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坟

  • A+
所属分类:灵异事件

但是妻子刚大病一场,出院后一直在老家修养;紧接着大哥出了车祸,躺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的照顾下时不时发点烧,显得病怏怏的。反正近况一直不顺,有点照顾不过来,金大哥略显憔悴,过年也少了笑容。

十五一过,假期到了底,金大哥要回去工作了。本来准备让自己的孩子上幼儿园,但是他考虑了一下,还是留下来陪妈妈吧。

临走前的晚上,金大哥去了他二叔家。客套一番,二叔说道:“小金啊,年年上坟时你都不在,今年上坟时你必须回来。”

金大哥回答道:“我就不必了,你知道,我不相信。”

二叔继续说道:“这是中华的传统美德,怎么从你的嘴里就变成迷信了?但是有时你不得不相信,你看看去年到今年发生的事情,我估计是因为去年我手疼而没去上坟的缘故,没想到后果就出来了。今年就算把上坟当成习俗你也得把坟给我上了。我年纪大了,还有类风湿,以后的上坟我是去不了了。”

金大哥想反驳,但看到二叔扭曲的手指后,叹了口气,点点头。

二叔看到他点头,满意地说道:“你知不知道,咱村的宝山怎么发财的?当年他也是穷的叮当响,他就是年年上坟,临走时又把坟墓修葺了一番。结果没两年在外面发了大财,他的不灵光的儿子还娶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咱村的真少怎么发财的?当年他请算命先生上坟地看过,依照算命先生的指示修了一遍。结果他上南方闯荡遇到贵人,也开始发财。说实话,我也请先生看过,修过坟,他说近十年无病无灾也无大财,不过十年后就看不出来了。因为一个坟兴六十年,衰也是六十年,最后影响不大了。可不是,我的类风湿是十年后得的,我的母亲你的奶奶也是十年后去的。虽说现在期限已到,作用不大了,但是上上总归是好的,再说你奶奶的坟算是新的。”

金大哥如期回来了,他二叔高兴的不得了,他说他要跟着去,教金大哥怎么做。

清明节当天凌晨不到五点,金大哥就起床了,不料惊醒了女儿,她非要和他一起去,他无奈只好同意。拿上打火机和二叔要求买的纸钱黄草纸放在篮子里,金大哥扛上铁锹牵着女儿出发了。

与二叔汇合后,二叔取下挂在铁锹的篮子自己挎上,就开始说道:“晓霞乖,好好照着路,等会上坟的时候不要笑不要哭闹。

小金啊,等会到了地方,在要烧的地面画个圆,西北角留个缺口。在你烧纸前先点燃两张扔到圈外,然后再在圈里面烧。

其实说着有很多禁忌,而且不同地区上坟的风俗有差别,何时上坟也有争论。但是你只要怀着对先人的尊敬之情,就算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也没事的,毕竟是我们的亲人。到时你做我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指出来。”

不多时,便来到了村西头,二叔对小金说:“这应该是你爷爷的爷爷的坟。”

二叔指点着小金除了杂草和杂树、立了坟顶、烧了纸钱,一系列动作不可谓不迅速还有条理,根本不像第一次来上坟。晓霞在旁边不哭不闹,很是乖巧。

上完坟,他们向村南头走去。这时也不见天光,偶尔见一两处灯光,估计也有起早上坟的。

正走着走着,二叔说道:“停,不要走了。你看,路边有纸灰,我们要绕着走。如果实在绕不过,只好说:‘对不起,借过。’你又该说是迷信了,但是迷信不可全信,也不能不信。”

金大哥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很快到了地方,金大哥依刚才的步骤进行下去。到了烧纸的时候,晓霞忽然对他说了一句她害怕,坟顶上有一个老爷爷。金大哥说道:“别瞎说,就算你能看到我的奶奶,那也应该是个女的。”说着金大哥握着女儿的手,眼睛顺势望坟顶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金大哥感觉到不寒而栗,坟顶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老人,笑着很温馨很慈祥,但看他时金大哥仿佛在冰窖一样。

二叔觉察到了不对劲,连忙连声呼唤了小金和晓霞的名字。不一会,金大哥反应过来,而他的女儿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声很困很困便睡去。二叔松了一口气,安慰不知所措的小金几声,然后单膝跪地说道:“不知道是哪边的老鬼,请收到纸钱后离开,毕竟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然而出乎二叔的意料,明明已经点着的纸钱却很快熄灭,尝试再三也不行。二叔摇摇头,把剩下的一半黄草纸在圈外点燃,火势很盛,再加上纸钱,这次没有熄灭。二叔继续在圈里点着黄草纸,说道:“母亲啊,你怎么样了?有什么问题可以托梦给我们,看看能不能给你解决。”

回去的路上,二叔对小金说道:“也不知道那个老鬼走了没有,要是没走还真麻烦。以后你要梦见你奶奶说什么,要尽量满足。”

小金点点头。

夜晚金大哥睡眼朦胧之间,出现了一个画面,模糊的场景好像是奶奶的坟地。当年奶奶下葬时,他跪在坟前感觉很是无聊,听大人说要严肃,他不要,他偏要做鬼脸,心里根本没有悲伤的情绪。反正奶奶一点也不疼他,回忆中哪怕有一点温馨的画面都没有。那天起他就忘了这件事,现在怎么记起来了?

忽然,他看见正在跪拜的自己,他还看见了坟前微笑的奶奶。纵使自己不敬的动作被奶奶看见,奶奶只是轻微地摇了摇头,并未动怒。

场景再次转换,他看见奶奶抱着一个小婴儿轻轻摇晃,满脸都是宠溺的笑容。不论婴儿双手乱抓、双脚乱蹬,她都紧紧地抱在怀里,不会让他掉在地上。奶奶抬起头,指了指他,又指了指怀中的婴儿。之后画面渐渐虚无,直到金大哥醒来。

金大哥明白了那个婴儿应该就是他,明白了原来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奶奶是心疼自己的。不过他记事时应该是奶奶的病痛折磨了她,她才显得那么冷漠。听父亲说奶奶的死完全是个意外,在诊所输液上厕所时被绊倒,或者晕倒磕在地上去世的。连他都不理解奶奶的话,奶奶怎能安稳?连他都不思念奶奶的话,奶奶怎能入土为安?

第二天,金大哥自己又去了奶奶的坟地一趟,认认真真把上坟的过程又做了一遍。走时,他仿佛能感觉到奶奶的微笑,他也笑了,没有回头。

过了一年,金大哥一家蒸蒸日上。

二叔说道:“你信吗?”

他回答道:“我还是不相信,但是我会做,这样我的家人也会安心,对上辈人也是一种思念和尊重。说什么心里有就行了,其实大部分人早就忘了。”

二叔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吧,以后就交给你了。”

 

双鱼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