了帳篷,丘兒和語桐一個帳篷,成谷和另一個參加活動的陌生男孩一起。

語桐剛入睡,睡得迷迷糊糊時,忽然感到身子搖晃起來,她睜開矇矓的睡眼:「丘兒,你幹甚麼?」

丘兒興奮地説:「我太興奮了!睡不著呀!難得晚上沒有父母管,我們不如找成谷一起講鬼故事吧!成谷一個人,一定很孤單。」

丘兒活力十足地跑到成谷的帳篷前大叫:「成谷~我給你三秒時間!快出來!」

成谷心不甘情不願地探出頭來,手裏拿著的居然是——限量版遊戲機!

「可惡!」丘兒怒吼起來,「虧我還擔心你太悶,居然有這樣的好東西都不告訴我們!現在給我出來,我們講鬼故事!」

「我才不要!」成谷悶悶地說「好不容易能玩到沒錢買的限量版遊戲機,我要玩個夠!」

「哦?你該不會是不敢吧?膽小鬼!」丘兒故作輕篾地說。

「誰膽小了!去就去!」成谷看了一眼和他同一帳篷的男生,想著死也要拉上一個陪葬的,滿臉堆笑地問:「那個……昳皓嗎?你去不去。」

昳皓看著成谷虛假的笑容,打了個寒戰,決定無視成谷滿臉哀求的神情:「我不去了!」他火上澆油地拍了拍成谷的肩膀:「玩得開心!」

成谷滿臉怨恨地被丘兒拉到了一堆篝火旁,見到語桐絕望的神情,知道受害者不止他一個,心裡才平衡了一點。

語桐見了成谷,哭喪著臉,悄悄說:「我總算明白被吵醒的感受了。她還說為了氣氛,所以生了堆火,可是要我來動手!」成谷無奈,都習慣了。

丘兒依舊保持著興奮狀態:「說甚麼故事好呢?想不出來呀!」成谷和語桐剛鬆了口氣,丘兒一敲頭:「那不如試著玩筆仙吧!」

成谷哀嚎:「放過我們吧!」

語桐反而有些好奇:「咦?關於筆仙的鬼故事我是聽得多了,可沒玩過。丘兒,你知道怎麼玩嗎?」

成谷嘟噥著:「瘋了,都瘋了。」

丘兒翻了翻白眼:「外婆曾經跟我講過,請筆仙最好是三個人,握筆人最好為一男一女,而且要子夜之前才能玩,這些我們都符合!」

語桐興奮地站起來:「我去拿筆和紙!」

成谷不屑地說:「無聊。」

丘兒大力地踹了他一腳:「別裝了!你明明也很想玩。」

語桐回來,看到躺在地上呻吟的成谷,立刻猜到發生的事情:「哈哈哈哈哈!活該。」

丘兒緩緩開口:「好了,成谷、語桐,懷著尊敬筆仙的心情,你們要誠心誠意握着筆。」

氣氛頓時變得凝重,成谷也坐起身,跟隨丘兒的指示。

「兩個人手背交錯,中間夾一支筆,要將筆垂直於桌面,手放鬆但是要輕輕地夾住筆。」

「現在,默念『筆仙,筆仙,我是你的今生,你是我的前世,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丘兒三人都感到一陣陰風吹過,他們屏氣凝神地望着筆尖。

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筆開始緩緩地移動,在紙上繞了一個圈!

語桐尖叫:「真的動了!快問問題!」

丘兒猶疑地開口:「你是……」成谷卻粗暴地打斷她的話:「你是怎麼死的?」

丘兒和語桐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驚訝地看着成谷。

成谷煩燥地大叫:「看著我幹甚麼?我偏要問。」

只見筆尖又開始緩慢的移動起來,繞了幾個圈,最後停了下來。

看到上面的字,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上面寫著:是你們,導致了我的死亡。

怎麼回事?三人都驚呆了。這不可能!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