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乡村鬼故事

“你个老东西,真是浪费粮食。”

张健看自己的老父亲怎么都看不顺眼,一天到晚骂骂咧咧。

“我知道我老了,不中用了,可是怎么来说,我也是你老爹啊,当你可是我和你妈把你抚养长大的……”

张健愤恨看了父亲一眼,道:“少来了,这些年给你看病花了多少钱,你在我家吃穿这都不是钱啊,老东西。”

张健把父亲的破碗抢过,狠狠摔在地上骂道:“让你吃,以后你连饭都没得吃。”

张健瞪了老父亲一眼,愤恨的走出了拆房。

儿子走后,老父亲一个人伤心的哭泣,最后竟然想不通在拆房上吊了。

“老东西,好几天不见他出来了,饭都没吃都发霉了。”

张健走来柴房,看到柴房门口的饭根本没动过,推门一看,老爹竟然上吊在拆房里。

不过老爹的尸体都已经臭了好几天了,身体上爬满了蛆虫,还有一团团的蛆虫不断的往下坠。

“哼,这老东西总算识趣走了,现在少了一个负担,真是太好了。”

张健心里暗暗高兴,不过总要装成孝子的模样,开始大哭起来,又找道士做法为他老爹做法事,办丧事。

“道长,我爹的事随随便便办办就行了,反正做样子也是给外人看的。”

道士一听,眉头一皱道:“话可不是这样说的,你看看你老爹的尸体,拳头紧握,牙关紧咬,面目狰狞。”

“这人死了,难看点也正常啊。”

张建回道。

“那可不是,照理说你老爹上吊死亡,吊死的人舌头应该吐在嘴巴外,可是你老爹紧咬牙关,这分明就是生前有怨气,你老爹为什么要上吊,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啊。”

道士一说,这可让张建心里不高兴了,道:“你这道士真是多嘴,让你做法事你就做,别叽叽哇哇的。”

“你生前对你老爹怎么我不管,我只想跟你说,你老爹的尸体要……否则……”

还没等道士说完,张建就已经离开了,嘴里还一个劲的抱怨道士啰嗦。

道士做完法事以后,把东西收拾好就离开了,嘴里道:“我本想告诉你,你老爹的尸体要小心处理,不然会变成僵尸的,可是张建你这人,早就听说你生前对老爹不孝顺,那我就不多此一举了。”

老爹的尸体停放在大院子外,村里的人都来参加葬礼来了,按照习俗,尸体要在外面停放按天。

张建跪在老爹的棺材面前,喃喃自语道:“老爹啊老爹,你也算死的值了,你看儿子给你守灵,你还要怎么样呢,也多亏你死了,我和玉芳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再也不用养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了。”

惊喜之下,张建竟然笑出了声,才不管躺在棺材里面的老爹。

这天晚上,恰巧遇上了天狗食月,整个天空一片黯淡,紧接着,日月星辰都失去了光芒。

整个大地万物变得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恐惧的黑暗袭击着了世人。

“咚咚咚……”

“什么声音……”

张建听到了敲击声,可是眼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让他内心一片恐惧,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天渐渐亮了,月亮露了出来,所有人发出一声尖叫,大叫逃离了现场,现场一片混乱,乌烟瘴气一片。

张家抬头一看,天啊,老爹竟然站在大黑棺材上,尸体笔直站立,双手打的笔直,脸色青紫,两颗僵尸牙露了出来。

“啊,僵尸!”

老爹从棺材上跳了下来,朝着张建扑了下来,抱着他的脖子直接咬了下去。

“啊……”

张建一声惨叫,道士这才出来,手拿桃木剑和符咒,迅速奔了过去,一张黄符贴在他老爹额头上。

“道长你来了太好了,太好了,你快给我看看,我被僵尸给咬了。”

道士看也不看他一眼,道:“抱歉,我的法事已经做完,我要走了。”

“你不能走,我被僵尸咬了啊。”

道士径直离开,这可把张建气得够呛,道:“我给你钱行不行。”

哪知道士根本不从理会。

道士一走,张建吓得够呛,看着眼前的僵尸,摸了摸脖子道:“我看过僵尸片,只要用糯米敷一敷就没事了。”

说完张建找来糯米,当真敷在被咬过的伤口上,发出呲呲一声,糯米竟然黑了。

“嘿嘿,看来我也能治尸毒,那道士有什么了不起,我明天就把我老爹的尸体烧了,这老头生前不省事,死后还要害人,真是气死了,我怎么有这么个父亲。”

等到张建醒来后,发现自己的指甲变长变黑了。

那张脸就跟死人脸一样,惨白惨白的,没有半点人气。

“天啊,我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我昨天不是用糯米治疗伤口了吗。”

如今张建吓得浑身哆嗦,听说人变成僵尸后,人就没有思维了,只知道吸血。

张建怕的要死,这次亲自去了道士家里一趟,在他屋外跪了几个小时,道士这才从屋中出来,道:“早就听说你这人不孝,害的你家老爹自杀,如今你想要我帮你驱除尸毒,那要先让你老爹出了胸口里这口怨气才行。”

“什么意思?”

“你生前对老爹不好,老爹才会上吊的,加上他的尸体面目狰狞,双拳紧握,这都证明他有怨气,这口怨气恰巧横在他胸口中,必须要让你爹把这口怨气出了才行,至于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张建回到家中,把乡亲父老请来,说道:“今天我把全村人都请来这里,是要忏悔的,老爹生前我对他不好,让他吃发臭的饭,我吃新鲜的饭菜,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错了,所以把全村人请来,这里算是有个鉴证。”

说完张建跪在老爹的棺材前,痛哭流涕,他的泪水滚落在老爹的棺材里,打湿老爹的脸。

这时候,老爹张开了嘴,一股子怨气从胸口中吐了出来。

大家在看老爹的尸体,尸体面目慈祥,嘴角微微向上,好像在笑一样。

张建改过自新后,道士这才帮张建解了尸毒。

从此以后,张建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教育他人也要尊老爱幼。

(完)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