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奶奶讲鬼故事5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奶奶一家有兄弟姐妹6个,奶奶是老大,在那个多子多福的年代,又没有计划生育的管制,所以基本上家家户户最少都有三四个孩子。奶奶家,在当地来讲,还算是条件相当不错的人家,在多数人家吃了上顿没下顿,奶奶家却可以顿顿吃饱饭,且不论吃的有多好,单就吃得饱饭这一条而言,就已经使多人望尘莫及了。

这个故事,就从奶奶结婚的那天说起......

奶奶的爸爸,大家习惯尊称为邓师傅,他们家里养了三四头牛,在农忙时经常有人来请邓师傅去帮着犁地,邓师傅也比较随和,每次只要给点东西就行,不一定是钱,有的时候可能是点粮食,只要有人开口,邓师傅就一定会如约而至,单就这一条就使得邓师傅在当地颇受人敬重。

而且,邓师傅,还酿的一手好酒,每当谁家有个婚丧嫁娶,就一定会去邓师傅家买点酒,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位邓师傅一面,那个时候他已经白发苍苍整天坐在一把掉漆的摇椅上,他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已经不能酿酒了,这项工作自然由子承父业的他的儿子们来继承,但是邓师傅一辈子讲究的是酿良心酒,所以整个过程他一定要到现场监视着。他们家有一个大大的酿酒的房间,里面摆满了几口大缸,和成堆的粮食,一走进去,那种白酒的香味就会扑面而来,一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奶奶结婚的这一天,真可谓是人山人海,光是酒席就整整摆了三天三夜,这就足矣看出邓师傅在当地的人脉。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一小撮纯粹是来混吃混喝的人,但是在这样的大日子里,一般也不会有人跟他们计较。

奶奶笑眯眯的看着我,脸上的皱纹仿佛全部都舒展开来:“那个时候,可热闹了,好多人,都给我们家里送来了贺礼,有的是几斤面,有的是几块布,总之心意最重要嘛。”奶奶起身走到一个漆黑的大木柜旁边,喃喃自语道:“那个时候,就这个柜子,就有10来个小伙子争着抬呢,唢呐的声音震天喊地的,可热闹了......”奶奶突然咳嗽了两声,摸着掉漆的木柜陷入了沉思......

当娶亲的队伍到达邓师傅家的时候,天还没亮,但是已经聚集了好多人了,那个时候流行哭嫁,新娘子在家里行完礼后,会由周围的人故意说得让她和父母哭起来,哭的越凶象征着以后的日子更加红红火火。

奶奶在大家的逗弄下嘤嘤的哭了起来,奶奶的妈妈更是抱着奶奶嚎啕大哭,无非就是说养大奶奶是多么多么的不容易,奶奶在家里又是多么多么的听话,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现在却成了别人家的了,诸如此类。

哭完了,就会由媒婆说几句吉利话,盖上盖头,新娘子给父母磕个头然后由弟弟背出门去,这叫不沾娘家土。

“奶奶那你是坐轿子来的吗?”我好奇的问到。

奶奶笑道:“哪有轿子,那是特别有钱的人家才有的东西,我们家虽然条件不算太差,但是也没有轿子,只有一个用椅子做的轿子,然后由两个人轮着抬着,可不舒服哩,颠的屁股疼,而且还得牢牢的抓住两边的扶手,一刻也不能放松,要是跌下来了,就会被人笑话的......”

迎亲的队伍伴着喜庆的唢呐声在那个小山村久久回荡着,等到达爷爷家的时候,已经中午时分了,拜了天地,奶奶就被安置在洞房里去了,爷爷则在外面陪着客人们喝酒。奶奶坐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外面客人们说说笑笑的声音。

突然透过盖头,奶奶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一双破布鞋,和一条湿哒哒的带补丁的裤子。

“谁......谁啊?”奶奶小声的问到。

只见面前的破布鞋,里面有一根黝黑的脚趾头不安的动了动,看样子应该是个小孩子。奶奶悄悄的掀起盖头,突然被眼前的小孩子吓了一跳,只见眼前的小男孩脏不拉几的,黑乎乎的脸上只有转动的眼珠能证明他是一个活物,而且奇怪的是这个小孩子居然留着长长的辫子,有些像清朝人......

“你......你是哪家的小娃?”奶奶有些害怕的问到。

小男孩一言不发,空洞的眼睛的看着奶奶。虽值初秋,一股寒意从小男孩的周围散发了出来。奶奶只觉得嗓子里堵得慌,外面的嘈杂的人声也好像变得若有若无了。奶奶慢慢的往床边挪动着:“你......你是不是饿了,我抓点喜糖给你吃好不好。”小男孩只是木讷的看着奶奶挪动着。

终于挪动到了床边,奶奶扶着床沿站起来。小男孩还是木讷的盯着床上发呆。

奶奶皱着眉头:“我当时还奇怪,这孩子是不是哑巴啊,看他穿的破破烂烂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跑到房间里来的,只觉得他怪可怜的,就抓了一把花生和几颗糖果像小男孩走过去......”

“你是哪家的小孩?你的爹妈呢?”奶奶好奇的问道。小男孩突然浑身一震,随即摇了摇头。奶奶走到小男孩身旁把手里的糖果塞到小男孩手里,在触碰到小男孩手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奶奶触电般的收回双手,手里的花生也洒了一地。

讲着讲着,奶奶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站。

我咽了口口水,等待着奶奶的下文。奶奶搓了搓手道:“我心里纳闷,这小男孩的手怎么会这么冰凉呢?但是小男孩仿佛没有在意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花生和糖果,仍旧痴痴地看着我......”

奶奶蹲下身,想把地上的花生和糖果捡起来,刚蹲下身,就听到小男孩突然发出一阵尖锐的声音,奶奶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媒婆和爷爷都守在床前。

“那个小男孩呢?”这是奶奶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媒婆和爷爷对视一眼,莫名其妙的问到:“什么小男孩?”

“就是那个留着长长的辫子的小男孩。”

“辫子?怎么会,我们这里从来没有留着辫子的小男孩。”爷爷肯定的告诉奶奶。

媒婆拍拍奶奶的手:“你呀肯定是太累,出现了幻觉了,来,先起来吃点东西吧。我们一会儿还要回门呢(回门是当地的风俗,指的是结婚当天,新娘和新郎一起回娘家拜见新娘父母,一般娶亲,新郎是不会跟着去的,由新郎的亲信去娶亲)。”

爷爷扶着奶奶从床上坐起来,奶奶只觉得太阳穴有点疼,奶奶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无意间撇到了地上散落的花生和糖果......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