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该有报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摘要

“该死的老东西,宁愿把钱烧掉带到地府去,也不留给我们,真是该死啊……”他们气急败坏地不停叫骂着。

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将最大那间土房窗户上糊的一块破塑料皮不停地掀起,放下,继而发出“哧拉,哧拉”的声响。

屋外,天寒地冻。屋内,寒心彻骨。

空荡荡的屋子里,靠东墙边摆着一张破木板搭成的床。一个眼窝深陷,面色暗黄如纸的女人躺在上面,气若游丝。

女人很瘦,瘦到了皮包骨头的地步。要不是她的嘴唇偶尔还能嗫喏两下,旁人真要以为那只是一具骷髅。

她得的是肝腹水,因为家中一贫如洗,所以一直没能得到有效的救疗。拖到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

床边,一个衣衫破旧的男人眼神忧郁地望着女人,脸上满是哀伤。一大一小两个不懂事的男孩子围在一边,抓着床上女人枯枝般的手臂,不停地哭喊着“妈,妈”……

半响后,女人的喉咙里发出“咕隆,咕隆”两声轻响,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微朝床边的男人抬了下手。男人会意,忙把手伸过去,紧紧握住了女人瘦削的手腕。

女人艰难地把床边两个孩子的手也一同挪了过来,四双手重叠着覆盖在了一起……

她努力想抬起头说些什么,但并没能抬起。紧接着,她的手就软软地垂了下去,虽然她的眼睛里,还残存着一丝不甘……

院里的那棵大槐树上,两只孤鸦寂寂地蹲在那里。突然,它们“呱,呱”大声鸣叫了两下后呼扇着羽翅就离去了,天空中只剩下了两个越来越远的小小黑点。

院内的土屋里,传来了男人和孩子们压抑的哭声。哭声里隐着痛苦,悲伤,还有对这个世界的无奈……

草草安葬了妻子后,男人领着两个孩子伫立在坟前。他轻抚着孩子们的头,对着妻子的坟暗自发誓,今后不管再苦再难,他都一定要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让可怜的妻子在地下能够安心瞑目。

这个正值盛年的男人名叫李胜,村人都称呼他为大老李。面对自己风雨飘摇中的家,他并没有像大多人那样选择一蹶不振,而是挺直了一个男人的坚强的脊梁,努力去撑起这个家。

白天,他跟着村人在周边的工地上拎泥斗,砸墙,轧钢筋,什么重活累活他都抢着干,只要能挣钱。

晚上,他就利用祖上传下来的篾匠手艺编着各种竹子制品,攒多了便拿到集市上去卖。

就这样,这个字都不认识的大老粗男人用一双勤劳的手不仅养活了自己,还养活了两个年幼的孩子。

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大老李很是欣慰,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夜晚昏黄的灯光下,大老李仔细地编着筛子,两个孩子在他身边互相追逐打闹着。这时,他们突然听到从屋外传来的两声“呱,呱”的鸣叫声。

两个孩子好奇的问父亲那是什么声音,大老李一边用刀劈着篾条,一边对孩子们说那是院内槐树上乌鸦的叫声。

他告诉孩子,乌鸦是一种很有灵性的鸟。小乌鸦在老乌鸦的哺育下长大,当老乌鸦年老力衰,双目失明不能再出去觅食的时候,小乌鸦就会把自己觅来的食物喂到老乌鸦的口中,以回报老乌鸦对自己的养育之恩。

两个孩子听后不以为然,一笑而过,继续互相打闹玩耍去了。大老李苦笑了一笑,接着去做自己手中的活。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转眼间,十几年的光阴就过去了。大老李的两个孩子也已长大成人,并相继成家。

这些年,家中的几间破房子早已在大老李辛勤的劳作下翻饰一新,锃明瓦亮。

为了不给孩子增添负担,大老李给两个孩子分好家后,自己独自一人去了城里。对此,他的两个孩子并未开口阻拦过。

这时的大老李已经干不动重活了,于是他就在城郊自己搭了一间小屋,平日里以捡破烂为生。

那一片地方住得都是些贫民,他们的生活虽然很穷但人却非常友善。周围的邻居们看大老李一个老人住在这里无人问津,很是可怜,于是经常给他送些自家做的饭菜过来。

邻居们的友善让孤身在外的大老李很是感激,无以回报中,他就把自己平日里编的一些小竹器送给邻居们。大家纷纷夸赞他手艺精巧,互相间的往来也更加频繁了。

时光飞逝如流水,又匆匆过去了好些年。这期间,除了大老李自己跑回老家几趟看看孙子们之外,他的两个儿子从未来城里看望过他。

对此,大老李也从未有过怨言。他依旧每天早出晚归辛勤劳作着,生活上也极为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在他看来,人活着,总是要为孩子们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的……

但是近几年来,大老李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在长期的节衣缩食,极度缺乏营养的情况下,他早已患上了多种慢性疾病。但是为了省钱,他根本没去看过医生。

待到他的身体状况变得很差很差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老朽了,该落叶归根了。于是他决定,马上收拾东西回老家去。

但是等大老李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他料想不及。

当得知老父亲要在这里定居,由两个儿子轮流赡养的时候,大老李的两房儿媳妇的脸,开始变色了。

每天给老人送饭的时候,大儿媳洋腔怪调,小儿媳冷言冷语,而两人的丈夫则低头不语,任由自己的媳妇在那“自由发挥”,像两只缩头龟一样。

后来,事情演变得更加激烈。一天早上醒来时,大老李居然发现自己的衣物什么的都被扔到了房外。当他颤颤巍巍出去捡回来时,就听见身后传来儿媳妇们奚落嘲讽的漫骂声,“老不死的东西!”,“赖在这还不走了呢!”这样伤人辱人的话不绝于耳。

的老人人虽老,但耳不聋,听得个真真切切。他仰头望天,一声长叹,两行老泪潸然而下。

院内那棵老槐树上,一只老乌鸦闭着眼睛卧在那里,嘴巴大张着。身边一只毛色油亮的乌鸦正在把自己叼来的肉虫往老乌鸦嘴里送去……

触景生情,大老李想起了两个儿子小时候他曾对两人说过关于乌鸦反哺的事,顿时悲从心起:“乌鸦啊,乌鸦!别看你们只是鸟,但真的比人要强太多了啊!”……

他知道自己在老家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于是拖着刚捡好的那些东西,颤巍巍地转身离去了。

走出老远后,大老李回头遥遥望向自家家门,只见那扇原本大敞的院门已经关死了,门口没有一个人……

大老李又回到了自己在城郊的那个破屋,豆粒大的昏黄灯光里,映照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布满沟壑,充满无奈和哀伤的脸……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要到新年了。大老李孤独地坐在床边,对着一个小炉子烤着火。旁边的凳子上摆着一副碗筷,碗里盛着清汤寡水的面条,几片白菜叶漂浮在上面……

屋外,远远传来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人人都为即将到来的新年而尽情庆贺着。屋内,老人默默地端起碗筷,颤巍巍地挑起一叨面条送进嘴里。

两行浑浊的泪不知不觉地流进了他的嘴里,老人没有伸手去擦,吸了下鼻子将泪水混在面条里咽了下去。此刻,他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

大年三十,在别家爆竹的硝雾中,大老李在郊外那个破屋里静静地走完了自己多舛,悲催的一生……

当周边好心的邻居过来敲开门,想给他送碗饺子的时候,才发现了异样……

老人可能是预料到了自己已油尽灯枯,所以他早早地买来了寿衣,从头到脚穿的整整齐齐,神色安详地躺在了床上……

在好心邻居的通知下,老人那两个儿子从老家赶了过来。这两个畜生东西,看到自己的老父亲寿衣都穿齐整了,没有丝毫犹豫和悲痛,立即花点小钱找了辆破三轮车将老人遗体送到了火葬场。

烧尸工黄师傅按照程序,在火化炉里浇好柴油,按下电闸开关后,老人的遗体就被熊熊大火给包围了……

紧接着,黄师傅来到炉边视镜处,想看看炉内情况。然而,眼前看见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火化炉内,一张张崭新的钞票从老人身上不断腾起,接着瞬间就化为灰烬……

见此异状,黄师傅迅速走到外面,找到老人的两个儿子,把刚才火化炉内怪异的一幕告诉给他们。

那两个畜生货一听,使劲拨开黄师傅,拔腿就往屋里跑去。黄师傅被推倒摔在地上扭伤了脚,疼得直咧嘴,但还在那不停喊着:“哎,别进去,里面不能进活人的,快回来……”但,无人理会。

兄弟俩争先恐后跑到炉边,伸头往视镜那一看,果然有很多钞票在炉内不停飞旋着,接着化为黑灰……

“该死的老东西,宁愿把钱烧掉带到地府去,也不留给我们,真是该死啊……”他们气急败坏地不停叫骂着。

情急之下,老大慌忙跑去拽火化炉的电闸,他想抢回那些钞票。就在他的手刚要接触到电闸开关的那一刹那,背后的老二突然发出了一声像是被鬼掐住脖子的怪叫:“啊……”。

老大一回头,发现老二瘫倒在地上。他眼神惊恐,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指向视镜……

老大顺着老二所指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他吓背过气去。

只见火化炉内,他俩死去的老爹大老李的脸不知何时竟紧紧贴在了视镜上……

此时,大老李脸上的皮肉早已在高温下被炙烤得黢黑,只有一对眼睛还依然黑白分明。而那双眼睛正恶狠狠地怒视着那弟兄二人……

幽暗空洞的火化室里,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一幕,让兄弟俩措手不及。此刻,这二人心中的惊恐已上升到了极点。他们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腔内“噗通,噗通”猛烈跳动着,似乎还差一点点,心脏就会迸出来……

突然,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在火化室里响了起来:“你们这两个畜生,猪狗不如的东西!我辛辛苦苦把你们拉扯大,想指望你们给我养老送终,没成想老了以后你们居然这样对我……”。

“前阵子,我把积攒多年的二十万块钱都取了出来,临死前把它们全部掖在我的寿衣里!其实,我是想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当时你们见我死后,能够幡然醒悟,重新为我装殓尸身,那么就会发现那二十万。没想到你们这两个畜生,见我一死都懒得再多看一眼,掩着鼻子就喊车把我拉来烧掉了。你们,你们会受到报应的,哈哈,会有报应的……”。

声音渐渐消失了,火化炉内的温度也渐渐降了下去,一切都结束了……等黄师傅挣扎着从外面进来时,炉中的火光已经暗了下去。那兄弟俩躺在地上,手捂胸口吐着白沫,早已不省人事……

李家老宅,光秃秃的院子里没有一丝风,但那棵老槐树的叶子却在那里“哗哗”作响。

突然,屋内传来了几声女人们杀猪般的嚎叫声。只见两间房门一开,李家兄弟俩正拿着木棍一边撵着自家媳妇不停地打着,一边胡言乱语地叫骂着,眼神中混沌一片……

院内的槐树上,两只乌鸦静静地隐秘在树叶中,无声地看着那场闹剧。

周围被吵到的邻居们出门听了听,转身就回屋了。他们个个喃喃道:“李家那两个傻货又开始发疯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世界上有一种事别等,那就是敬孝。有一种事别做,那就是弃养老人。人若无德,无亦禽兽乎?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