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异事之我不该死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这次的故事是关于李婶儿的,李婶儿在之前的故事里出现过,我觉得很有必要在这里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人物。

李婶儿本名李红英,小老太太一个。当真是极小的,1米5多的个子搭配着干瘦又微微罗锅的身躯,六十出头的年纪却长有一张七十岁的饱经风霜的脸。过早花白了的头发总是被她干净利落的挽在脑后,为人老实亲切,笑起来总是一副和蔼的模样,大家都喜欢叫她老李太太。

老李太太与我姥姥家是邻居,几十年的邻居,关系自然极要好。姥姥一家总是会在各种事情上有意无意的帮衬着老李太太。因为这个女人当真是太不容易了。

老李太太的命不好在林厂里是出了名的,谁不知道那个小老太太的遭遇,提起来都会摇头叹气加惋惜。早在几十年前,那时的老李太太的背还没有弯下去,头花也是乌黑亮丽的。二十几岁,正值最美好的年纪。

老李太太,哦不应该是小李姑娘,从外地来到了小林场,在那个还不大不会犹豫和挑剔的时代里,懵懵懂懂的却又毫不意外地和林厂里的另一个他相爱了。

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与执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家庭就这样悄悄的在小林场里生了根。婚后的生活虽然平淡却也幸福美满,很快他们就有了爱情的结晶。先是有了老大,然后是老二,再然后有了老三老四......

小林厂里几乎家家都有很多孩子,毕竟在靠山吃山的小林厂里,人是最好的劳动力。男耕女织,日子过的虽然算不上富裕,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在其中。直到发生了那件事。

那天男人照常和林厂里的人们一起上山去采摘山货,老李太太则在家里收拾家务洗洗涮涮,照顾孩子。临近中午时分,眼看着远天边有黑压压的云彩伴着风速度极快的席卷而来。见自家男人还没有回来,老李太太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担心之余还有点说不清楚是什么的奇怪感觉,只是觉得这胸口处咚咚咚的心跳着实让人发慌。恍神间,只听咔嚓一声巨响,一道惊雷从苍穹之上直冲着大地劈头盖脸的砸下来。砸的房前屋后的玻璃发出嗡嗡的震动声,砸的人脑袋轰鸣耳朵生疼。

“哇~”熟睡中的老四小霞被突如其来的雷声吓得从睡梦中惊醒,发出撕心裂肺地哭喊声。老李太太慌忙从厨房转身跑向里屋,屋里老三和老四蜷缩在一起,嘴里不住地喊着妈妈。

因为老大和老二在外地上的是寄宿学校,一两个月才回一次家。平日里就母子三人在家,老李太太笑着安慰孩子:“不要怕哦,下雨打雷是很正常的事情...”说话的间隙,又有几声炸裂般的巨响在房前屋后爆开,随即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

就在那一瞬间,一阵深深的恶寒像深冬的冰水般毫无预兆的泼在老李太太的身上,老李太太从头到脚因为这没由来的冰冷发出不自觉的颤抖。与此同时,自家的木门突兀又刺耳的响了起来。

这一响,几愈把愣神的老李太太活活吓死,惊魂未定的老李太太慌着一颗心小跑着去开门。门外站着和自家男人一同上山采山货的老周,老周被雨水打的浑身湿漉漉的,李老太太则起身让开喊着老周快些进屋。

可是这老周动也不动,任凭愈来愈大的雨水打在身上,干裂的嘴微微的张着,表情复杂的瞅着李老太太。肯定是出事了,李老太太脑子里这么想着。

李老太太咽了口吐沫,强忍着巨大的恐慌,可还是发出了紧巴巴的声音:“老周,我...我家男人呢?”老周磕巴了起来:“嫂...嫂子...”就在这时,嘈杂的雨声中又多出了另一种声音。

那是人群慌乱的脚步声混杂着吆喝声,大家七嘴八舌地吆喝着老李太太快来快来,出了大事儿了!这时候屋里头的老三老四好像感知到什么一样突兀的大声哭了起来。

外头的雷声伴随着大雨的不期而至渐渐隐去了,却轰炸在了老李太太的脑子里。老李太太什么也听不到了,只记得自己像只无头苍蝇一样生生撞开了老周大哥。在泥泞的路上跌倒又爬起不知多少次。

直到许多年以后,老李太太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记得聚拢的人群看到她时的表情,记得自家男人的表情,死不瞑目。那一道惊雷生生穿透的男人身体,手掌心一个焦黑的洞一直贯通至脚心。

几乎是一夜之间,老李太太花白了头发。但是可悲的是命运之轮不会因为谁的逝去或不幸而停下前进的脚步。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像一开始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李太太好不容易从丧夫之痛的泥沼中挣扎着探出了头,可是不曾料想,生活会对一个可怜的女人居如此之残忍。就在自家男人离去还不足半年的当口,老李太太的妈妈因为疾病也走了。

得知噩耗的那天,老李太太几乎头重脚轻的一头栽倒在炕边,根本没有感叹人生的功夫,她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去,回去看母亲最后一眼......

老三可以领着,老四怎么办呢?正赶上老四发着高烧,那么小的孩子还发着烧,肯定是经不起折腾的,老李太太最后决定把老三先放在妯娌家,虽然平日里和妯娌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是毕竟是亲戚,关键时候肯定会帮衬的。那时的老李太太这么天真的想着。

可是老李太太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决定。当天晚上,老李太太就领着老三,咬着嘴唇留下了啼哭着的老四,对妯娌嘱咐再三,匆匆地坐上了前往老家的车。

隔了有一天半,也就是第二天下午,因为惦念家里生病的孩子。老李太太顶着因为过度痛哭而已经红肿的如同灯泡一般的眼睛,头脑混沌的扯着老三,深一步浅一步地踏上了返回林场的小绿皮火车。

坐在车上的老李太太神色漠然,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把这个女人摧毁的遍体鳞伤。死的心是有的,可是看看身边孩子无助的眼神。那份念想也就生生的咽下了,活着吧,为了孩子,怎么也得活着,至少现在我不能死......

胡思乱想间,小火车离林场愈来愈近,猝不及防的老李太太打了个激灵,随即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呼啸而至,遍布全身。刺骨的冷,就像被人生拉硬拽进冰窟一样的冷。

老李太太双手颤抖地死死捂住一阵一阵绞痛的胸口,一边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双眼望着窗外若隐若现的山林。口里喃喃着:“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

事实证明,老天爷是没有的,有的只是那捉摸不定又诡谲难辨的人心。母女俩刚一下车,脚跟还没有站稳,老李太太就拉着老三往家的方向跑去。老李太太脑子一片空白,反反复复就一个念头:可千万别再出事了!

怕什么来什么,还是出事了。老李太太大老远就看见一队人马举着火把稀稀拉拉的往山上跑。这心里就又是咯噔一下,慌忙小跑着迎了上去,这时人群之中冲着老李太太的方向嗖的窜出一个人影。

那人来到跟前什么话也没说,扑通一下就扑倒在老李太太脚边。声嘶力竭的扯着嗓子哭喊着:“我对不起你啊!小霞...小霞她...她没了!”

这趴在地上的人不是妯娌还是谁!“没......没了”李老太太小声地嘀咕着,此时老李太太的头脑已经完全断了片。这几个简单的字拼在一起以后在她听来竟变得陌生起来,一时间她蒙了。

没了?小霞没了?老李太太在心里重复着,轰的一下,头脑发出巨大强烈的轰鸣,像大块石头砸进平静的湖面所产生层层涟漪一般,轰鸣声持续扩大。已经看不清地上女人的样子了,天与地迅速旋转,周遭一切的声音越发的远,他们在说什么,小霞,我的小霞....

山风携着山林的怒吼呼啸而来,打在那个在愣神的苍老女人的脸上,一下一下,持续而有力。突然间,老李太太好像一下子就清醒了。干瘦的她不知从哪里陡生出巨大的蛮力,把地上的女人拽着领子生生拖了起来。

妯娌显然是被眼前的女人吓到了,只见对面这个平日里细声细语的小女人,此时红透了的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问:“我家小霞呢?你给我说明白了。”

妯娌筛糠般不住颤抖着,道出了原委。原来在老李太太和老三离开的那天夜里,小霞就一直高烧没退,在那个年代里,发烧感冒最好的办法就是吃安乃近加上捂。

妯娌说她知道孩子发着烧,临睡之前还特意摸了摸孩子的额头。烫手的温度,于是她就给孩子吃了药喝了些热水,又加了一床厚厚的被子,想着等捂出汗这烧也就会退了。可是这一夜睡得极沉,再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通亮的了。

起床的妯娌忙着给家里的那口子准备早上吃的饭,一通忙活下来这才想起了床上发烧的小霞,这孩子怎么这么安静?妯娌犯着嘀咕走到炕前,只见这小霞紧紧闭着双眼,脸色说不出的乌黑发青,一双小手死命的攥着。

呀?这是咋的了?妯娌忙去摇晃小霞的身体,试图唤醒孩子。可是这手刚搭上孩子的肩膀,猛的就抽了回去,指尖那微微发硬又异常冰冷的触觉让妯娌为之一震。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妯娌的心头......

妯娌颤抖的手伸向孩子的鼻翼,没有气息,一切都安安静静的,就像昨晚安静无声的夜。妯娌很快就清楚了眼前的情况,想来是昨天夜里.....但是她并没有太多的慌张。

在那个医学尚不发达的年代里,因为疾病夭折的孩子每天都会有。在现在看来极为普通的发烧、拉肚子之类的疾病放在那个时候,是天大的病。所以每天都会有孩子死于这些疾病。

谁家的孩子因为生病去世,在小林场几乎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依靠着大山的小林场并不流行火葬,死去的孩子往山上一扔,过两天再去看,连痕迹寻找不到。

不同于现在,早些年前人们与自然的关系极为融洽,并不存在对资源过度开发索取和污染环境的现象,郁郁葱葱且资源丰富的的山林为很多动物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家。山林当中不乏有黑瞎子(黑熊)、狼、狐狸、蛇之类的食肉动物。

于是那些被扔到山上死去的孩子,理所应当的成为了食肉动物的美餐。小霞也不例外。妯娌见孩子确实已经无力回天了,就把已经硬了的小霞扔到了后山......

得知了事情原委的老李太太,只觉得晕车一般天旋地转,胸口上似有千斤石头压得她无法正常呼吸,一股巨大的力量顶着喉咙冲了出去。带着腥甜的气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老李太太陡然间变成了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有攒动的人头涌到面前,目光所及之处光怪陆离影影绰绰,黑暗铺天盖地的袭来,随着触觉听觉的丧失,她终于昏了过去......

谁也没想到老李太太三天以后竟然悠悠地苏醒了过来,逝去的人无知无觉,留下活着的人遭受磨难。老天爷有意留着这个历经劫难的女人,在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就是说什么都不肯让她离去。

在老李太太昏迷不醒的期间,姥姥一直守在她身边照看着老三。姥姥忍不着的感慨:这是做了多少的孽,咋遭这么大的罪啊!醒过来的老李太太表现得很平静,深深凹陷的眼眶之中已经没有了泪水。

“嫂子,求求你,带我去看看孩子......”老李太太发出沙哑干涩的声音恳求着姥姥。姥姥连忙搀起挣扎着起身的老李太太,红着眼睛说着:“不是我不带你去,而是,而是......”

原来在老李太太回林场的那天,看到很多人往山上跑,不是为别的,而是都去跑着看小霞了!说来也奇怪,平日里谁家的孩子凡是被扔到后山,不出一天的时间,准就没有了。

可是小霞不一样,小霞是将近中午时分被李老太太家妯娌放在后山的,隔天下午,也就是刚刚吃过午饭的时间,林场里的刘大背着筐子进山去采果子。正值盛夏时节,山上可采摘的山果不计其数。

刘大一边走一边哼着二人转小调,慢慢悠悠的就上了后山。只见小道两旁的林子是越来越密,眼看着就遮蔽了日头,不觉间走出了一段距离。突然刘大来了个急刹车,猛地站定了脚跟。只见刘大瞪着眼珠子,张大了嘴巴直愣愣盯着眼前这一幕诡异的场景,筐子掉在一旁都都毫无知觉。

其实从刚才进山开始刘大就感觉哪里不对劲,大晴的天不知道啥时候变得灰蒙蒙的,这风头也越来越猛了,穿过林子的山风呼呼,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恸哭哀嚎......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瞎琢磨的功夫,远远的就看见连成一大片黄乎乎的皮毛背对着自己。又走了几步后倒把眼前的场景看得真切,但是却也触目惊心。

只见有数十只黄皮子(黄鼠狼),两三匹狼还有几条野狗围在一起,身体都呈现诡异的跪着的姿态。这些动物无一例外的都朝着一个方向耷拉着脑袋,耳朵低垂,嘴里发出七拐八绕的嚎叫声,伴着恸哭般呼啸的山风。空气中传播着不祥的讯号......

虽说刘大胆子大在林厂里是数一数二的,可是自出生以来也没见过如此骇人的场面。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竟吓得发起抖来。奇怪的是,这些动物仿佛集体无视了刘大一般,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

看这些牲畜并没有要攻击自己的意思,刘大几乎快要跳出来的一颗心稍稍平稳了些。还好他并没有因为恐惧而完全丧失理智,而是慢慢的往前凑了凑。

也许有些人就要犯嘀咕了,为啥不跑反而要往前凑合呢?刘大这么反常自是有他自己的原因,原来在刘大的角度只能看见这些动物奇怪的围成一个小圈,但是这个小圈子里有什么东西,为什么动物们都朝着小圈的方向呜嚎就不得而知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走过去亲眼看看!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就走过去呢,眼前让人发怵的场景已经远远超过了了人们的日常认知,在加上林场的人们天生就对大山怀有敬畏的心理。所以这短短的几步在刘大看来不亚于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困难。

不过去吧又实在是好奇,在忐忑和犹豫中。刘大已经转筋的腿还是缓缓地迈了出去,一步两步......看清了,可是在看清楚了那一刻刘大就后悔了,挖眼的心都有了。

只见圈子中的物体慢慢显露了出来,一具没有任何衣物的小小孩童的身体。孩子通体泛着乌青的淡淡光芒,紧皱的眉心处则是黑紫色的。全身上下最显眼的莫过于孩子小小的十指了,足足有五六厘米长的尖指甲,从血红色的手指肚突兀的刺了出来,十个脚趾也是如此。山地之间,鬼哭狼嚎......

这不是小霞还是谁!罗刹恶鬼般的地狱场景终于击破了刘大的心理防线,这个血气方刚的汉子第一次吓尿了裤子......于是就有了老李太太回林场时的那一幕,当时的人们正跑去山上,去把这个可怜的孩子烧掉。

本应该带着小霞妈妈一起去,偏巧那个时候老李太太晕了过去。等不及了,也不能再等了。这动物不但不吃这死了的孩子,反而把孩子保护起来集体哀嚎,这一切都太过于诡异和惊悚。

甚至有老人站出来说孩子这是尸变了,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肯定是留不得的。这是小林厂里的人们无比一致的坚定想法。

得知这一切的老李太太呆呆地愣了很长的时间,终于还是决定去看看。即使孩子不在了也得去那里看看......老李太太在姥姥和别的邻居的搀扶下上了后山,果不其然,除了有一片燃烧过后的黑色痕迹以外哪里还有孩子存在的半分迹象。

那个女人,那个把孩子亲手扔掉的女人。老李太太紧紧攥着的拳头发出骨骼咯吱咯吱的响声,怀揣着一颗想要鱼死网破的心,她要去找妯娌。

一看到妯娌老李太太那口淤结在心口窝的气顿时泄了八分,紧攥的拳头也不知不觉地放开了。眼前的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已经不好了,大夏天裹着床厚厚的被子偎缩在角落,胡言乱语的说着什么。

看到李老太太后,妯娌疯狗一样扑过来。跪倒在地上,捣蒜般将头一下一下地撞向生硬的水泥地面,顿时鲜血如注从额头上流淌下来,妯娌撕心裂肺的呐喊着:“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我撒谎了,我应该给孩子吃药的,求求你,我求求你,让小霞别来找我了......”

那个女人已经彻底疯了,小林场的人都在背地里偷偷的嚼着舌根,说小霞那孩子的死果然不简单。可是却没有人想过,不被动物所伤害的小霞当时也许是因为还没有死,或者是假死的模样......

很多年后李老太太在一个又一个失眠的夜里突然就想明白了,可是就算是想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老李太太可能到死都会记得,梦中小霞对着自己哭泣的样子,记得小霞那一声一声妈妈我不该死的呼喊.....

PS:现在老李太太还在世,已经八十多岁了,定居在云南。孩子们通过自己的努力都得到了不错的工作,大家轮流照顾着老李太太,老李太太过得很好。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