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之鬼屋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王雪看了感觉还挺满意,虽然上班远点儿,但毕竟房子格局朝向面积相对来说已经不错了,而且未来公公婆婆的口袋已经掏了个底朝天,再想改善以后只能靠她和老公田野两个人共同奋斗了。结婚之后,小两口去三亚海口旅游度蜜月回来,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

回到家打开房门,一股怪味儿直冲鼻子。王雪急忙把所有门窗都打开晾着,不知道怪味儿是从哪儿来的,就想可能是装修的材料不够环保。田野却觉得这气味儿不象化工胶的味道,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反正不好闻。田野提议去父母家住几天,王雪却不喜欢,新媳妇还不习惯见公婆,田野也只好由她来了。

整整放了一天,到了晚上气味儿总算小点儿了。他们俩在这个新房子里只住过一晚,就是结婚当天洞房花烛夜,当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闻的气味儿,可能是这半个月一直没人住也没开过窗子放空气的缘故。第二天就上飞机去了海南,所以对新家还是有点儿陌生而有新奇的感觉,小两口东瞅瞅西瞧瞧,再加点儿点评转眼就到了半夜。

夜里王雪有点儿失眠,起来倒水喝顺便上个洗手间,谁知出来时却怎么也打不开门。男人心大,加上刚才欢愉过后疲劳过度,田野此时已经鼾声如雷,小来小去的动静根本听不到。王雪一方面心疼自己的丈夫不想吵醒他,另一方面也担心用力过猛把门弄坏或者让邻居听了有想法,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扭动门锁开关,想依靠自己的手段把洗手间的门弄开。

结果弄来弄去,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打不开,急得她满头大汗。最后她实在没办法,只好轻声地呼唤田野。然而洗手间与卧室之间隔着个客厅,王雪怕夜深人静吵到邻居又实在不好意思扯开喉咙大呼小叫,这样就尴尬了。叫了半天,田野睡得太实还是听不见。

无技可施的王雪最后只能背靠在门板上,又累又困没地方躺还没地方坐,总不能一直坐在马桶上面吧?她只穿着一件睡衣,洗手间里待久了还是有点儿凉嗖嗖的,不知道是否要被困在这儿待一宿到天亮。转过脸把身子倚在门上的她,突然看到洗手间的大镜子正对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此时的自己不着粉黛披头散发,穿着一件红色长睡衣,看起来说不出的诡异,竟然让她自己都有点儿头皮发麻。

王雪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看镜子中的自己。可是过了一会儿,耳边突然传来嘀嘀哒哒的声音,声音虽然极其轻微,但是在这极其静谧的深夜钻入独自被关在洗手间一隅的王雪来讲,却无异于在折磨她敏感脆弱的小心脏。哪里漏水了么?二手房就是麻烦。这样想着,她慢慢睁开双眼,目光正落在对面的大镜子上。

“啊——!”她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再也不顾淑女形象,转回身去拼命地敲打洗手间的门!因为她看得非常清楚,镜子里面虽然还是穿着红色长睡衣的身体,但上面那颗头颅却明摆着不是自己的,而是一个长得奇丑无比伤痕累累的脑袋!

“老公!老公!醒醒呀,快来救我,有鬼,这里有鬼啊!”可是无论王雪怎么大声地呼喊求救,任凭她喊破了喉咙外面还是毫无动静,老公田野似乎睡死了一样!

耳膜中“嘀嘀哒哒”的声音越来越响,她不敢回头去看,只是一味儿地呼喊、砸门。然而待王雪声音嘶哑,手臂酸麻,筋疲力尽之后,方才觉得脚下有一种湿乎乎的感觉。她起夜时压根儿没穿袜子,赤着脚趿着一双拖鞋。此时低头一看,两只脚竟然全部浸泡在血水之中,拖鞋也被完全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一股扑鼻的腥臭气味儿猛地钻进了鼻孔,直袭大脑,她猛地记起:这,不正是他们从海南回来后进到家中闻到的那种找不到来源的怪味儿么?只是此时此刻,怪味儿被放大了许多倍而终于能够判断出这明显是血的气味儿!

王雪不受控制地将目光循着血流涌来的方向看去,雪白的冲水马桶里面正在翻腾着血色的浪花,大量的血水还在源源不断地从里面奔涌出来,溢满了整个洗手间的地面!而在马桶的上方,镜子里面,那个同样穿着鲜红色长睡衣的女人脸上、身上正在不间断地向下流血,“嘀嘀哒哒”的声音正是血滴不住地滴落在马桶里面的响动!

“啊——!”在最后的一声已经喑哑不堪的尖叫声中,王雪用自己柔弱的小拳头不顾一切地击向洗手间门中央的磨砂玻璃上面!随着稀里哗啦的一阵爆破碎响,血光迸现,王雪也随即被卡在那扇被毁坏的门上,半截身子门里一半门外一半,软软地歪倒!

闻讯赶来的家人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因为一扇门锁不好使就闹出这么大的乱子?王雪被送进医院,现场只有破碎的玻璃残渣和满地的血迹,当然,那血都是王雪被玻璃划伤流出来的。

田野在凌乱和痛苦中度过了漫长的时光,他始终在自责:为什么自己当晚睡得那么实,竟然听不到被困在洗手间里妻子的呼喊和敲击?悲催的王雪再也没能清醒地叙述当晚看到的景象,她被彻底吓疯了,只会反复地说着两个字:“鬼,鬼,血,血……”

在得知这套房子从前发生的事情之后,田野再一次陷入更深的永远也难以自拔的歉疚和悔恨之中。他带着王雪离开了这里,这套老旧的房子也成为了尘封的过去。没有人再去开启它,即使再便宜也没人去住。因为人们都传说在王雪和田野之前,也住过一对儿新婚的夫妇,婚后不久在猜忌和争吵中,丈夫乱刀砍死了自己的妻子,然后把尸体分解倒入马桶冲入下水道。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