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佛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又是一个清明节,往年的清明节小一同志觉得没什么,跟往常一样睡一觉也就过去了,但这个清明节小一过的有点蛋疼,公司要组织员工们去踏青。按说小一应该兴奋啊,那么好的机会与美女们在一起,说不定还能共进晚餐,可小一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段时间一起床总是特别疲乏,有时候脚上还会起一层厚厚的茧子,用热水泡好长时间才能稍微好一些。但公司组织的活动,为了表示自己的团队精神,小一只能耐着性子报了名。

清明节是出游的好机会,这个好机会不光对人,对鬼也同样适用,小一当然懂得这个,出门之前就把自己的玉佛给佩戴在了脖子上,并默念了几句佛号,希望自己这一天不要招惹脏东西。急匆匆的赶到公司,稍微吃了点早餐就上了公司租赁的旅游大巴。

貌似今天的人来的都比较早,一登上大巴,满满的都已经坐满了人,小姑娘们打扮的花红柳绿的,小伙子着装阳光帅气,潇洒脱俗,小一精神状态顿时陡增,新说,春天来了啊,又是一个交配季节。呵呵。

“怎么还不出发啊,师傅,人基本上都到了啊!”小一身旁一个大小伙子不耐烦的喊道,这人小一认识,是公司IT部门的,名字叫做钟人,活泼好动,人缘极好。

“小兄弟,你没发现付账的还没来啊。”司机师傅有点无精打采,懒洋洋的答道,并抬起肥胖的大手指了指旁边的副驾驶。

“哦,对啊,老板还没到,嘿嘿,不好意思。”钟人缩了缩脖子,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老板终于来了,挺着个大草包肚子,左手拎着个大公文包,右手挎着一个小蜜,打扮的花枝招展,嘴唇嫣红嫣红,像是刚喝完血没来得及擦嘴巴一样,皮肤白皙的就像一张白纸,两颊的腮红貌似没有晕开,显得有点诡异,头顶打着一把蓝黑色的遮阳伞,如果不是脸上始终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大家还以为这是个死人了,这装束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哎呦,今天老板的小蜜长得还不错,但就是有点怪哦,”小一旁边的钟人小声的嘀咕了几句,“估计是老板口味变了,喜欢上了国际范,今儿老板显得精神有点颓废,肯定是昨晚身经百战喽,哈哈哈。”

“哎呀,刘哥,位子都坐满了,我坐哪啊!”老板坐下后,小蜜一看不愿意了,跺着脚撒娇,老板赶紧站起来哄劝:“宝贝儿,不要着急嘛,来来来,坐我这。”说着起身让座。司机师傅是个老油条了,见状赶紧起身对着后面的人群吆喝道:“小同志们,谁给你们老板让个座啊?”。

“同事们大都带着耳机,低着头扒拉手机,见司机站起来讲话,以为又在讲一些乱七八遭的东西,变充耳不闻,继续自己的事情了,倒是有几个女生听到了,相互看看了对方,都不想站起来的样子,路程是有点远,是距公司有一百多公里的烈士陵园,站到那里,腿还不得站折了。气氛一时有点尴尬,小一见状旁边的钟人竟然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熟了,便赶紧站起来说,“我正好身体不太舒服,想去看看医生,要不老板坐我这吧。”

司机见状,赶紧连声称好,并夸赞道:“小伙子真是好样的!”说着把老板让到了小一的座位旁边,老板伸出肥胖的手掌拍拍小一的肩膀,笑呵呵的说:“小伙子不错,好好干。身体要紧,去看看医生吧。”

“谢谢老板,那我就去看医生了!”小一巴不得找机会不去了,没想到机会来的太偶然了,自然心里十分高兴,但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背脊发冷,貌似是背后有一头饿狼在盯着自己,小一扭过头观察,并没有人盯着自己,兴许是自己穿的有点少了,初春的季节,温度还是不太稳定的。

小一下车之后,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副驾驶的位置,发现那个女人竟然在盯着自己,确切的说,是盯着自己的玉佛,嘴角挂着一丝胜利的微笑,这微笑本该是充满阳光的,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大巴发动了,本应晴朗的天气不知不觉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下雨,打在身上,还是不减当年寒冬腊月的威风啊。

干嘛去呢,小一目送大巴离开后,一时有点失神,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果真的回家睡觉,那未免有点太可惜了,对了,自己不是生病了吗?小一拍了拍有点发懵的脑袋,这几天总是头晕脑胀的,而且双腿浮肿,脚底起泡,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再去找一下医生吧,小一思索间,已经朝着医院走去。

今天医院的人依旧不减啊,下一感叹着,虽然是放假了,但是病魔不挑日子,虽说目前医院黑是黑了点,但赚的也是辛苦钱。小一见到医生,把自己的情况一一说名,医生听后,皱着眉头扶着下巴思索了好长一段时间,结果摇了摇头说,要不你去做几项检查吧,根据你的描述,我还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说话之间,几张检查单已经写好,小一拿起来一看,很普通的几样,抽血验尿拍心电图。小一检查完毕后,等结果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医生拿着结果仔细端看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说,你这个结果,没什么太大的毛病,就是血常规有点异常,需要消炎,给你开点消炎药吧,顺便给你挂个点滴,把双腿的浮肿给消下去。小一自然是同意了。

没由来的,今天挂点滴的人特别多,特别是老头老太太,一个个的饱经风霜的样子,穿着有些特别怪异,准确的说,是有点古老,估计老人是赶不上时代的发展了,还有一些残疾人,少胳膊缺腿,要不胸口上或脑袋上有个窟窿,就这样还能活着,实在是超出了正常人的认知范围,现代的医术真是很发达了,小一没发现的是,他佩戴的玉佛正在微微发出淡黄色的光晕,将他笼罩在其中,这些人有时候会用余光瞧上小一一眼,充满绝望的眼底总隐藏着那么一些怨毒,兴许是嫉妒小一太年轻了吧。由于人多,小一排号最终只能在走廊的凳子上坐着打点滴,在走廊里挂点滴小一还是比较喜欢的,最起码空气比较新鲜,没有药房里那种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顺便还可以抽时间lowlow路过的美女。

路过的人是不少,但大都神色不佳,目光呆滞,走起路来脚在地上拖拖拉拉的,这总让小一想起看过的那部美国大片,行尸走肉。小一也没心情欣赏这现实版的行尸了,鬼又不可能白天出来,还是玩玩手机,看看鬼故事打发打发时间,想着,小一抽出手机开始浏览起来。

一眨眼就到了下午四点多,小一看故事看的正起劲的时候,忽然一条实时新闻弹了出来,小一打开一看:公司旅游大巴坠入悬崖,粉身碎骨。这年头事故就像故事一样频发,小一也就见怪不怪了,随便浏览一下大概,便继续翻出鬼故事阅读起来。

小一挂完点滴已经下午六点多,天色见晚,今天小一穿的有点单薄,在公交站等车的时候,竟冻的稍稍的有点发抖,都说春寒料峭,果然不假,可惜没有那三杯两盏淡酒将就。今天的公交似乎来的慢了些,越是心急越是等不来,有那么一刻小一就要放弃等待打车回家了,可就在犹豫的时候,一辆大巴停在了小一身旁,小一仔细一看,里面灯光虽有点暗淡,但人都可以看清,里面坐的都是公司里面的人,似乎大家玩的都比较疲乏了,都低着头在打瞌睡,车门打开后,小一心想反正顺路,坐到公司附近就有地铁了,略一思索便上了车,车里静谧的出奇,貌似大家都在恶作剧一样,屏住呼吸,但依旧在打瞌睡,并没有人理会小一。小一略显尴尬,看前排只剩一个座位,便坐了过去。

“师傅,今早不是多一个人吗,怎么现在又多出一个座位了?”小一小声的问开车的师傅。但师傅并不搭话,好象是充耳不闻似的,继续开自己的车子,只是开车的姿势有点诡异,具体来说,是动作有点木讷,好象是机器人在开车一样,一下一下的有板有眼,小一也没多想,反正车里坐的都是同事,安全感还是有的。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大巴到了公司,小一下车之后,见没人下车,就感到十分的纳闷,扭回头一看,同事们都已经睡醒了,正木讷的像自己招手,像是在说再见一样。随机,大巴再一次发动,消失在夜色里,小一头一次感到心头暖暖的,难得同事们都看得起自己,对自己礼貌有加,估计大巴是要一一把他们送回家了,小一想着,便抱紧着肩膀,施施然朝地铁站走去……天气,又冷了不少呢,有点刺骨。

大巴上,小一刚才坐过的地方,一个女人坐在那里,赫然便是老板的那个小蜜,只是此时的小蜜,面皮有些木然发青,并无表情,嘴角挂着一丝阴险的味道,眼底不时闪过小一的面容和那微微发出黄光的玉佛。没由来的大风过处,大巴消逝在街道之中,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