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夺子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说以前有这么两口子,结了婚也十几年了,也有过几个孩子,可都在不长,要不就是刚生下来就莫名其妙死了,要不就是到了三两岁上就得病死了,甚至还有叫狗叼死的。

这家庭也是饱受折磨,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夫妻俩都打心里高兴,老人们也高兴;孩子生了病,邻居往往就会看见这家整夜整夜地不熄灯,都是两口子坐那儿发愁呢。

那年头农村老百姓能有什么法子,顶多找个郎中来瞧瞧,抓几副药,平时可着劲儿地给孩子吃好的,做大人的在地里多卖些力气,可要是孩子的病一天天见好,那什么都好说,关键每个孩子一旦生了病,就控制不住,从脸红发烧,到瘫软不能下床,再到眼睛都睁不开,从还能叫着“疼”到只能发出呻吟,父母在旁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却也没有办法。

十几年过去,才不到四十的两口子头发已经花白了。

附近只有一个城隍庙,夫妻俩只要农闲的时候就要到庙里祷告,可是一直好像都没什么效果。渐渐地,对于孩子的事儿,他俩也不怎么期盼了,就这么干大人过一辈子算了,到时候走也结伴儿走。

可在这么一天,男的傍晚从地里干完活儿回来,忽然心里惦记着,要不然去城隍庙上柱香?想到这儿他心里一沉,一路快步走到城隍庙,看着门口三个篆字愣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

这天夜里,他做了个梦,一个声音对他说,念他这么多年来的诚心,就给他们一个儿子,不过等到十八年以后,可是要收走这个儿子的。

那声音模模糊糊的,他当时只觉得眼前一片黑,声音听起来有些吓人,不过还是记住了内容。

过了几个月,媳妇果然有了肚子,两口子喜出望外,下决心好好保胎,将来好好抚养。

孩子生下来,一双眼睛贼机灵,模样也可爱,看着就亲,可他父亲一想到梦里听到的话,心里就一阵难受。

一转眼过去了十好几年,这些年夫妇俩尽可能地节衣缩食来抚养他们的孩子,孩子也出息,很孝顺父母,说什么都能听进去,也很明事理。等到大了一些,帮父母干活儿的空余,就跑到村子里的一家私塾,那儿有几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在读书,他就想着法儿旁听。时间久了,老先生也发现了他,可他脾气好,知道他家境不好,不仅没有斥责,还给他腾出个地方,让他能堂堂正正地来听课。

有一天放课后,老先生走到他跟前,问:“今天教的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他就把今天教的内容都背了一遍。

“嗯,不错。”老先生仔细地观察着他的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即又说:“能带我见见你父母吗?”

“可以。”于是先生被带到了他们家。

“我看这孩子面相不俗,如若有机会,将来许是非凡人物,只是……”老先生说着似乎察觉到什么,又闭口不言了。

孩子的父亲见状,想到了他做的那个梦,心下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我们庄稼汉,不在乎他将来有什么成就,而且不瞒您说,这孩子也是我们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在住的一个,如果有什么,那我们也认命了。”

“不尽然。您能讲讲这其中的原委吗?”

孩子父亲就简单给先生讲了讲。

“照此说来,待到他大限之日,城隍庙必有所动作,你当如此这般,倘若他这般这般,你当这般这般……”

“我看这里面尚有一线生机,断不会无药可救。如若触犯天条,那也应当是城隍之责,养儿防老是人之常情,既然一片诚心,缘何要夺人性命?”老先生最后说。

“那就谢谢先生了,如果成功,您对我们家简直是再造之德啊!”夫妇俩赶忙说。

日子一天天逼近了。这孩子也慢慢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儿。父母想着如果举事不成,让他在人生最后享受一下洞房花烛的人间喜事也是好的,就给他说了一家媒。

喜事就选在他十八岁这天办。儿子和儿媳妇一身盛装,跪在老俩口面前拜高堂的时候,父亲心里满是辛酸。想起这么多年来他们家承受的痛苦,看见如今这么壮硕欢脱的儿子就在自己眼前,而自己极有可能再度失去,到那时也再无机会享受天伦之乐……他无心享受这眼前的喜庆气氛,欢快的唢呐声在他听来甚至像是丧葬乐。

新娘新郎入了洞房,他一刻也不敢耽搁,想着老先生的话,谁也没告诉,自己穿上夜行的衣服,跑到城隍庙门前。

他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出。

一开始什么动静也没有。后来他就听见了一点儿声音,那么轻,像是有人在说悄悄话,不打起精神来仔细听还真听不见。

“是时候了吧?”

“是啊大人。”

“蝎子,就你去一趟吧,趁他们不注意把事儿办了,他们不会找你麻烦的。”

“可是大人……”

“好了,说定了,快去吧。”

他听得真切,立马飞奔回家,准备好油锅铁筷子,搬起柴火,就进了儿子的洞房。

小两口大惊失色,“爹你干什么?”儿子冲父亲喊道。儿媳躲在被窝里尖叫了一声。

“嘘——不要声张,你们睡你们的。”父亲说着一个人抬进来柴火,油锅,在屋子的另一个角落生起来火,架上锅,手拿着铁筷子,坐在地上,两眼紧张地瞄着四周。

儿媳已经穿好了衣服,“爹,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睡?”

却只看他坐在地上一声不吭,一脸严肃的表情。

无奈他们只能又睡下了,可这哪儿能睡得着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着火光,就见一个黑黑的东西慢慢地出现在视野里,从角落里钻出来,爬上床,准备往被子里钻。他猛地一伸手,手里牢牢地握着铁筷子,冲那黑东西一夹,把它紧紧地架起来,往油锅里一扔,“刺啦——”一声,一下子把小两口吓醒了。

“爹,怎么回事儿?”

他点上灯,两眼盯着油锅里翻滚的蝎子,“你们看——”儿子和儿媳都穿好了衣服过来瞧,“天哪,这蝎子这么大呢……”亏得老爹拿那种长的铁筷子去夹,这蝎子本就有一尺来长,肉乎乎的,要普通筷子哪儿能夹住?

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又马上穿戴利落,出了门。

三步并作两步,又来到城隍庙门口,放轻脚步慢慢接近,藏在庙外,仔细听着。不一会儿,就听里面一阵哭腔,哭声里面还带着说话声,“本来我就不想去,这下把本体都丢了……”

“唉,看来他早有防备,是我失算了,……那就给他个人情吧。”

听到这儿,他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后来他儿子刻苦求学,考中了举人。到了这个时代,他家被保护成了故居,门上还挂着个“举人”的匾额,我们去那个村子还能见到。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