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生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某道观有一道士,可预知祸福,辨认吉凶。

故此来道观找道士的人,人山人海,把道观的门槛都要踩烂了。

不过道士只看有缘人。

那天,道士见到人群中一男子,相貌端正,二十出头便走上前去。

男子自我介绍:“我叫张忠生,这次来到道观,想要知道我这次能否高中。”

道士把张生上下打量,一会点头一会又摇头道:“你这次放心去考,一定金榜题名。”

张生一听喜笑颜开,正要谢过离去。

不过道士又说:“不过……”

张生看道士皱眉,似乎里面有隐情,便道:“老道你说便是,不用隐瞒。”

道士说道:“你这人福太薄,只怕你这次高中后,家中母亲便会一命呜呼,无缘送终。”

张生是个孝子,一听不能给母亲送终便道:“那不行,如果不能给我母亲送终,我宁愿不去考试。”

道士却说:“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这次不去考试,恐怕这以后都不会高中了,至于你母亲,我帮你想一个办法。”

道士想了想,拿出一个红色的药瓶,从里面拿出一颗药丸道:“你放心去考试就行,只要把这颗药丸拿给你母亲吃,便克延长七日寿命,到时候你高中后,回去也不迟。”

张生离开前,道士给了他一只毛驴,让他径直往东走,便能遇到贵人。

张生说:“现在离考试还有几天,我想把药丸拿给我母亲,再去考试。”

道士说:“你就听我的,现在只管往高考的路上去,不然现在返回,你就遇不到贵人了,至于药丸,这个好办,我这毛驴通人性,你把药丸交给毛驴让它送回去就好了。”

张生还有些迟疑,可是在一看,眼前这座道观已经不在了,那些拥挤的人群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在他眼前除了他自己,还有一头黑色的毛驴,手里还有一个红色的盒子,里面装着一颗药丸。

“天啊 ,我当真遇到仙人了。”

接下来,张生在毛驴耳边嘀咕了一声,再把药丸放在毛驴本上的包袱里,这才离开,上了路。

按照道士的话说,往东走就能遇到贵人。

张生往东走去,天色暗了下来,此地地处偏僻,人迹罕见。

他又累又饿,无力行走,却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处房屋还亮着灯。

张生敲门,开门的是一位年轻的少妇。

少妇一间张生就咯吱咯吱笑个不停,扭捏着圆圆的屁股道:“你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吧。”

张生看妇人有些出神,好久才回答道:“正是。”

妇人见张生傻愣愣的样子,又是咯吱一笑,笑的浑身都在颤抖,胸前上下起伏。

自古以来,少妇往往比少女更吸引人,少妇的一颦一笑都勾引着张生。

“你饿了吧,我给你拿点东西吃。”

“好。”

张生目光不离少妇身上,看着她肥圆的屁股,更是想入非非。

不一会儿,少妇便拿出热腾腾的饭菜,张生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这时候,少妇又是一阵咯吱的发笑。

张生仔细观察,少妇皮肤白的亮人,虽不似少女那样纤瘦,却长得珠圆玉润,这样的女人竟然让他有些心动。

当下张生再也按耐不住,搂着少妇进了屋,然后按在床上,少妇又是一阵咯吱的发笑。

就在这时候,外面一个男人闯了进来,他留着络腮胡,长相凶狠,五大三粗,手拿一把斧头,掀开屋门,朝着少妇直接砍了过去。

张生在一看,少妇被砍成了两截,然后尸身一变,化作了一滩黑色。

张生如梦初醒,这才清醒过来。

“这是欲色鬼,专门勾引路过的书生,有好多书生都栽在它手里了,这次我刚从城中回来,也是回来的及时,不然你小命都没了。”

“谢谢你了壮士,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二,在这山中砍柴,只是从前遇到一个道士,教我驱妖邪之术。”

张生听后点了点头,却突然胃内翻江倒海。

王二说:“你是不是吃了欲色鬼给你的食物?”

张生点了点头。

“这个好办,你去我家里。”

张生来到了王二家里,让他蹲在地上把秽物全吐出来。

果不其然,张生吐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些烂掉的蛤蟆,和腐烂的肉块,可把张生恶心的。

不过吐出来后,张生浑身无力,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好像生了一场重病。

王二进屋拿出一碗汤药让张生喝下。

张生接过碗喝下后,竟然浑身有劲,又能下地行走了。

张生谢过王二,道:“看来道长没有说错,你果然是我的贵人,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落入欲色鬼手中没命了,就算侥幸不死,也吃了它给的食物,赶不上进京。”

张生和王二也算有缘分,两人结成了朋友。

张生看还有些时日,就在王二家中住了二天。

这两天两人在一起,谈天说地。

真没想到王二住在山中,却知天下事,王二说,我经常进城,都是听那些说书的人说的。

眼看时日快到,张生离开了王二家中,进京赶考,果不其然,张生高中状元。

中了状元后,他开始马不停蹄的回家看望母亲。

心里想到,那只毛驴把药丸平安带回家了吗。母亲现在还好吗。

带着忐忑的心情,张生终于回到了家中,老母亲脸色红润,并无病态。

张生问道:“听说母亲病了,现在可好。”

母亲说道:“是啊,我真的差点死了,心想不能见你最后一面,就在我临死之际,一只毛驴见了屋,口中叼着一个药盒,我打开盒子吃下药丸,隐约中我到了阴司,阎王爷见了我,他和颜悦色的跟我说,你儿子德行很高,又孝顺,现在准许你还阳,还给你加寿十二年,所以我就活了。”

张生看着母亲身体健康高兴极了。

不久后张生再去了一次道观,见到道士谢过后,道士说:“你前世的妻子妇德不行,所以本该处罚你今生短寿,不过你今生德行高,只能妻子早日离开你了,你要做好准备。”

张生回去后便开始给妻子准备丧事,果不其然,妻子三日后便生病死去了。

(完)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