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鬼宅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小时候的物资不如现在充盈,一块钱在当时都是巨款。那时我具体是多少岁,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还没有开始入学。那时候,一到快要入冬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就开始商量着要抽出一天时间前往巡场镇买猪油。其实猪油在复兴镇也有,到复兴镇买,步行也就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而去巡场镇买一去一回就是一天的路程,但是尽管如此,为了每斤猪油能够便宜两块钱,父亲和母亲还是决定舍近求远去巡场镇买。

早晨天还未亮,母亲就起来张罗着早饭,我们吃完早饭,天才大亮。原本这次去买猪油,父亲和母亲并没有打算带上我,但是因为我当时年纪小,吵着闹着非要跟去,父母又考虑到他们出门就是一天,我没有人照料,也就同意我跟着随行。

那时的路全是崎岖的山间小路,我们从早上出发,一直在不停的上山又下山,走了约莫快到午饭时间,我们才走到去往巡场镇的大道上,往巡场镇这边走所看到的房屋都是砖房,比起我们复兴的泥瓦房,巡场镇这边的人算是富有的多。路边有一座两层楼的砖房格外引人注目,在当时,能够住上砖房已经是很有钱的人家了,更何况还是两层楼的砖房。房子修建的很宽敞漂亮,但是却长满了杂草,不像有人居住的模样。出于好奇,我问父亲,这么大的房子怎么长草了啊?父亲当时并没有立刻回答我,只是说小孩子不要多说话。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父亲突然回头往后张望了一番,然后这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对我说道:“大娃,呆会儿回去经过那个房子的时候千万别乱说话,知道吗?”我那时候年纪小,哪里懂父亲的良苦用心,反问父亲为什么?父亲本不愿多说,但是母亲也好像对那座房子很感兴趣,也和我一同追问父亲为什么。迫于无奈,父亲只得对我们讲了一个故事,但是他却再三叮嘱我们,听了之后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从那里路过的时候就和正常经过一样,不许东张西望,不许乱说话,尤其是关于房子的。我们忙点头应允。父亲紧张的再次回头张望了一番,这才开始向我们徐徐道来。

我们现在走这个地方属于巡场镇和腾龙镇的交界地带,刚才那个房子属于腾龙镇那边的,腾龙镇山高,产煤,当地的人都是以挖煤为生,挖煤的工资高哇,一天能挣好几十块钱呢。父亲说到钱的时候,眼神一亮,不过随即就暗淡了下来。不过挖煤的人挣的虽然多,但是那可是拿命换钱的行当,我们私底下都管这些人叫做死了还没有埋,埋了却还没有死。挖煤这行当说不定哪天下井就再也上不来。给我再多钱我也不干。好像意识到自己说远了,父亲把思绪理了理,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刚才我们看到的那座房子主人以前可有钱了,家里弟兄二人,人强马壮,都是干挖煤的。

两人下井挣了不少钱,于是兄弟两人合伙修建了一座两层砖瓦房。砖瓦房修建好当天,兄弟二人就迫不及待的搬进去住了。但是就在搬进去的当晚,出事了。老大睡到半夜突然就莫名其妙上吊自杀了。天明的时候,老二去叫老大起床干活,一进屋就看见老大的尸体悬挂在窗户边上,他居然是用自己的衣服把自己吊死在窗户栏上。谁也不知道刚刚住进新房的老大为什么会半夜上吊自杀,当时警察也来了,法医也来了,基本上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父亲说到这儿深吸了一口凉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接着往下说道,谁知老大刚死不到半个月,老二突然拿了家里的菜刀抹了脖子也自杀了。刚刚修好的新房,就接连死了两个当家的男人,家里人谁都不敢再在那个新房子里住了,她们都说夜里刚刚睡着就时常见到有个白胡子老头拿着笤帚驱赶他们,说他们不能住在这里。于是新房子闹鬼的传说很快就在当地传开了。但是闹鬼这种事毕竟是封建余孽,谁要是宣扬闹鬼,那就是搞迷信,搞封建,弄不好,是要扣帽子被泼大粪游街的。

当地有一个民兵队长,当时闹鬼的传说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提起这个民兵队长,那可是个响当当的硬汉子,早年曾在部队当过兵,上过战场,天不怕地不怕。他偏偏就不信邪,他大声呵斥那些宣扬那座房子闹鬼的人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哪里会有鬼?都是一群吃饱了饭没事干的人瞎嚷嚷。老子今晚就住进去试试,看谁把我怎样。民兵队长当天带了一把土枪就住进了那座新房。

睡到半夜,民兵队长听到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他一个机灵,赶紧拿起土枪。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拿着一把笤帚恶狠狠的站在他面前,斥骂道,这里是我的房子,赶紧给我出去!民兵队长是个不信邪的人,他想肯定是谁在装神弄鬼捉弄他,于是对那老头喝骂道,深更半夜,在这里装神弄鬼,信不信,老子一枪蹦了你。那白胡子老头就像没有听见一样,提起笤帚就向民兵队长打来。民兵队长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好啊,你装神弄鬼就算了,居然敢打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不知我的厉害。

民兵队长举起土枪朝着白胡子老头的的腿上就抡了过去。当时的土枪还是木头的,枪杆足有一米多长,这一枪杆抡在人腿上,若是正常人肯定就抱腿喊疼了,可是这老头就跟没事人一样,依然拿着笤帚向着民兵队长扑来,民兵队长心想可能是夜里太黑打偏了,又抡了一枪过去,谁知那老头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接连抡了两三枪,那老头都安然无恙,民兵队长这才开始慌了。土枪本就是他拿来给自己壮胆用的,根本没有子弹,现在半夜突然凭空出来一个打不死的老头驱赶自己,自己的土枪对他根本不起任何作用,说不害怕肯定是假的,民兵队长当时就怂了,急忙下跪求饶,老神仙,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来这里的,求老神仙放我一命吧。白胡子老头只是一个劲儿的骂道,给我滚!给我滚!

民兵队长这才醒悟过来,赶紧慌不迭的跑出了新房,连土枪都没有来得及拿就跑了。这件事传到了县上,县里领导也不信,专程派人过来检查,但是并没有检查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也如民兵队长一样打算在这房子里住一晚,看看到底是谁在捣乱。睡到半夜果然也见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来驱赶他。至此这间房子闹鬼的事就坐实了,但是领导毕竟是领导,闹鬼这种事是上不得台面的。领导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对外也就宣称是房主人生了急病死了,所以房子就荒废了。

这里是腾龙镇,离咱那儿可不近,孩儿他爸,这事你咋知道的?母亲对此只是当作故事听,并不当真。

你糊涂啦,你忘了我大姐就嫁到这个镇上了?这些事当然是大姐给我说的。父亲说道。我大姑确实就嫁到这个镇上,当时还是被我奶奶逼迫嫁到这里来的。这事儿,我听我母亲提起过。

母亲这才开始后怕起来,要是大姑说的,那这事儿肯定就假不了了。

我们三人一路说着话,也就到了巡场镇。此时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我们在镇上胡乱吃了点饭,径直就去买猪油了。回去的路上,我一直牢记着父亲的话,不敢看那座房子。回到家歇息不到一会儿,天就黑了。

早些年,我去大姑家看望生病的大姑父,期间坐车还路过一次那座房子,房子已经破败不堪,周边全是杂草。腾龙镇由于山太高,近些年又因为很多人外出挣了钱陆续都把房子买到镇上或者外地去了。留在农村的人已经不多,很多房屋基本都闲置了下来。也不知当时那个霸占新房的白胡子老头走没走。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