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地狱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摘要

这天,外出办事的石磊突然感觉一阵心悸,胸口发闷,头也开始眩晕起来。于是,他匆匆办结了业务,开车往家驶去。他觉得可能是自己整日忙碌太累了,想回去睡一觉好好休整一下。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震耳欲聋,一个年轻的女人站在漫天淡青色的硝雾中,浅笑吟吟。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名叫刘芳,从外省某村来这边务工已经一年多了。

原先她在一家冷库工作,但某次出库时无意中发生了些意外,被冻伤了手指。

后来,单位赔了她三千块钱。这些钱现在看起来虽然不多,但在九十年代也是很可观的了。

于是,她盘下了一个小门面,开了这家理发店。她想靠自己的勤劳,在这个城市里获取一块立足之地。

刘芳人很勤快,理发店的生意在她精心打理之下,越来越好。每天上门来的顾客络绎不绝,生意很是兴隆。

整天忙碌着她,虽然腰都快累断了,但只要在每晚打烊后数着抽屉里的钞票,她的内心都会充满欣喜和快乐。

刘芳计划着,等钱赚得再多一点时,就把父母和弟弟从那个穷村子里接出来,让他们也来城市里过些好日子。

上天似乎是很垂爱她的,不久后,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男人走进了刘芳的生活里,给这个远在异乡女子孤独的生活里增添了一丝温暖。

那个男人名叫石磊,人如其名,身形高大,体态壮硕,确实像块大石头。平日里他话语不多,喜欢独处,但人还是很实诚的。

石磊家境不错,父母经营着一家中档餐厅,生意很是红火。有一个妹妹,在上大学。而他自己,并没有固定的工作,有时帮父母照管一下餐厅的生意,有时和几个朋友去远郊的批发市场倒腾些女人服装售卖,挣得钱也够他花销。

两人最初是在理发店里认识的,石磊经常来刘芳的店里理发,一来二去,时间一长,这两个年轻人就熟识起来。

有时遇到店里进货,上货,石磊就会把这些活一个人包揽下来,不让刘芳动手,很是体贴。

当理发店里生意不忙的时候,石磊就会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带着刘芳四处转悠,品尝着街巷里不为人知的美食,欣赏着这个城市里另一番别样的风景。

随着两人相处时间的增加,刘芳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话不多但内心却很丰富的小伙子,两人的关系发展的很迅速,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为了商讨女儿的婚事,这天刘芳的父亲坐车从老家赶了过来,石磊骑着摩托车前来接的站。

一路上,石磊的话很少,除了刚见面时客套寒暄的那两句外,别无他话。

到了刘芳的店里,石磊给刘父倒了一杯水后,就坐在了一边,默默地听着刘芳父女二人在那里谈话,而他自己则一言不发。

对于石磊的举止,刘父感觉有些不大舒服。尤其是石磊看人时的那种眼神,直勾勾的,愣愣的,让刘父心中腾起一种莫明的反感。

刘父问女儿看上石磊什么了,刘芳一脸轻松地告诉父亲,说石磊这个人话少老实,没有花花肠子,家境也还算殷实,自己嫁过去不会有多少生活负担。

看着喜气洋洋的女儿,刘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虽然他的心中有着隐隐的不安。

不久后,石磊和刘芳就举行了婚礼。婚后,小两口相敬如宾,生活得很是甜蜜。

石磊的脑子很精明,做生意是块好料,在他和刘芳的共同努力下,理发店的生意越做越好,规模也随之壮大。

之后,刘芳就把她的父母和弟弟接到城里,石磊给他们找了一处地点很是宽敞的出租屋住下。

每隔十天半月,刘芳夫妇都会带一些粮食蔬菜来出租屋这里,走的时候还会留下几百块钱。

看到女儿婚后生活一切安好,刘父那原本不安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半年后,刘芳怀孕了,石家人很是高兴,石磊更是开心,因为他即将要做父亲了。

整日里,石磊包揽下所有的活,小心翼翼地照料着刘芳的生活起居。刘芳想吃什么,想用什么,他第一时间就会买回来,对她可谓是呵护备至。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数月后,刘芳诞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石家后继有人,可把一家人给高兴坏了,个个都把刘芳奉为家中的大功臣。

刘芳出院后,石磊的父母就宣布将自家饭店转给石磊打理,老两口“退位让贤”,在家带孙子。

从那以后,石磊的生活就变得忙碌起来。饭店生意很好,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石磊整天忙得脚不沾地,还要兼顾着理发店的生意。

人要是走运,似乎是什么都挡不住的。一年后,石磊家老宅房子拆迁,他们家居然分到了八套拆迁安置房,这真可谓是喜从天降啊!

之后不久,石家人就搬去了新居。石磊夫妇住在楼上的一套房子里,楼下住的是石磊的父母和妹妹,其余的几套房子则用来出租。

石磊告诉刘芳现在家中不缺钱,她只要好好待在家照顾好孩子就行,外面生意上的事情都交给他来处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随着家中生意规模的不断壮大,石磊越来越忙,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他整天早出晚归,忙得不可开交。

而刘芳成天待在家里带孩子,除了去父母那里或是偶尔逛街买衣服,给孩子买些奶粉零食外,几乎和外界毫无交流。石磊那么忙,每天回去累得倒头就睡,她想和丈夫说几句话都成了很难的事。她感觉自己很郁闷,很孤单,很……

深寂幽长的暗夜里,丈夫在一旁打着呼噜睡得正鼾,而辗转半夜都无法入眠的刘芳只能大睁着眼睛瞪向天花板。她常常暗问自己,难道自己的后半生就只能在这死水一般的日子里度过了吗?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人的思想并不是一成不化的。当某些意外来临时,对,是意外,人,往往会做出一些让旁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

这是个炎热的午后,午睡后醒来的刘芳给孩子喂水喝。但是孩子不知何故拒绝喝水且大哭不已,怎么哄都哄不好。这时,住在楼下听到孩子哭叫声的石父跑上楼来,帮着刘芳哄着孩子。

好不容易孩子止住了哭声睡了过去,石父抱起孙子把他放到床上躺好,随后他无意间一放胳膊,胳膊肘突然触及到一个柔软的物体。回头一看,自己刚刚碰到的地方竟是刘芳的胸部……

只见刘芳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身上穿了件单薄的睡裙。大概是刚刚哄孩子太过匆忙,她的衣服里并没有穿内衣,玲珑的曲线在那件薄薄的睡裙里隐约可见……

石父顿觉脑子里一阵轰鸣,如炸雷滚过,一股热血突然涌上了脑门。接下来,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个五十旺岁正值壮年的男人转身就扑倒了身后那个不知所措女人……

起先,刘芳是反抗的。可是,她哪里是一个男人的对手呢?但当她的衣裙被猛然掀起,紧接着身体深处一阵久违的酥麻感被唤醒时,她不再挣扎了,而是……

事后,石父悄然离去,回到了楼下。而刘芳则躺在床上,久久回味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此刻的这二人,并没有一点点想象中的负罪感,而是像茫然了多年,突然匿到了知音一样……

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就不足为奇,自然而然了。

或许,这二人内心深处的灵魂,早在第一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扭曲了。

什么道德,什么伦理,什么纲常,早就被二人远远抛之脑后。因为在这二人看来,肉体上的欢愉已经胜过了一切。两个人瞅准机会就疯狂地黏在一起,翻滚着,嘶喊着……

这一切,整日忙碌不堪的石磊自然是不知道。但,瞒不过一个人的眼睛,那就是石母。

女人天生的细腻与敏感让石母很快就察觉到了家中那股不良的气息,她开始留心起来,没过多久她就发现了隐藏在自家之中的,那个天大的秘密。

可是,她并不敢戳破这一切。因为她怕一旦揭穿,就会毁了这个看上去无比和谐,无比欢乐的家。

于是,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旧式女人,就这样默默地隐忍了下去……

时光匆匆如流水,转眼间就过去了好几年。这期间,石家的生意越做越大,钱也越赚越多,石磊俨然已成了一个成功人士。而刘芳在这期间又为石家诞下了一个男婴,再次成功地为石家延续了香火。

很多时候,某些事情的发生可能是一种巧合,亦或是冥冥中的一种注定……

这天,外出办事的石磊突然感觉一阵心悸,胸口发闷,头也开始眩晕起来。于是,他匆匆办结了业务,开车往家驶去。他觉得可能是自己整日忙碌太累了,想回去睡一觉好好休整一下。

到了自家楼下,石磊把车停好后上了楼,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然而就在此刻,他的耳朵里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一阵压抑中夹杂着难以烟言喻的销魂呻吟声从卧室那扇虚掩的房门里传了出来,石磊清晰地听出那是妻子刘芳的声音……

他快步走到卧室门口,一把推开了门,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让他顿时就惊呆了……

只见妻子刘芳披头散发,赤身裸体骑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不停地将身体前后大幅度摆动着,嘴里发出“啊,啊”含糊不清的呻吟声。被汗水湿透的头发紧紧贴在她的脸上,遮掩住了她那难以言说的表情。

床上,男人萎黄的皮肤和女人白花花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这种视觉上的强烈冲击让石磊差点没站稳,脚下一个踉跄,歪靠在了门框上。

他心中怒火中烧,浑身的血立刻一下子全涌上了头顶。他清楚地认出来,床上那具丑陋的老男体正是自己父亲……

床上那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响动给惊住了,同时转头望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把那二人吓得魂飞魄散。

这两个丑陋的人此时也顾不上脸面了,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哆哆嗦嗦地翻下了床,跪在了石磊的面前。

两人不停地往自己脸上扇着巴掌,低声苦苦哀求着,让石磊原谅他们,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说大家都是一家人,传出去了谁都不好做人……

就在这时,石母突然开门走了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切,她立刻明白过来。

她马上一下子跪在了自己儿子脚边,帮着那二人哀求着,并不断地告诉儿子她自己对于此事并不知情。

此刻的石磊,感觉自己简直就要奔溃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妻子,一个个跪在地上,面貌模糊不清……他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转身打开房门就往外跑去。

他坐在车里,漫无目的地行驶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有的人在笑,有的人在怒,有的人……

不知何时,两行泪水从石磊的眼角流了下来,落在他的嘴里,咸、苦、涩……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些什么,命运竟要和他开这样的玩笑!自己的父亲竟然和自己的妻子……

“天哪!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他狠狠地捶了一把方向盘,伸手抹去脸边的泪水。就在这时,路边一个老人推着小车正蹒跚着要穿过马路……

“哐……”的一声巨响后,老人直直地飞了出去,摔在了几米开外的路边。脑中混混沌沌一片的石磊这才清醒过来,他机械地走下了车,茫然地看着四周越聚越多的行人……

医院急救室外,被撞老人的家属们抓着石磊的衣领,挥着拳头,愤怒不已……

幸好,老人只是被撞断了几根肋骨,头部皮外伤,并不严重。交完老人的住院费后,石磊又赔给老人的家属们几万元钱,他这才从医院脱出身来。

车被交警拖走了,他只能晃晃悠悠地走在大街上。看着远处那不停明暗交替变换着的霓虹灯,他感觉自己在不经意间竟被这个世界无情地抛弃了,无处可去,无路可走……

从那之后,石磊整个人就颓废了。他无心打理生意,店里的事都交给手下人去办。而他则整日待在家中,冷冷地打量着自己的几个亲人……

刘芳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她都战战兢兢地面对着丈夫那冷冰冰的目光。她感觉丈夫的目光就像X射线一样,刺穿了她的整个身体……

敏感的刘父在女儿打来的几次电话里,嗅出了异样。听着电话里女儿那低沉微弱的声音,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刘父不停地追问着女儿,最近家中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每次女儿都是支支吾吾的,然后随便找个理由给搪塞了过去。

这让刘父的心中很是不安,他计划着过几天去女儿家一趟,顺便看看两个外孙,好久没见到那两个可爱的孩子了。但是,上天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这天,石磊无味地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发呆,刘芳则在客厅哄着正嚎啕大哭的小儿子吃饭。孩子的哭声不绝于耳,让石磊不甚心烦。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吸着拖鞋就冲到客厅。刘芳看见一脸怒气的丈夫,吓了一大跳,连忙伸手紧紧揽住了哭闹的孩子。

石磊正要发火,但当他的目光触及到了孩子那张哭闹的小脸,他的脑中突然滑过了一个念头,一个他不敢去想的念头……

很快,他就采集了两个孩子的头发送到医院做了鉴定。几天后结果出来了,小儿子不是他的……

拿到鉴定报告的那一刹那,石磊心中最后的一道防线彻底崩溃了。两个孩子,大的竟要管小的叫叔叔!呵呵,这个荒谬的世界……

他恍恍然晃荡在路边,不知自己该归何处。妻子,父母,孩子……

这些所谓的家里人,一个个悄然无声地都欺骗了自己。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一了百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他掏出钥匙,走进了家,反手带上了门,身上杀气腾腾……

从怀里拿出了刚从外面买的刀,他走到毫无防备的刘芳面前,对准她的心脏插了过去。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一刀毙命……

多米诺骨牌被推倒了,一幕血腥的悲剧开始上演。

石磊握着刀,掌心发黏。大儿子放学回来在自己屋里写着作业,他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等他听到门响回头看去时,目光迎上的却是自己父亲那把满是鲜血的刀……

接下来,石磊去了楼下的父母家。没有说一句多余的废话,一刀一个,结束了他父亲和所谓小儿子的性命。

突然发生的惨剧让一旁的石母痛不欲生,她扑到地上那两具还有余温的尸体身上,嚎啕大哭。石磊眼一闭,将手中的刀往前一递……

房门突然从外面打开,原来是石磊的妹妹下班回来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把利刀就对她刺了过去……

屋内,血腥味刺鼻。看着一屋匍匐在地的尸体,石磊的心轻松下来,他感觉自己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这样轻松了……

他带上门,走了出去。他知道,自己解脱了,从此以后彻底解脱了……

次日,石磊大儿子的班主任看到小孩子没去学校上学,就打电话联系其家人。

当她发现这个小孩所有家人的电话都打不通时,才觉察出了异样。于是,她拨通了报警电话……

警察们来到石磊家,拍了半天门也无人回应。正要离去时,一股血腥味突然从门内溢了出来。敏锐的警察们迅速撞开了房门,发现了屋内早已僵硬的两具尸体……

在周围邻居的指引下,警察们又来到了楼下的石磊父母家。同样的拍门无人应声,同样的撞开房门,开门后同样的一屋尸体……

一大家子七口人,死了六个,那失踪的石磊无疑就是此案最大的嫌疑人。

面对性质如此恶劣的惨案,警方迅速组织强干力量,进行追踪抓捕。

几天后,在南方某省一休闲会所内,警方将正挥金如土,醉生梦死的石磊当场抓获。

审讯室里,面对坐在对面的警察,石磊没有一丝隐瞒,爽快交代了自己的杀人经过。

他说得非常仔细,每一个细节都交代得清清楚楚。说着说着,他的嘴边还若有若无地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脸上的表情淡定自如,仿佛是在说一件发生在别人家的故事,与自己毫无干系。

卷宗上,按上了他一枚枚鲜红色的手印,随着“哐当”一下巨大的落锁声后,一切尘埃终于落地。

他仰起头望着天花板冥想着,下巴上淡青色的胡茬清晰可见。没有人知道此刻这个男人在想些什么,当然也没有人想去知道。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个杀人犯,是一个杀害了自家六口亲人的杀人犯……

惨案,并没有结束,它还在继续。

石磊伏法后,石家一案成了周边很多住户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对于此案,人们褒贬不一。有的说石磊太过凶残,有的说他做得对,有的说他……

谁都不会想到,在石磊家正对面的那栋楼,有一个男人一直默默地关注着这件事。

这个男人每天坐在自己的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观察着对面石磊家的阳台。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可能是冥冥中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驱使着他吧……

他经常一边抽烟一边在想,对面出事的那所房子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在那。那些“东西”会不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突然打开灯,然后像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一样正常地生活在那里……

这天晚上,那个男人依然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后坐在阳台上抽烟,凝视,冥想。突然他发现,对面那套房子的灯,亮了……

男人的眼中闪出了两簇光芒,他立即起身,伸手拧灭了烟头,嘴里说了句“时候到了”便转身往屋里走去。

他从厨房里拿了把菜刀,机械地走了出去。此时,他的老婆正在浴室里给孩子洗澡。男人推开浴室的门,一言未发,挥刀就砍向了家人……

一阵凄厉的哭喊求饶声后,浴室内血肉糊了一地。男人一手操刀,一手从地上蘸了些血水,在墙上用力写下“为了人民”四个大字,随后将刀挥向了自己的脖颈……

此案一出,周边几幢楼的住户们连夜搬家,跑得个干干净净,谁都不愿成为下一个血案的牺牲品。

后来,那一片小区的价格低廉到不敢想象,但无人敢去问津。

据说,像这样的小区,有很多很多。你,注意过吗?

全文完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