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蝗蛊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随着一声剧烈的门响,张伟不耐烦的走进屋中,此时已经凌晨二三点了。

妻子陈秋从屋中赶紧出来迎接,一脸笑意道:“老公你回来了。”

张伟心里有些诧异,妻子没事吧,要知道她和自己三天两头吵闹个不停,整天一回家就看到一张丧气脸。

不过这也不能怪陈秋,因为张伟在外面有小三,还被陈秋当场抓奸。

被抓奸的张伟不但不反悔,还越加和小三在外面胡来。

最可笑的是,张伟的小三也结婚了,不然他早就彻夜不归了。

可是今天奇怪了,妻子竟然对他笑脸相迎,这也太反常了吧,搞得张伟有些不自在。

“你没事吧。”张伟看着陈秋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公水给你打好了,快来泡脚,你都累一晚上了。”

陈秋主动为张伟脱下鞋袜,又把他一双脚泡在热水里。

“我靠!你没病吧。”

张伟心想,你明知道我去玩女人了,还说我累一晚上,对我这么好,到底有何居心呢。

张伟看着陈秋反问道。

陈秋抿嘴笑了笑道:“老公,你误会了,今天我思前想后了一天,我觉得我们的生活不该是这样,再说了那个男人外面没一个女人,古代人还三妻四妾呢,只要你还把我当做妻子,对我好,不跟我离婚,每天按时回来吃饭,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

张伟一听,顿时傻眼了,不过又有些不相信,试探的问:“你当真这样想?前几天还用自杀威胁我。”

“死也不能解决问题啊,再说了你我夫妻十多年了,你对我有些厌烦,其实也很正常,唉,其实说白了,也不是什么事,反正我想通了。”

陈秋的笑容很甜,说话也十分真切,说完后她轻轻的躺在张伟怀里。

这倒把张伟给整蒙了,心想道,这女人怎么变了个性子,我还是在观察观察。

“老公你累了,洗完脚赶紧上床睡觉吧。”

陈秋亲自为老公铺床,把自己的被子抱了出来,说道:“老公,你一天太辛苦了,床你来睡,我睡外面的沙发。”

嘿,这婆娘怎么突然转性了,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这时候,陈秋笑容甜蜜的说道:“老公,你明晚早些回来,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水煮肉片。”

张伟这一瞬间有一种错觉,和妻子陈秋好像回到了恋爱时代。

要知道从前妻子也是温柔可人的,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妻子开始变得刁蛮任性,多疑。

如今好像换了一个人,反而让他有些不适应。

张伟哦哦点了点头,道:“恩恩。”

第二天,张伟的小三小梦和他在床上恩爱后,小三撒娇道:“亲爱的,我老公出差去了,今晚你就不要回去了,在这里陪我吧。”

张伟点燃一根烟,神情有些恍惚,好像在想什么事。

小三心里有些不愉快了,嘟嘴道:“哼,你在想什么呢,我说话你没有听到啊。”

小三摇晃了张伟两下,他这才从思绪中回味过来,道:“哦,你说什么。”

“我让你今晚留下。”

“你老公呢?”

“那个死鬼出差去了。”

“哦,那不行,今晚陈秋给我做菜了。”

小三一听,呵呵一声道:“我耳朵没听错吧,那个泼妇会给你做菜。”

要知道陈秋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买买买,生活中对自己老公给诸多管制,在外人面前也从不给他面子。

如今大灰狼变成小绵羊,这让小三有些吃惊。

“你那女人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张伟一听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想回去看看,我还准备跟她摊牌呢,我好想娶你呢,对了,你多久离婚。“

小三抿嘴一笑道:“你放心好了,等他出差回来,我就跟他说。”

这天张伟准时回家,还没到家就闻到一股异香传了出来。

等他开门进入屋子的时候,那股异香钻入他的心肺,让他情不自禁的喊道:“哇,老婆,好香啊,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啊。”

不大一会儿,陈秋把菜端了出来道:“老公,你最爱吃的水煮肉么来了。”

张伟看着刚淋过油的水煮肉片,还在滋滋的冒着泡,闻着除了一股辣味外,还有一股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

那股香味让张伟凑近了一闻,简直形容不出那种感觉,问道:“老婆,你什么时候会做菜的。”

“你以为我只会逛街买衣服,对你发脾气啊。”

以前的陈秋的确是这样,不过张伟一想,也许陈秋突然转性,是想要把他留在身边,还是说别有目的呢?

“对了,我看你的水煮肉么,怎么有一股很特别的香味,那是什么。”

“哦,你忘了啊,我之前去云南一趟,从那边带回来不少香料,我把香料加在菜里,要不你吃吃看。”

“不会有毒吧。”

为了谨慎张伟看了一眼陈秋,想要看看她的反应。

“老公,你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对你下毒,不信你看我吃给你看。”

说完后陈秋用筷子夹起一块肉,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张伟看陈秋吃起来没有问题,在闻着这股香味,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再也忍不住这种诱惑,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口大口的 吃起来。

“老婆真是太好吃了,你做的菜真是绝了,都可以开餐厅了,我太佩服你了。”

张伟一边吃一边不忘对老婆的夸赞。

要知道张伟也算吃过各种美食,可是还没哪一种让他吃一会就上瘾了。

打从这以后,张伟对陈秋做的菜开始迷恋起来,竟然和小三的约会越来越减少。

还每天按时回家,就为了吃老婆做的菜。

可是近来,张伟头疼的厉害,可是每次一吃老婆做的菜就好了。

那种头疼欲裂的感觉,张伟这一辈子都不想尝试了,无可奈何下,他去了医院,他朋友正好就在医院上班。

当张伟做完ct后,看着那头部的照片,里面竟然是装了满满的蚂蝗。

那些蚂蝗黄乎乎的,湿哒哒的,感觉很黏的样子,挤满了张伟的头部,在里面窜来窜去,这一刻张伟再也忍不住了,一声大叫道:“啊~”

张伟死了,在临死前,无数蚂蝗从他头皮里钻了出来,导致他整个头皮,身子都被蚂蝗包裹,等到警察来的时候,张伟全身的鲜血已经被蚂蝗吸干,变成了一具皱巴巴的干尸,摸样恐怖之极。

张伟死后,陈秋得意一笑,道:“你终于死了。”

陈秋之前去过云南一趟,云南那边多蛊虫,她找来蚂蝗蛊,对张伟下蛊,最后导致张伟中蛊而死。

这一刻,陈秋“啊”了一声,竟然头疼欲裂,她突然在镜子里看到,那一刻她的头变得透明,只剩下一声剥皮,脑袋里居然是无数的蚂蝗蛊。

原来陈秋之前给张伟下蛊的时候,自己也吃了下蛊后的菜,虽然她吃了解药,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终究对这种蛊香抵抗不了,竟然在梦游的时候,大口吃着自己做的菜。

(完)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