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化的手术刀

  • A+
所属分类:医院鬼故事
摘要

小佳拖着警官的尸体走出了大门,她已决心继续心牙的研究……

四月 暴雨

为什么?心牙反复地问着自己;为什么,总是关键的手术无法成功?这就是为什么,该死的运气,该死的命运!

闪电偶尔照亮漆黑的房间,鲜红的血液溅洒在她主治医生的名牌上。手术刀在心牙的手中旋转,宛如灵巧的蝴蝶,咬开了她面前那具尸体的胸腔。新的血柱喷薄而出。昏黄的灯光在风中摇晃着,男人的脸定格在了他死前的惊恐。

在男人的前方,脸上沾血的美丽女人。

闪电扯破了黑暗,雷鸣震撼着大地。

“医生,早上好。”实习的护士向心牙鞠躬,笨手笨脚的女人。

心牙向她点头问好,那个笨女人的缺点在心牙的眼中放大,她的每个过失,她的每一个......

她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心牙想到了一些肮脏的事情,感觉到了一阵恶心。

失败,又是失败!这次失败意味着她将永远的离开手术台。心牙气急败坏地将手术刀砸在地上,扯掉了脸上的口罩。

“医生,他还有呼吸。”笨女人看着身旁的一起说着“也许,他还有救。”

心牙冲着她微笑“那你,试试?”

心牙走出了手术室,手术中的灯还亮着。而那个笨女人将承担这台手术的所有后果,病人家属的责骂;还有一些,来自上级的惩罚,想到这个心牙就无比的愉悦。即使这意味着她也将丢掉工作.不过更让她期待的是----停尸间里的那位“流浪汉先生”。

在她离开的时候,她得准备一个足够大的行李箱。

五月 晴

“知道吗,小佳被破格提拔为医生了!”

“哪个?就是那个独自完成了手术的实习生?谁会让实习生接手手术?”

“心牙,就是因为手术做了一半走掉被开除了的。”

“别提那个恶魔医生了,院方都想抹去她存在过的痕迹,那个专门杀流浪汉进行解剖的变态,据说警方还在她的家里发现了没有肢解完全的尸体!”

“那,那人抓住了吗?”

“被通缉了,太可怕了。一想到晚上还有这样一个变态在城市里乱晃,就毛骨悚然。”

平常心,平常心。小佳反复地提醒着自己。恶魔医生、破格提拔的实习生,相关的流言不断的在她耳旁回荡着。邻居因为腐烂的恶臭而报警。逃之夭夭而被通缉的变态恶魔。这都是那个曾经名为心牙的医生做过的事,与自己无关。

“加油!努力!”小佳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喃喃地说着。如果不是自己平常的刻苦与努力,就不会在心牙一走了之之后力挽狂澜,就不会.....

心牙离开手术室时对她的微笑,突然浮现在小佳的脑海中。

“啊”小佳惊呼地坐在了地上。镜子中浮现了心牙的脸,她的脸现在非常的扭曲可怖,鲜血涂在她的面颊上,她咧开了嘴笑着。那暗黄色的牙齿几乎塞满了她的整个口腔,小佳仿佛都能闻到镜子中涌出的恶臭。

仅仅只是一瞬间,镜子中的景象又回归了正常,小佳甚至一度认为是自己的幻觉,而刚刚镜中的景象又是那样的真实。

请了假之后,小佳独自开车回家。她打开广播竭力的想捕捉任何有关心牙的新闻,但除了某某明星的恋情之外,小佳无法获得任何对她有价值的东西。

正午的阳光洒在泊油路上有些刺眼,各式的小车在隔壁的车道不断晃过。无可反抗的倦意袭击着小佳的大脑,她强迫自己睁着眼,然而眼睛总会不自觉地闭上一段时间。

周围的景象开始摇晃不定,笔直的马路开始扭曲。

一个苍白枯槁的脸出现在小佳的视野中,尸斑、在肌肉中蠕动的蛆虫、纯白的双眼、失去了嘴唇的牙齿,淡黄泛黑,一开一合发出可怕的喉音。

小佳想尖叫,想逃跑,但她的身体不受她的控制,向那怪物伸出的右手恰好证明了这点。

小佳将右手插进那怪物的嘴中,然后猛的一用力将它的整个下巴扯了下来,暗黑色的液体如同瀑布一般滑落。

“这样,就安全多了。”

这是心牙的声音。曾今做为实习跟在她身边的小佳,对她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直到心牙走到镜子前做出门时的打扮时,小佳才确定:自己宛如一个幽灵寄居在心牙的体内,透过她的眼睛观察她所看到的,却不能做任何事情。

“喂!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句话并不是心牙听到的,而是直接传达到了小佳的脑海中。小佳的双眼,再次被黑暗遮蔽。

当微弱的光芒划破眼前的黑暗,小佳活动了自己的双手。她确定,她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

她能感觉到肩膀上背包的重量。

小佳开车回家的时候仿佛只是上一秒的事情,而现在已经是深夜。她正站在一个陌生的小区,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正拿着手电筒向她走来。

“小佳?请问您是小佳小姐吗?我见过你的照片。”男人用手电朝着小佳的脸上晃了晃,然后熟练地掏出一本警官证翻开递到小佳的眼前,待小佳确认后,他就收了回去。

“关于心牙的事情,我们希望您能协助我们调查。”

小佳坐在警车的后座,一个恐怖的想法流进了她的大脑。当自己依附于心牙的时候又是谁掌控着自己的身体?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魔鬼?想要对我做什么?”小佳喃喃地说着。

“什么?”坐在前方的警官显然没有听清小佳的自言自语。

“我是说,”小佳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着那位警官“心牙医生抓到了吗?我看到过她的通缉令。”

“通缉令该撤了,心牙死了。”那位警官打开车窗,腾出手点燃一支香烟,午夜的街道,路边几乎看不到人。

“体谅下,我抽支烟,我可是在那蹲了大半晚上才等到你。”警官说这话的时候跟本没有回头,小佳也不确定他是否看到了自己脸上惊讶的表情。

“心牙,死了?您在等我?”

那位警官回头看了一眼小佳,“好吧,你有知情权。准确来说,我是在等嫌疑人。”

嫌疑人?这个词仿佛一个巨石压在了小佳的心上,她努力回忆着这几天所发生的事,并且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做过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

“你放心,只是协助调查,没有抓你的意思。”那位职业警察仿佛已经洞察了小佳的心思。“几天前,我们在河里发现了心牙医生的尸体,尸体上有明显的被殴打迫害的痕迹,估计是一群愤怒的流浪汉做的,但也不排除是其他仇家,虽然她是个变态,该死,但杀人吧,终归是违法的,所以我就在她家的小区......”

警官的话语逐渐变得恍惚听不清,小佳眼前的视野也变得模糊,扭曲。那里,那是心牙的家......

公园的长椅上躺着流浪汉。这些流浪汉没有工作、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们只是单纯的垃圾,活着的垃圾!心牙的想法涌入了小佳的脑海,小佳透过心牙的双眼,看到了她正朝着其中一名流浪汉靠近。

插在口袋里的右手传来了手术刀的触感。

鲜血的腥臭味道,通过心牙的鼻腔同事也传给了小佳。

小佳希望她的宿主能够采取点措施来缓解这种味道。然而,心牙仿佛乐在其中。

人体的构造,专业的解剖学知识以及手法,在心牙的脑海中闪烁着,她在众多的方法中迅速筛选出最有效最迅捷的,就连小佳也不得不开始佩服她的专业。

“谁?是谁在那里?”几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靠拢过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小佳透过心牙的眼睛,能辨别出那几个人脸上的惊讶与恐惧。

“小佳医生?小佳医生?”

小佳的世界再度扭曲陷入黑暗,当光明到来的时候,她正做在那位警官的办公室。坐在她对面的那位警官无疑是现实世界中最稳定的存在,在她彻底的疯掉之前。

“从刚才开始,您就沉默不语,我知道怀疑您是心牙的同伙有些冒犯,您也不该......”那位警官的目光移到了小佳面前做笔录的纸上,“一言不发的,在纸上乱画。”

小佳也随着警官的目光将注意力移到了自己的面前,那张纸上画着各种人体解剖的图解,旁边还有一些晦涩难懂的专业词汇。

“你懂什么!”莫名的怒火在小佳的心中升起,她将面前的纸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她有些着急了,她必须马上联系那些有关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同事。她必须得到专业的治疗!而不是因为这位警官无聊的猜测而浪费时间!

“我明天还有重要的手术要做。刚刚在纸上也只是一些明天手术的研究,我现在需要休息!”小佳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职业和专业搪塞过去,而那位警官似乎并没有想让她离开的意思。

“希望,您能体谅,每个公民都有义务协助我们调查的,我相信如果您是清白......”

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小警察而已,有什么权利将我留在这里?那么多杀人放火你不管,把我留在这也不知道有什么企图......

小佳思考着,她没听,也不在相信这位警官的任何一句话。她开始觉得,就在刚才还被自己当做救命稻草的这位警官,也许才是最大的威胁。

小佳的世界,再一次陷入了更深层的黑暗。

疼痛,通过心牙的身体刺激着小佳。

小佳能感觉到她的身上已经有多处骨折,就像是断在自己身上那般的疼痛。

心牙正在一座假山的人工洞穴中喘息着,只是为了躲避那些殴打她的流浪汉。

小佳透过心牙的双眼仔细观察着她身上的每一处伤痕,心牙仿佛是从非人的折磨中逃了出来;她哭泣着。

简直是暴行,愤怒取代了小佳最开始的恐惧。她开始想要同情心牙,但她又反复的提醒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变态杀人魔,正在品尝她自己种下的苦果。

社会的垃圾,已经无法为人类世界做出任何一点贡献的人,他们只会像无辜者施加暴力、偷盗、欺诈,侵犯独行的少女。都是这群人,他们没有梦想,只有最原始的欲望和冲动!用他们的生命来研究攻克疾病的办法,就是他们存在的价值。

心牙的想法仿佛就像为自己辩解一般,但小佳确定心牙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而且小佳还确定了一点,心牙不能死!她已经在心牙的脑海中找到了部分绝症的治疗方法。她的研究已经有所成效,虽然偶尔会把人变成像丧尸一样的怪物,但她已经有了完善的方法。

小佳仿佛已经忘记了心牙的死已经是事实,她透过心牙的双眼,看到了几个壮汉将心牙从洞穴里拖出。尽管她已经被侵犯、已经遍体鳞伤,但那群流浪汉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她哭泣着,诅咒着.....

“你干什么!?”

一行泪水从小佳的眼中流出,她已经脱离了心牙的幻境.而现在她正用一只手扼住了那位警官的脖子,另一只手正拿着手术刀。她没有思考手术刀是哪来的,她只想着心牙的研究,也许心牙平时手术的失败,也是因为她全身心地在她所在意的事情上。

小佳拖着警官的尸体走出了大门,她已决心继续心牙的研究......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