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仵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老太婆找到王胖子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把匕首对着一名弱质女流,正准备得手之际,见到老太婆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愣了愣,也就是那一愣之间,那女人咬咬牙,把心一横,五厘米长的高跟鞋恨恨地踩在了王胖子的脚背上,痛得他哇哇大叫,“吭”地扔掉了那把寒光烁烁的匕首,女人趁机逃跑了。

很自然的,王胖子就把这笔账算在了这个不知哪冒出来的老太婆身上。

“跟我去一个地方住一天,给你十万。”皱巴巴的老太婆面无表情的道,她留着一头几乎到脚的与年龄及其不符的银发,似那飞流直下的瀑布般滑溜柔顺,美得不可思议。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王胖子就答应了老太婆,只要这头肥羊愿意给钱,可比刀头舔血的生涯好多了。

1、乐家村里的小孩

这是一个宁静的小村落,转了不少趟车,绕了不少崎岖不平的山路才到达目的地。

与繁华的大都市相比,小山村有着别样的宁静祥和,村口挺立的两棵大榕树枝叶茂盛,风轻拂过的枝条柔柔地摇摆着,似乎是在迎候多年未归的故人。

瘦弱的老人静静地站在村口,转身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道:“王胖子,走吧。”

这老太婆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外号?

王胖子粗如小指的眉头猛地一颤,像两条触目扭曲的蜈蚣盘踞在眼睛上方。

王胖子望向破旧的小村庄,静,是对它的第一印象,一间间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刮倒的茅草屋不规则地分布在村子的各处,一丝道不出的不安在他的内心一闪而过。

为何这里,半个人影都没有?

这死老太婆将自己带来这里,是有什么目的吗?

兴许是村中人都下地去了,所以才看不见半个人。

十万块的诱惑,足以让他找出一万个理由自我安慰这里的不寻常。

“来人进村咯?”

一个瘦小的身影突然从王胖子的眼皮底下钻了出来。

“在你那里住一晚可好?”老太太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小孩。

“好啊,妈妈最喜欢客人了。”小孩一咧嘴,是一排洁白的牙齿。

小孩左脸一粒墨黑色的痣比他无暇的牙齿更耀眼,王胖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脸。

跟着小孩又是九曲十八弯兜转了许久才来到他的家。

已是黄昏,暖暖的夕阳透过茅屋的缝隙零零散散地斜洒在乡村的小道上,也映在王胖子困惑不已的脸上。

怎么走了那么久,还是看不见其他人?

小孩的门边有一个小水坑,里面养了一条大肚子的食蚊鱼。

见王胖子留意了这小水坑,小孩便骄傲的道:“等鱼宝宝出世,这水也就干了,我不加水,看看它们什么时候死。”

“直接抠肚子不是更快吗?”王胖子想了想,便提议道。

“哦,明天我就这样做。”小孩觉得王胖子的意见不错,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对话时的表情,轻松自如得如闲话家常一般,毫无掩饰。

2、黑影

听到门外有动静,屋内草鞋“嚓啦”的声音很快走出柴门。

“狗蛋,谁来了呀?”

房子不大,一个因为长期劳动而将背压得有些弯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将枯黄的长发随意地挽成一个下垂得厉害的马尾,她补丁遍布的衣服洗得发白,却没有一点的污垢。

王胖子看着那个打扮得寒酸的女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自己是不是哪里见过她的?

怎么看着眼熟?印象却模糊的很?

“哦,原来是客人啊,来来来,请进,请进。”

女人兴许是好久没见过生人,双手有些拘束地搅在衣尾上,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这晚的住宿费。”老太太随手扔出一张毛主席大钞,侧身反客为主地走进了略显幽暗的主屋。

“啊……那个……不用,不用那么多……你们是客人嘛……狗蛋,不可以……”

女人话还没说完,那个叫狗蛋的小孩已经捡起地上的大钞夺路而走:“妈妈,这是别人给的,干嘛不要?”

女人只好惭愧地不停道歉,王胖子听得腻烦,便推开她也直径走进屋内道:“沏茶。”

“……我们没有……茶……”

“白开水!”

入夜很快,万籁俱寂。

王胖子躺在硬得硌背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烦闷地爬起来瞪着这个连窗都没一个的小屋,终于忍不住敞开房门,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

这里不是女人家,而是她邻居的住处。

据她说是因为邻居外出访亲,才让他暂住一晚。

那老太婆是不是闲得慌还是钱在身边发痒?

不然怎么一夜无事却让他白得十万?

他懒得多想,凭着印象找到了公厕。

在回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黑影让他下意识地将自己硕大的体型隐藏在了柴堆后。

这老太太半夜三更不睡觉瞎跑什么?

但奇怪的是那黑影只是站在女人的家门前,也不吭声,就这么静悄悄地站着,像一只正在窥视着囊中之物的幽灵。

“三更半夜你鬼鬼祟祟地干嘛?”王胖子背后突然传来一把令他胆寒的沉闷的声音。

一转头,赫然是那个孱弱的老太婆。

可是她明明……

王胖子慌忙扭头看刚刚黑影站的位置,空无一人。

就算她速度再怎么敏捷,也不可能瞬间出现在他背后,更何况还是在他的“监视”之下。

那那黑影,又会是谁?

王胖子紧紧地攥着拳头,拼命绷紧油脂分泌过剩的胖脸,试图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是正常的。

他死死地盯着老太婆,嘴角勉强上扬一抹牵强的笑容,心头却是好像被一块千斤巨石压着,迫得他喘不过气来。

是不是那十万……

是有什么目的?

3、想吃你?

告别神出鬼没的老太太,王胖子惊魂未定地回房了。

他握紧了裤兜里的匕首,指尖甚至可以感受到刀尖传来的那一丝寒气。

托着脑袋,睁大眼睛呆呆地望着横梁上忙碌的蟑螂,脑海里尽是杂七杂八的念头。

他刚想翻个身,却惊错地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本来是自己的身体,却不得动弹,这意味着什么?

任人宰割?

他的肥肉,会被某人一刀一刀……对待食物地切割下来……

王胖子的心狂跳不止,他惊慌,他失措,冷汗迅速浸湿了他的衬衫,想大口大口地喘气,嘴巴却是像被人用强力胶狠狠地黏住了,无论怎么也张不大,只能凭着两个鼻孔喷出惊恐的略带恶臭的气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

他的眼角斜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她就这么静静的在他床边站着,一言不发。

失去自由的他像一只可以被人轻易捏死的断翅蚊子,死神的镰刀近在咫尺。

可是又有另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告诉他,他俩认识。

是那个老太婆?

她究竟想干嘛?

作者寄语:已经修改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