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鬼的浴室

  • A+
所属分类:校园鬼故事

“奇了怪了,今天洗澡的人怎么这么多啊!”看着满满当当的浴室门口一大串排队的人,阿武觉得心情很是烦闷。

“对了,不如去宿舍六楼的浴室洗吧,那里肯定没人!”

宿舍六楼的浴室是让男生们谈之色变的一个地方。据说几年前有一个男学生在那里割腕自杀。被人们发现的时候,那男生割开的手腕就在莲蓬头下面,莲蓬头里流出的温水将血水冲得满地都是,那场景惨不忍睹。

从此以后,有不少学生反应,在晚上洗澡的时候看见了那个自杀男生的鬼魂,样子非常可怕。于是再也没有学生敢在晚上去那间浴室。

然而阿武并不在乎这些,因为他是校园灵异社的一名成员,平时最喜欢研究些灵异事件,鬼电影鬼故事之类更是看了不计其数,所以自认为已经培养出了很强大的心理素质。在同学中是出名的傻大胆,外号“鬼见愁”。

“我还就不信了,就算有鬼我也不怕,我倒要见识见识鬼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心里想着,阿武走上六楼,打开浴室的灯。

虽然人少,不过浴室里还是很干净的。阿武快速脱了衣服,拧开莲蓬头开始冲洗身上难闻的味道。

冲了几分钟,阿武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隔壁的水龙头被拧开了,正在哗哗地流着水。

“奇怪了,除了自己还有人敢来这里洗澡,胆子可真够大的!”阿武抹掉脸上的水,转头看向旁边。

可是旁边却并没有人,莲蓬头也没开,地上也没有丝毫水迹,根本就不像是有人用过!

“怎么回事儿,难道说是我听错了!”阿武摇摇头没有理会,继续洗澡。

但是刚站到莲蓬头底下,阿武忽然闻到一股腥味儿,其中还掺杂着淡淡的铁锈味儿。

有铁锈味儿!难道说是血的味道!阿武心中一惊,急忙冲掉脸上的泡沫一看,他的手上,脸上甚至全身上下竟然都是血!

“啊,怎么回事儿?”阿武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一看莲蓬头,那里面流出来的竟然不是水,而是暗红色的粘稠血液!

“真的闹鬼了!”阿武吓得来不及管身上的血,转身就像往外跑。

可还没等跑出几步,一个人忽然出现在阿武面前!

那是一个年轻男生,年龄看上去跟阿武差不多大,长得挺清秀的,只是面色苍白如纸,头发和衣服都是湿淋淋的。最触目惊心的地方,是那男生的手腕上有一道深深的刀口,粉色的肉和白色的骨头已经露了出来!

“啊,你,你是鬼?”阿武吓得后退几步,指着那男生惊慌地说。

“废话,我当然是鬼了!”那男生的鬼魂冷着脸,恶狠狠地说。

“你,你想干什么?”

“我一个鬼好寂寞啊,你来陪我吧!”那鬼魂说着,一把拉住阿武的手臂,另一只手拿着一把美工刀。

“不,不要!”阿武拼命想挣脱,但是那鬼魂的力气非常大,他根本就挣脱不得!

“我求求你,我多给你烧东西,求求你放了我吧!”

“不,我只想要你来陪我!”

“去你大爷的死基佬,老子不干!”阿武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终于从那鬼魂手中挣脱出来,撒开蹄子就跑了出去。

一路跑回宿舍,阿武吓得顶着门拼命喘气。

室友们看见阿武狼狈的样子,都吓了一跳。

“阿武,你这是怎么了?”一个室友问道。

“有鬼,有鬼!六楼的浴室里真的在闹鬼!”阿武大声说。

“闹鬼不闹鬼我们不知道,不过你这样子跑回来,就没觉得……冷吗?”

阿武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现在一丝不挂。先前满身的血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消失了,身上的某个部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虽说宿舍里都是男的,可是这样子还是挺难为情的。于是阿武急忙找了衣服穿上,跟室友们说起见鬼的事情。

室友们面面相觑,他们早都听说过这件事,也从来不敢上六楼浴室去,没想到阿武这个傻大胆竟然闲的没事儿去作死!

不过毕竟没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大家安慰了阿武一阵也就散了。

第二天刚一下课,阿武就来到灵异社,跟社长说起了这件事。

社长一听,马上来了兴致,表示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

“阿武,今天晚上咱们再去那里一次,我倒要看看这个鬼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社长兴奋地说。

“不不不,我可不敢再去了!”阿武急忙说。

“没事儿,你放心吧!”社长指着桌子上一大堆各种各样所谓的法器说:“咱们把家伙都带上,我就不信那鬼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可是社长,这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哎呀,你不是鬼见愁吗,怎么怂成这个样子!”社长说:“没关系,有我呢,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晚上,战战兢兢的阿武跟着社长来到六楼的浴室。

夜晚总是带着一些让人害怕的气氛,尤其是当空气清冷,四周又十分安静的时候。

“阿武,你昨天是在哪个位置洗澡的?”

阿武指了指昨天洗澡的地方。

社长走过去拧开莲蓬头,温热的水哗哗地流着。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阿武,哪有鬼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做梦了?”

“绝对不可能,我真的看见鬼了!他还想要我的命呢!”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事情发生。

阿武看看手表说:“社长,十点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社长也看看表说:“别急,再等一会儿。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想错过。”

社长话音刚落,阿武忽然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社长身后,一张苍白的脸正对着社长的后脑勺!

“啊,鬼呀!”阿武吓得大叫。

社长急忙回头一看,只一眼,就眼睛一翻,无声地倒在地上。

擦,平时看你得了吧搜的,没想到是个绣花枕头啊!阿武心想。

“昨天饶你一命,没想到今天你又来送死!”那鬼魂冷冷地看着阿武说。

“你,你你,你别过来!”阿武急忙掏出一把桃木剑,对着那鬼魂说:“不许碰我朋友,要不然我打得你魂飞魄散!”

一看见桃木剑,那鬼魂似乎有些犹豫,后退了两步。

没想到社长这玩意儿竟然还真管用。阿武举着桃木剑慢慢逼近,想把社长拉起来。

那鬼魂看着阿武,趁着阿武去拉社长的空档,猛地冲上去想抓阿武。

阿武吓了一跳,情急之下急忙用手中的桃木剑朝那鬼魂劈了上去!

只听那鬼魂“啊”地一声尖叫,随即蹲下来抱着头说:“我错了我错了,别打!”

“你、你你,你别动,要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也别激动,我可没想杀你们,是你们闯进了我的地盘,我才吓唬你们的!”

“你的地盘?凭什么是你的地盘?”

“我死在这里,还是这个点儿死的。每天这个时候我都会出现在这里,重复一次自杀的过程!”鬼魂指着阿武昨天洗澡的地方说:“我就是在那里死的,所以必须在那里重复。”

“那你自杀就自杀呗,吓唬我干啥?还是说你是在偷看我洗澡?”

“可拉倒吧,都是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好看的,你身上啥零件我没有?”那鬼说:“说真的,我死了以后也后悔了,为啥就没上女澡堂子自杀去呢!”

“那你因为啥自杀?”

“二呗,就因为个变心的女人,死了以后我就后悔了!”那鬼惋惜地说:“昨天我来重复自杀的过程,可是你来半天都不走,我就想把你吓走,才有那么一出。”

“你直接跟我说不就得了嘛!”

“我以为把你吓唬一顿,吓唬跑了就完事儿了,以后能消停的!谁知道你个不怕死的又回来了,还拿桃木剑打我!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变的?”

“额……”

“我虽然是鬼,可不是恶鬼,只是吓唬人,从来没害过人。”鬼魂说:“我就是想拜托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搅我了,要不然只会耽误我投胎的时间。”

阿武挠挠头说:“不好意思啊,不知者不罪,你就别见怪了。”

“你们赶紧走吧。记住,以后早一点儿晚一点儿都没关系,但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来洗澡了。”

“好的,不会了。那我们就先走了,不耽误你了。”说完,就背着晕倒的社长离开了。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