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解剖室

  • A+
所属分类:医院鬼故事

从小,我的爷爷就告诉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做医生,因为我们家从我太爷爷那到我爸爸三代都是从医的,每当我问爷爷为什么要做医生啊,他总是笑笑,抽一口长烟说道:“救死扶伤。”

那时我还小,不懂得什么意思,现在我知道了,所以,给我起名叫徐治仁,也有治病救人,仁义的意思,在我家庭的熏陶下,顺利的成为了一名实习医生。

来到我们市最大的一所XX医院,跟着我的实习导师后面学习,他不仅是我的导师,还是我们院最有权威的老医师,因为他姓林,我们都叫他林教授,能够跟着他学习我很高兴,也很珍惜这个机会。

在这里,实习期间,认识了我的一个好兄弟,也可以说是死党,我们不仅一起学习,下班后,也一起去吃饭,聚餐,想见恨晚啊,对了,忘说了,他叫喆宇,我都叫他小宇。

“嘿,治仁,我先回去睡觉了,下午有解剖课,记得叫我下,”小宇对我说。

“好的,放心吧,我也回去睡会,”我跟小宇草草到了别,就回去睡觉了,连午饭都懒得吃了,因为上午我们一起做了个小手术,有点累了。

“铃铃铃~”我从被窝里伸出手关了闹钟,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一看时间差不多了,赶紧穿好了衣服去叫小宇一起上班。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一起在探讨着在解剖学上每个人的看法,我们都是互相只对解剖特别感兴趣的知音,所以知道下午是林教授的解剖学讲座,都特别的兴奋,我还跟他分享了我发现了一种成分,可能让心脏再次复苏的想法,其他人都对我的方法不削一顾,果然只有他能懂我的想法。

刚到医院,就有很多人在解剖楼,因为我们的解剖室是单独一幢楼,都是来听林教授的解剖课的,而且我们这些刚来医院实习的,都没来过这里,对这里充满了好奇。

可能是因为解剖室很少有人来吧,有的灯都坏了,不停的闪烁,让人心里发毛。

“好了,所有的实习生们,下面我来教授大家解剖学的一些知识,”说完,教授站在一具躺在冰冷手术台上的尸体旁,用手术刀在尸体上摆弄着,刀在教授的手上就像是一个芭蕾舞者在舞台上绽放自我。

随着教授的授课,没一会时间就到了,可能是我听得太认真了吧,以至于面前的尸体被解剖成那样也无动于衷,只知道认真听讲,小宇一定没有认真听,都在那吐了。

回到家,我依然觉得今天林教授上的课深入人心,还不停的回忆着,特别是那个解剖室,我很想要像教授一样能达到那样水平的医术。

“教授,我能不能像你一样在里面做解剖啊,”我问道教授。

“治仁啊,你是我最喜欢,最器重的一个学生,到时你还没到那个时候,逝者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让你解剖的,而且还会有很多规矩,不遵守可是会出事的,等你有了那个资历以后你就会懂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林教授说完便走了,以前他对我不是这样的态度啊,怎么。。。

“一定是怕我有能力超过他,”高傲的我这样想道。

黑夜笼罩了蔚蓝色的天空,一切都仿佛陷入了死寂,为什么那样否定了我,我不甘心,我要自己去升华自己的能力。

“小宇,我们一起去解剖室看看吧,上次林教授解剖的尸体一定还在那里,”他很痛快的答应了,我拉着小宇就往解剖楼走着,因为他也对解剖特别的感兴趣。

来到了楼下,楼里诡异的灯光不停的在闪烁着,在黑夜的映射下更加的恐怖,就像是在等待着猎物到来。

走廊里,安静的一片死寂,除了我们轻微的脚步声,就剩下了电灯那微弱的电流声了。凭着自己终于摸索到了那间解剖室,打开解剖室的门,中间的解剖台格外的扎眼,上面的深绿色布盖着一个东西。

我去掀开那布,“治仁,这就是上次教授解剖的那具尸体了,还在这,太好了,没白来,”小宇摸着尸体说道。

我们俩个都是对解剖充满疯狂兴趣的人,所以我们才能玩到一块去,说时迟那时快,我们立马用自己的手术工具来再次进行深入解剖,凭借着我俩在书中了解到的方法,虽然第一次,但还是挺顺利的,大概用了1个多小时,我们又将他的心脏刨开了。

看见了血红的心脏表面,里面却是黑色的,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们就采了一些组织拿到显微镜下观察,什么?是碳?一氧化碳吗?难道是窒息死的?感觉自己的成就感爆棚,总感觉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呐喊:“快点救活我~”

小宇有些害怕了,“我们走吧,差不多了,我们也体验过了。”

“不不不,我们是救死扶伤,怎么现在就要走了,我们把他的伤口缝好吧,”我捧着被我们解剖的心脏说到。

我拿出了自己发现的那个药物成分,将它放在了解剖下来的心脏里,再掏出了缝伤口的线和针,很小心的将被我们解剖成两半的心脏缝合好,再轻轻的放回他原来的位置,再把尸体的肚子缝合好,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我在欣赏着出自自己手中的艺术品。

那个声音越强烈了“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声音摄人心扉,让我的大脑不受自控一般,他好像在不停引导我救活这个尸体。

“你怎么了,治仁,为什么好好的拿起了心脏除颤仪,他已经死了,你的药物与电击也没有用的,”小宇看着我焦急的说,但是我貌似已经屏蔽了他的话一般。

“小宇,你也不相信我了吗?”我冷笑着说道。

拿起除颤仪,就走到了尸体旁边,在其心脏位置不停的电击,小宇眼睁睁的看着我这么做,呆呆的站在了原地,他可能被我这个疯狂的举动给震慑住了。

而在我电击了几次后,尸体竟然睁开了眼睛,突然坐了起来,而我,却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对着小宇在说:“去吧,去品尝我为你准备的食物吧。”

“啊。。。。。。”

尖叫声划过漆黑的夜晚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只是世界上少了一个叫小宇的人。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