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诡遇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摘要

而客厅中央有个白色的茶几,底下整齐摆着整套的古朴茶具。沙发是青色碎花模样,坐在沙发上,抿一口热茶,那感觉,别提多安逸了。

今天周伟遇到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在搬家的途中遇到一个神棍。

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工作原因,周伟需要搬家,找了半个多月才找到离工作地方近的房子。

是栋四楼高的楼房,看上去还不错,房子是新刷的粉,绛红色,挺喜庆。楼底下不远处有个湖,涟漪片片,绿光莹莹,霎时好看。

而且那里的房租出奇的便宜,周伟暗中窃喜,自己捡到便宜了。

路上看到一个算命摊,一位穿着古朴的墨镜老人,悠哉悠哉的翻着泛黄的书籍。

周伟一向对这些江湖骗子嗤之以鼻。

他心想,早点过马路,看到这些算命的骗子就烦。

可是走到一半的路程,却因为急速行驶的大货车而退了回去。

“年轻人,悠着点啊。我看你面相发黑,精神不振,有无妄之灾啊……”

“你说什么?”周伟回头。

算命师傅慢悠悠:“有性命之忧。”

周伟斜睨:“那该如何解决?”

说到重点了,算命先生一扫之前的懒散状态,噌的一声从凳子上起来,因为用力太猛,凳子被撞倒了。

“998!只要998!包你性命无忧,前程似锦,一路平安。因为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原来一千块的套餐,只要998!而且……”算命师傅凑到周伟耳边悄声细语:“我还兼职祖传贴膜,顺便送你张膜,如何?划算吧。”

周伟提起行李就走,心中暗诽,这年头,连江湖骗子都走推销的道路了,什么世道。

算命先生手指慢悠悠敲着桌面:“命由我不由你,无头苍蝇乱撞,世间妖怪魅鬼,你还是太嫩了。”

“文化知识太差,想编首诗装世外高人都装不来。收摊……收摊……”

天阴沉沉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二)幻觉?

周伟走了二十分钟才到了新住所。

这个地方太安静了,死寂一般的感觉。

位置坐落的比较偏僻,周围都是山,离最近的便利店都要走七八分钟的路程。

小区里零散的走着几个干瘦的老人,他们走的很慢,面色枯黄,一看身体就像快要大限来临的样子。

怎么都是老人?周伟有些纳闷,他感觉有些诡异。搞得好像自己的新住所跟养老院似得。他提着行李丈二摸不着头脑。

现在再看新房子的颜色,也觉得怪怪的,就像……就像人血一样!

止不住打了个冷颤,他停止了自己的幻想,够了够了,难道你也被江湖骗子传染,变得神神叨叨了吗?

“喂,小伙子,你怎么住这里来了?这里……”

身边经过了一位老婆婆,她说的话让周伟疑惑万分。

这里不能住吗?

“走走走,哪来的疯婆子?”物业赶了过来,驱逐老婆婆,老婆婆眼神怜悯望着周伟,边摇头边走了。

物业管理人员接过周伟的行李箱,笑着解释:“这里的老人比较多,你也知道人岁数大了总是爱胡说八道。”

是这样吗?周伟半信半疑。

上了楼,看了房子,周伟表示满意,因为之前给了定金,正式签了合同后,周伟将剩余的尾款补上。

周伟看了看窗口,漫不经心的问:“为什么不远处有好多个土包?”

物业管理一愣,僵笑道:“哦,是我们最近在施工,他们搞工程,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将土堆起来。”

湖的侧面,耸立着大小不一的土包,他们就像蒸笼里的馒头一样分外扎眼。

物业管理人员收了尾款后,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在房间里呆,很快就走了。

周伟惬意站在窗前欣赏风光。他的房间是307,三楼的视角说高也不高,说矮也不矮,恰到好处看风景的角度。

那湖是周伟最喜欢的,绿莹莹的湖面光泽,让他感觉很舒服。

周伟是个编辑,他喜欢这种像在小说里才会有的画面,美湖如镜,让人心旷神怡,生不起杂念,仿佛起了龌蹉的心思,便会亵渎了梦幻般的美好。

真的像镜子一样,连一丝涟漪都没起……

等等,那黑黑的是什么?在湖的正中央,有一抹黑色在湖中徐徐散开……

“那是……人的头发?”周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惊悚席卷而来。

(三)诡异的蒙娜丽莎

周伟怀疑自己眼花了。

他眨了眨眼睛,湖面的那一抹黑色消失不见,再次恢复了如镜面般梦幻的画面。

绿色的湖面倒映着岸边垂柳,好一副宁静风光。

为什么最近老是出现幻觉?周伟无奈揉了揉太阳穴。

不管了,先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吧。

房间贴着黑白相间的墙纸,在黑白之间印着大大小小不规则的脚印,密密麻麻,看上去却并不凌乱,反倒有种艺术的美感。

房间在东侧,单人床,将窗帘打开,淡淡的阳光洒在床上。床边不远处是放书的木质书柜,散发着木材独有的香味。

而客厅中央有个白色的茶几,底下整齐摆着整套的古朴茶具。

沙发是青色碎花模样,坐在沙发上,抿一口热茶,那感觉,别提多安逸了。

厨房和卫生间在西侧。

客厅最显眼的是正中央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巨大的蒙娜丽莎像。

蒙娜丽莎微笑看着忙里忙外的周伟,笑容似乎有些诡异。

“喀啦——”细碎的声音响起,周伟回头,原来是画像歪了,他走过去将它扶正。

厚厚的云层积压了很久,终于爆发了压力,大雨倾盆而下,斜斜的雨珠打在窗户上,瞬间蒙了一层雨雾。

将行李收拾整齐,看了看时间,周伟准备上班,拿了把雨伞,周伟出了门。

周伟在一个文化公司当编辑,那个公司离新住所只要走十分钟的时间,比原来居住的地方近了许多。

房间里空无一人,寂静无比,只有蒙娜丽莎神秘又诡异的微笑。

“喀啦——”蒙娜丽莎的画像又歪了。

(四)有客进门

周伟今天的事情特别忙,他忙到晚上十一点四十几才回家。走到楼下十一点五十。

一个老头出现在周伟后头,他转头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那老头走路没有一点声音。

“小伙子,你是新来的?”

“是啊,大爷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

“呵呵,前几天走亲戚,路程太远,赶回家已经这么晚了。”

“大爷我住307,你住哪里啊?”

“我住407。”

周伟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老大爷上楼没有声音,走路飘忽,穿着一双破解放鞋。

看了看手机,此刻时间刚好00:00。

周伟回想起来,好像,与老大爷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感觉一股阴冷之气席卷而来。

不吉利的时间,不吉利的氛围,看着上方黑洞洞的楼梯口,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回到家后,周伟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喝了一口热茶驱驱寒气后,周伟感觉自己身体没那么疲惫了。

他惬意的靠在沙发上,享受下班后的休闲时光。

“咦?怎么又歪了?”

周伟发现上午才扳正的画像又歪了,表示很纳闷。他上前查看才发现,原来画像的一侧螺丝松掉了。

找了螺丝刀将问题处理后,周伟回到床上睡觉了。

关了灯,整个世界黑暗了。只有蒙娜丽莎邪邪的微笑以及在黑暗中她发亮的双眸。

周伟平时很少做梦,可今晚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雾气蒙蒙,大山连绵,周围都是树林,空气很清新。

周伟站在山坡上,望着脚下潺潺而流的小溪,他很茫然又很惊讶。

茫然,这个地方自己从没来过,惊讶的是,这个世界万物都是灰色!

灰色的山,灰色的树,灰色的小溪以及水下灰色的鹅卵石。

周伟看了看自己,疑惑只有为什么自己有颜色呢?

“妈妈,妈妈,我害怕,回家的路太远了……”

“孩子别怕,妈妈会保护你,你看,前面有位哥哥,要不,我们去拜托那位哥哥送送我们好不好?”

脚步声越走越近,周伟望向来人,原来是穿红色母子装的母子,妈妈穿着大红色连衣裙,眉眼含笑,长发垂腰,很是恬静。儿子才三四岁的模样,穿绣有龙纹的肚兜,头顶扎了个小辫子,胖嘟嘟,可爱到想去捏他脸。

“帅哥,你能送送我们吗?我们家太远了,孤儿寡母的有点害怕。”

周伟看了看母亲无害的表情,点头答应。

他看小孩实在太可爱了,禁不住捏捏他的脸:“小朋友,你好可爱啊。”

小男孩低下头:“你喜欢我的身啊……”声音低沉,随机抬头,换上甜甜的笑容:“那就好。”

“我还怕你不喜欢呢……”重新低下头,声音再次变得低沉。

周伟感觉怪怪的,感觉小男孩说的话莫名其妙。

“滴答——滴答——”一滴水珠落到周伟额上,水滴冰冷,寒气蚀骨。

他从梦中惊醒。

抹了一下额头的水珠,闻了闻,好臭!

他下床准备去上个厕所,却发现拖鞋旁边有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脚印!

怎么回事?!他的瞳孔因极度恐惧而放大。

(五)一堆怪事

仔细一瞧,原来是虚惊一场。

打开灯才发现原来是天花板上的墙纸脱落了一块,那脚印是墙纸上的图案。

吓我一跳,还好是虚惊一场。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而滴在周伟头上臭臭的水滴也是从那块地方渗透出来的。

我是307,大爷家是407了?不知道楼上渗水的地方是什么位置,怎么这么臭。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里没漏水了。

周伟安慰自己,房间这么便宜,算不错了,一点点小瑕疵就忍忍算了。

因为做梦的原因,周伟一夜无眠。

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去上班。

在路上的时候,有人在路边焚烧冥钱,黄色的冥钱被丢进火堆里,片刻化成了苍凉的黑灰,被风吹向了远方。

燃烧冥钱的是个老婆婆,她满面悲戚,混浊的眼泪划过满面沟壑的脸庞,也许是想到了伤心的往事,她嗓子禁不住发出了一声呜咽:“老头子,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先走了……你不是嫌自己那双鞋子破了想买新的吗?我给你买了新的解放鞋,可是你却再也穿不上了……”老婆婆越想越难过,哭声悲鸣。

走了一段路程,发现后面有买菜回家的老人们在讨论这件事情。

老人A:“唉,407的老头子真可怜,出门突发疾病,倒在路边,发现的时候人都僵了……”

老人B:“今天是老头子的头七,难怪老太婆会在这里烧纸钱……”

……

周伟后背发凉,冒出了细细的冷汗。

……

“小伙子,你是新来的?”

“是啊,大爷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

“呵呵,前几天走亲戚,路程太远,赶回家已经这么晚了。”

“大爷我住307,你住哪里啊?”

“我住407。”

……

大爷我住307,你住哪里啊?”

“我住407。”

!!!!!!

周伟早早的回了家,因为昨晚的撞鬼事件,他害怕了,再加上今天是老爷子的头七,他更加害怕再次撞鬼。

在路上的时候听到有住户议论:“你说401那老头子追什么星啊?一大把年纪了,还喜欢看足球,还特迷c罗,前几天买了一双c罗的球鞋,将近几千块钱,把他家老婆子气个半死!”……“他买那个做啥,自己脚都……”

后面的话没听清,他已经上楼了。

房间里寂静无比。

他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可是遭遇了这种事情,我想正常人都会感到害怕。

所以他今天晚上开着灯睡觉。

灯光惨白。他直瞪瞪望着渗水的天花板。

上面是407……那个人住的地方……

想起了那滴发臭的水珠,莫名其妙的感觉恶心。

回想起来,那种臭味就像尸体的腐臭味。

明明意识很清醒,可是眼皮不知为何,却越来越沉重了……

在不可抗力的因素下,他再次进去了梦乡……

(六)梦魇

灰色的山,灰色的树,灰色的小溪以及水下灰色的鹅卵石。

还有那等候的红衣母子。

又进入到那个梦里,怎么回事?周伟皱眉。

妈妈说:“帅哥,走啊。”

周伟心里觉得异样,却不发一言。

小孩扯了扯他的衣角:“哥哥,你说过要带我和妈妈回家的,哥哥不能耍赖。”

说完,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周伟不禁心软。

“好好好,我带你回家。”

小孩破涕为笑。

母子俩走得飞快,周伟都怀疑自己和他们是不是生的一样的脚,他们是用飞的吗?

走了接近半个小时的路,终于快到了。

前面的小孩兴奋对他大喊:“哥哥哥哥,到我家了!”

眼前是一片蓝色的湖,很美,周伟感觉有些眼熟。而母子两的房子建在水上,古色古香的建筑,看上去很有一番美感。

他视线一扫,却发现要去母子俩的?房子,必须经历另外一栋房子。

一栋破旧的茅草屋,而屋前摆满了一圈花圈,有个熟悉的老人坐在屋前,僵木着脸。

是、是407的那个老头!

周伟很想逃,可双脚却不受控制的往前走。

怎么、怎么回事?!我的身体……

在电光火石之前,他想起了一个可能性,他是有颜色的,红衣母子是有颜色的,而老头是灰色的,是不是,只有活的人才有颜色?

周伟经过老头子身边时,冷汗滴落,他千祈祷万祈祷,老头子千万不要对他做什么。

越想什么越来什么,老头子干瘦如柴手飞快抓住他的手,周伟心惊,好凉!!

老头子面容僵硬:“快逃!”

我也想逃开你啊,可是你却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老头子的举动着实吓了他一跳,他腿肚子都在发软。

“逃、逃什么?”他吓得语无伦次。

“快逃啊,那母子是厉鬼!”

原来,红衣母子是厉鬼!红衣!他怎么早没想明白!

(七)局中局

“醒来!”一声大喝,周伟从梦中惊醒。

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受惊不小!

自己站在小区湖边,脚后跟踩在湖边缘上,要不是有人从后面拉住了他的衣领,他恐怕已经掉进湖里去了。

湖下有张苍白的脸,瞳孔是红色,一袭红色连衣裙,黑发在水中飘散,能隐约看出她的肚子高高隆起……

周伟被身后的神秘人拉走了,她虽心不甘,可奈何身上的禁咒无法出水,只能默默看他们逃走。

她摸了摸肚子:“孩子,对不起,让这么好的替身逃走了……”

夜色寂寥,冷风寒冷刺骨。

抓住他的手比冷风更加冰凉。

原来是407的老爷子。周伟最开始看到是他,大骇道,你不是死了吗?你、你做鬼也不要找我啊,我又没得罪你什么。

大爷大怒,谁死了?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路上大爷边走边解释。

“唉,小伙子,我的确是407住户,但是你听错了,去世的那位是401户的。”

“你想,我要真害你,我干嘛要从女鬼手上救你出来?”

“跟你说,你是招阴体质,偏偏今明两天都是月食,很多鬼会来找你做替身,要像平平安安渡过这两天,就跟我走,我有认识道法的人。”

周伟吓得六神无主,像提线木偶跟着老头子走。

很快不远处出现了一片片房子,黑暗里没有一人开灯。

他却顿住了脚边,想起了之前其他人议论的话。

“你说401那老头子追什么星啊?一大把年纪了,还喜欢看足球,还特迷c罗,前几天买了一双c罗的球鞋,将近几千块钱,把他家老婆子气个半死!”……“他买那个做啥,自己脚都被截肢了,还买球鞋?!”

“老头子,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先走了……你不是嫌自己那双鞋子破了想买新的吗?我给你买了新的解放鞋,可是你却再也穿不上了……”

被截肢?解放鞋?

周伟下意识望向了老头子脚下的破解放鞋。

突然,他有种想逃的冲动。

老头子……老头子……果然死了!

(八)真相大白

“怎么不走了?”

“你、你的确死了对吧?”

“傻孩子,你又在说什么胡话。”老头子笑了,向前走了一步。

周伟后退:“别过来!401户是被截了肢,而烧冥钱的老婆婆却烧了一双解放鞋,说明死的是407并不是401,也就是说,死的就是你本人!”

老头子阴测测笑了:“我舍不得阳间啊,好不容易找到个替身,你必须跟我走!”

说完,向他袭来,本体也变成青紫的僵尸形象。

这才是他的本体,一具尸体的模样!

周伟吓得往后就逃,可他被老头子定住了,根本就无法动弹!

周伟心想完了,今日要命丧如此。他吓得闭住了眼睛。

唉,早知道就听当初那个算命老头子的话,998不仅保平安,还免费送张膜,多划得来。他内心后悔万分。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一道白光飞向老头子将老头子钉在了地上,老头子看着来人眼神满是惊恐。

“孽障!见到我还不回到你该去的地方?想被我打的魂飞魄散吗?”

熟悉的声音,周伟感到一阵心安。是那个算命师傅。

老头子深知自己与对方实力悬殊,只好化成了一片青烟,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

揉了揉眼睛,发现消失的不止老头子一个人,还有那一片片的房子,原来的那片房子的位置,变成了之前跟物业所说的一个个土包。

活着的人住房子……死了的人……原来这些土包都是坟墓!

周伟所在的城市奉行火葬,他之前压根没想到这些土包是坟墓!

算命先生说,他不应该在这个地方租房子,这里面的住户都是一些生了病或高龄的老人,来这里等待生命的消逝的。因为只有这里才能土葬,老人们都是传统的人。所以造成了此地势阴气极重,周伟这个招阴体质的人,往里面乱窜,就是在送命。

周伟心想,难怪那个年轻的物业,签了合同就走了,这个地方这么不吉利,谁会愿意呆。

他决定了,白天回去就搬家,钱也不要了,那点小钱哪有命重要?想起了今天的“奇遇”,他拍了拍胸口安抚心神。

“承惠rmb1000,可刷卡可付现金。”算命先生神奇的在身后掏出了一个刷卡机。

“怎么这么贵?”

似乎他听到了之前周伟的心声,眨了眨眼睛:“这点小钱哪有命重要?”

周伟无奈掏出钱包,摸出了10张毛爷爷递给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接过,笑道:“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

白日里,周伟行李都收拾好了。临走之前,他回头望了望小区,感觉这一两天经历的事情就像做了一场梦。

他摇了摇头,哪有这么便宜的房租,世上始终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

想占便宜的人,终究被“便宜”占了。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